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微愣,眯著雙眼看著梁休道:“你想要去見誰?京都能讓你親自拜訪的人,可不多!”

梁休想了一下,舔著嘴唇笑道:“秘密,不過這個人,說不定能幫我們解決大問題……”

老炎一聽這話,嘴角微微地抽了一下,道:“又是女人吧!”

梁休見到老炎戲謔的目光,就知道他想的什麼,立即義正言辭道:“父皇,我們正在說非常嚴肅的事情,你的思想能不能健康一點啊!”

炎帝眸色一厲:“把你剛纔的話再說一遍。”

傻子纔會說第二遍找死呢!梁休立即轉移話題,道:“那父皇你的好訊息呢?是什麼?”

炎帝原本想要好好的教訓梁休的,但聽到梁休的話,他臉上的冰冷立即化成了笑容:“好訊息和你有關,但你想知道的話……求朕啊!”

梁休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心說父皇你能不能彆那麼有致啊!

但能讓炎帝高興的好訊息,那肯定真是什麼了不得的好訊息,說實話梁休還真的有些心癢癢。

求就求唄,反正偶爾滿足一下自己的老爹,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

他假裝掙紮了一下,然後上前幾步,向著老炎就跪了下來,磕頭道:“求父皇開恩,告訴兒臣南境來的好訊息。”

老炎嘴角的笑容頓時盪漾開了,滿意地點點頭道:“嗯,這就對了嘛!以後這種禮,要經常的行!”

梁休臉皮一抖,險些蹦起來和老炎大戰三百回合,還要不要臉了?你就那麼享受兒子跪著你麼?

看在打不過的份上……忍了!

炎帝撫著短鬚,道:“剛剛收到影子傳回來的加急密報,羽卿華疑似有了身孕!”

梁休聽到這話身體先是一僵,隨即猛地抬起頭來,聲音猛地拔高:“果真?”

炎帝點點頭。

“太好了!特孃的,老子要特媽當爹了。”

梁休猛地從地上蹦了起來,蹦起來拳頭向著空中飛舞,激動得像個二傻子一樣:“哈哈哈……太爽了!老子真的要當爹了。”

笑著笑著,梁休眼珠子忽然有些通紅,整個人趴在了地上,身體都在輕微地顫抖起來,看不出他是激動,還是哭泣……

不,應該說是喜極而泣。

對梁休來說,他是個穿越者,除了靈魂屬於他,身體是不屬於他的。

因此,哪怕之前和錢寶寶蒙雪雁她們的種種曖昧,他都不敢進一步,怕自己難以在這個世界,留下自己的子嗣。

卻冇想到,他剛剛決定改變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就給了他最完美的饋贈。

他梁休……終於有自己的子嗣了!他能有兒子,也能有女兒了。

炎帝本來想要想要好好收拾一下梁休,叫他注意一點身份,你是太子,要喜怒不形於色,這麼大吵大鬨的像什麼樣子?

但見到梁休笑著笑著就哭了,他的話就全部卡在了喉嚨之中。

說實話,他從未見過自己的兒子,會有這麼感性的一麵,也從未想過,自己的兒子在知道這個訊息後,會是這樣一番表現。

他以為,他會彷徨,會惶恐,甚至會不知所措!

但是,他從未想過他會喜極而泣。

同時,他也非常的不理解,兒子小小年紀的,這麼給他一種老來得子的既視感?這種感覺讓老炎有些不舒服……

“行了!哭哭啼啼地乾什麼?”

炎帝一腳將梁休踹到一邊,怒道:“滾起來,現在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梁休抹掉眼角的淚滴,死不承認:“誰哭了?我這是高興,高興你懂不……”

他從地上蹦了起來,看向炎帝道:“父皇,你剛說要我什麼時候率軍南征來著?”

“三天後。”

“不用三天,兩天就好!兩天後,我就率領野戰旅出征。”

梁休拍著胸脯,道:“野戰旅一直處於戰備訓練,隨時可以開赴戰場,但是,戶部的物資,必須儘快全部到位。”

炎帝聞言,當時都懵了!

他讓梁休三日後出征,完全是無奈之舉,因為南境的局勢太詭異了,冇有梁休親自坐鎮,他不放心。

但隻給梁休三天時間整頓,時間是非常的緊的,因此他下達這樣的命令後,心底還是有那麼一小丟丟的不忍。

但是現在,老炎發現自己的不忍就是餵了狗了!這傢夥為了南征,其實一直就在整裝待髮狀態,隻等一聲令下,大軍就能開赴南境。

老炎忽然覺得自己有些浪費表情了。

“可以!朕會親自督促沈濤來辦這件事。”

炎帝點點頭,看向梁休道:“還有軍備,你也要戶部一起運送?”

梁休立即搖頭道:“不行,我們現在的這些軍備是絕密,暫時最好先不要流出去,軍備我會專調野戰旅的一個連來負責運送。”

炎帝想了想,讚同了梁休的意見:“如此已好,還有那你所謂的三年規劃,需要怎麼做?”

梁休沉吟了一下,冇有急著表態,道:“父皇可以任由他們先爭論補充,到時候再稽覈、修改,完成最終方案。

“至於是否實行,放權放到什麼程度,父皇自己決定……因為那時,兒臣已經遠赴疆場,為父皇打錦繡江山。”

老炎一腳就踹過去:“你給朕滾吧你!朕看,你是為了未出世的孩子打江山吧!”

梁休義正言辭道:“兒臣就是為了父皇打見山,當然,為了給兒子一個天平盛世,給天下人一個太平盛世。”

這一次,炎帝冇有揍梁休,他仔細沉吟了一下,然後道:“你放手去做,出了任何事,朕都給你兜著……但有一點,你彆給朕腦袋發熱,跑到前麵衝鋒陷陣。”

梁休立即保證道:“那不能,我有悍不畏死的將士,衝鋒陷陣還用不著我!”

炎帝點點頭,冇在廢話,起身離開了大書房回了皇宮。

梁休在大書房美了一會兒,便道:“劉安,把赤練和野戰旅所有將領叫來,開戰前會議……算了,還是我們去南山軍營吧!”

他忽然覺得,東宮現在亂糟糟的,就算把野戰旅的所有將領叫來,這個會議也開得不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