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就喜歡和梁休談話,雖然偶爾感覺自己在梁休的麵前,就像個傻子,但是和梁休說話很舒服。

因為這小子認真的時候,總是能夠充分理解他的意思。

炎帝走到桌邊坐下,揮手讓賈嚴去外麵守著,纔看向梁休道:“宋明向北打的氣勢依舊很足,進攻清河、龍城兩地的大軍攻擊也非常猛烈。

“但是,朕總感覺不對勁……朕懷疑,宋明不是要跑,而是要降!”

梁休愣了一下,臉色頓時大變,道:“父皇,你是說,宋明想要投南楚?”

炎帝點點頭,道:“隻是懷疑!你有冇有想過,宋明手中三十萬大軍,真要向南打,虎賁留守的那三萬人,抵擋得住嗎?哪怕他們有三千重甲騎兵!

“三十萬人,發起衝鋒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區區三萬虎賁,是攔不住的。

“既然攔不住,那宋明為什麼還冇選擇打呢?而是選擇蝸在明州,甚至需要和倭寇聯盟纔敢往外打?

“而根據情報,倭寇隻有三萬人,總不能三萬人全部登錄,跑過來接應宋明吧!

“伊藤二十三又不是傻子,那可是他的全部力量,再有……虎賁已經接受海岸線,他們又豈能輕而易舉的登錄?”

梁休秒懂炎帝的意思,呼吸有些急促道:“所以,父皇的意思是……不僅宋明想要往北打是皇子,連我們最新得到的情報,宋明想要聯合倭寇往南逃,也是幌子?

“而他真正的目的,是投降南楚?根據是什麼呢?”

炎帝搖搖頭道:“冇有根據,領導者的直覺。”

梁休嘴角猛地抽了抽,所以老炎你的壞訊息,就是自己推演出來的可能**件?

炎帝看到怪異的目光,一巴掌就甩在了他的腦袋上,怒道:“朕好歹打了幾十年的仗,嗅覺又豈是你這小兔崽子能比的?

“從朕口中說出來的話,十之**已經是事實!”

梁休揉了揉腦袋,當時就嗬嗬了,心說我假裝不知道你總是忽悠人……他看著炎帝道:“那兒臣就好好的聽聽,父皇的高見。”

炎帝沉吟了一下,臉色鄭重道:“明州,宋明或許一開始,就不是為了策應南境豪族,才考慮拿的,而是……必須拿!

“隻不過當時不能做得太明顯,因為做得太明顯,恐怕就會露出破綻,也就是說,從一開始的招安,都在宋明的計劃之中。

“或者說,從開始的招安,都在宋明和宇文雄的計劃之中。

“如果順利招安,宋明可以名正言順地向朝廷進言,駐守明州,如果招安不成功,那麼他們也可以藉助南境豪族這股東風,占據明州。

“換句話說,他們的目的,自始至終都是明州。”

梁休聞言陷入沉默,臉色有些不好看,也就是說,其實不管是他,還是炎帝,或者是南境豪族,其實從一開始都在幫著宋明做一件事……讓出明州。

因為,他為了他的驅虎吞狼之計,故意的撤掉了明州的城防,所以宋明拿明州,幾乎冇有受到什麼損失。

那麼,宋明拿明州做什麼?

炎帝看著梁休,臉色凜冽道:“明州、清河、龍城在地理位置上,成三足鼎立之勢,如果是從中原入明州,清河和龍城,就是大門的兩個手柄,進南境,就必須先砸開這兩個手柄。

“但如果從南境進入中原,那清河和龍城,就是大門後最後的門栓,可以有效地對敵人進行抵禦。

“這也就是我們當初為什麼敢讓出明州的原因,但是你有冇有想過,如果這一切都是宋明和宇文雄的籌謀,那會是一個什麼局麵呢?”

炎帝拿起桌上的茶杯,將三個杯子擺成三角形,代表著明州、清河、龍城三城,又取過大茶壺和幾個杯子,代表京都和邊境。

老炎指著陣型道:“你看,這是清河、這是龍城,這是明州,如果這三座城都被宋明占據,那整個南境通往中原的大門就徹底打開了!

“而這時候,南楚又破開了邊防,大軍長驅直入,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景?”

梁休聞言,臉色驟然凜冽,脊背的汗毛都根根豎起:“南楚三十萬大軍,宋明三十萬大軍就會彙合,以排山倒海之勢,直逼京都,甚至席捲整個大炎。”

他一陣後怕,覺得老炎的話已經是真相了,為什麼?因為就算邊防丟了,大炎可以派兵守住明州,就能將南楚擋在南境。

但現在,明州在宋明的手中啊!

就算清河、龍城兩地的大軍能守住,如果邊防先被攻破了呢?六十萬大軍,一人一腳,也能將清河、龍城兩城給踩成麵麵。

炎帝點點頭,同樣臉色凝重道:“不錯,如果我們的猜測是真的,那對大炎來說就危險了。”

梁休看著炎帝,臉色鄭重道:“邊軍能堅持多久?”

炎帝沉吟了一下,道:“朕不懷疑赤鱗軍的戰力,但是,有一個變量啊!東林十三這個九品巔峰的高手,帶著飛鷹衛進了大炎,目前冇有一點訊息。

“搞不清楚他們的目的,大炎南境隨時都有可能會破。”

梁休點點頭,道:“那麼父皇,需要我做什麼呢?”

炎帝果斷道:“朕給你三天時間,三天的時間你必須將野戰旅整頓清楚,開赴南境,時間不等人,我們現在要和南楚比時間,誰快誰就贏了!”

梁休道:“父皇放心,徐懷安已經率領野戰旅一個團先行了,有他在,清河和龍城就不會丟。”

炎帝卻搖搖頭道:“不,我現在擔心的還有邊境,邊境也不能破,一但邊境破了,你的計劃就會失敗。

“而卻保邊境不破,就是必須確保清河、龍城不丟的同時,還要確保把宋明給朕拖在明州,決不能讓他脫身。

“一旦他放棄攻打清河、龍城兩地,揮師南下和南楚大軍彙合,那邊軍的壓力就太大了。”

梁休站得筆直,給炎帝行了一個軍禮道:“是,保證完成任務,將宋明拖死在明州,絕不放走一兵一卒。”

炎帝看著梁休,臉色凝重道:“你的擔子很重,一定要小心,大炎……現在太難了!”

梁休笑道:“父皇放心,我不是答應讓你做天下共主嗎?絕對冇問題!不過……再此之前,我得先去見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