羽卿華見到影子,嘴角就微微挑起,她知道影子是炎帝因為不放心她,而派來監督她的。

對此,她也冇有任何在意,抵達南境後,做的所有決策,也都冇有刻意隱瞞影子,而影子,也冇有乾涉她的任何決策。

“怎麼?今天勞駕大統領親自監督啊?”

羽卿華看著影子,笑道:“看來,大統領已經將南境的密諜,整頓完成了。”

影子點點頭,聲音清冷道:“有問題的,都已經被清除掉了,剩下的可以信任。”

羽卿華嘴角微微抽搐,道:“三萬人,你殺了兩萬一千人,剩下九千人能信任……你敢用!”

影子眸色一厲:“你在侮辱密諜司。”

“密諜司難道就不該侮辱嗎?南境這麼亂,這些年難道不是他們和南境豪族暗通款曲造成的結果麼?”

羽卿華冷哼一聲,道:“忠誠!我覺得太子說得對,冇有信仰,所謂的忠誠是因為背叛的價碼冇有夠。”

影子聞言沉默,冇有吭聲。

連他也冇有想到,這一次整頓南境密諜,竟然要殺這麼多人,這對以忠君為宗旨的密諜司來說就是恥辱。

什麼忠君?他們早已忘了初衷,現在忠的是金銀珠寶,嬌妻美妾。

最讓影子無法接受,大開殺戒的原因,是因為這些人,竟然連一群女人都不如……冇錯,羽卿華的情報二處,近乎八成都是女人。

而這些女人,隻忠於羽卿華,而且是死忠,幾乎羽卿華的一個命令,哪怕是豁出命,這些女人也能幫她辦得妥妥帖帖的。

“你今天來不是來找我敘舊的吧?”

羽卿華看著影子,主動打破沉默道:“我們教授也有四五年了,你是個什麼樣的人,我還是很清楚的,說吧,想要我做什麼?”

影子沉吟一下,看了羽卿華一眼道:“你難道就冇有發覺,情況有些不對嗎?”

羽卿華美眸微凝,道:“你指的是什麼?”

影子想了想,搖頭道:“具體是什麼我說不出來,但綜合所有的訊息,我總感覺事情不太對,總感覺南境的事情要……脫離控製。”

羽卿華黛眉微皺,道:“你想要做什麼?”

影子盯著羽卿華道:“密諜司人不夠,我需要你的情報一處,以及殿下最先派下來的那一群人的幫助,幫我確定東林十三的位置。

“我覺得東林十三,是破局的關鍵!找不到他,我始終覺得心緒難寧。”

羽卿華沉默想了一會兒,道:“東林十三我也在找,按理說他帶著飛鷹衛上百人,所過之處總應該會留下一點蛛絲馬跡,但現在卻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你說得不錯,這個人應該就是破局的關鍵,我會儘快將他揪出來的。”

影子點點頭,轉身離去,剛走兩步,腳步微頓道:“還有你的事,我會如實地呈報京都的……”

羽卿華一愣,嘴角微挑道:“你就不怕是假的嗎?”

影子冇有說話,身形一動,身影就消失在了院中。

羽卿華撫摸著小腹,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濃,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便道:“傳令下去,接下來處理問題,嗯,能不殺人,就儘量彆殺人……”

魏子渝怔在原地,雙眼眨了又眨,自家小姐什麼時候,憐憫之心竟然這麼強了?

……

京都,東宮。

梁休從皇宮回來後,發現自己非常的傻逼,三年規劃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就自己一個人來搞呢?而且還親自動手?

老子是太子,太子就該有太子的樣子,運籌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裡之外纔是自己該做的事情!自己親手寫三年規劃,還想破了腦袋,簡直就是腦子瓦特了嘛!

發現自己鑽了牛角尖後,梁休立即調整思路,把南山的唐演、張冠文,以及調入律法司的左青涵,京兆府尹宋缺等人全部召集起來,然後針對他所寫的三年規劃進行修改……

結果,東宮直接亂成了一鍋粥。

眾人針對這個三年規劃,展開了激烈的討論,就連沉默寡言、性子冰冷的張冠文,這時候也扯著嗓子,和眾人吵得臉紅耳赤。

不久後,前來找梁休的長公主、霍家家主霍青、吳家家主吳大勳等人,直接被梁休拉到了大書房,然後,高冷的霍青、脾氣火爆的吳大勳也親自下場,針對商業這一塊,也發起了激戰。

甚至為了拉外援,吳大勳還親自跑了京都最具有代表性的豪族、大族,把他們的掌舵人請了過來,然後,戰火全開,整個東宮都熱火朝天。

梁休喝著小酒美滋滋地看著這一幕,感覺還是差點東西,他就讓錢寶寶親自跑一趟南山,將當日和他討論種田的那幾個老農,南山各大作坊的具有代表性的工人,都叫了過來。

原本這些人還有些忐忑,但聽梁休說這是確定接下來幾年發展的大事,他們要是不參與,地恐怕不好種,班恐怕不好上後,南山的代表頓時就不乾了。

針對農業、工人這一塊,直接和眾人叫上了版,說什麼都要把農民的利益考慮進去,否則就拚命!

官員、商人、農民、工人……梁休磕著花生美滋滋地看著,這些好像齊活了啊!

自己雖然是個穿越者,但也不是全能的,作出來的規劃不一定全適合這個時代,但是,這些人不一樣,他們都有一個明確的定位,知道怎麼做,才能讓規劃產生最大的效益。

下午的時候,劉溫、蕭衍、沈長集三位內閣大佬也來了,見到這樣激烈的爭論,而且都是對大炎有利的建議,都震驚不已,看向梁休的目光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

傍晚的時候,炎帝和安然來了。

素來高傲的老炎見到這比他開大朝會還熱鬨的畫麵,老炎也是震驚莫名,他所震驚的不是眾人的爭論,從這樣的爭論中,他已經明白了梁休的用意——放權!

放權!

這對皇族來說,幾乎就是在割肉挖心,但梁休卻敢這樣做……老炎有些咬牙切齒道:“小混蛋,你是不是認為朕提不動刀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