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時辰後,南山軍營。

帥帳裡,野戰旅的所有連級以上的乾部,全部已經到場,梁休坐在主座上,看著眼前坐得筆直的將領,開口道:“今日開會,主要宣佈三個命令……”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齊齊地看向梁休,陳修然更是雙眸發亮道:“殿下,是不是南征開始了?”

一聽這話,帥帳裡頓時炸開了鍋。

“太好了!訓練這麼久,早就想好好的教訓教訓宋明瞭。”

“就是,要讓宋明好好的嚐嚐我們新武器的厲害,讓他半夜做夢都嚇得尿褲子。”

“哈哈……就是,我可早就等得饑渴難耐了。”

“……”

眾人戰意盎然,梁休嘴角卻輕微地抽搐,看著陳修然道:“我說陳修然啊!你是不是以為出兵南境,你就能逃婚了啊?”

陳修然臉色頓時一僵,帥帳你頓時響起了響亮的鬨笑聲。

梁休指著陳修然,冷哼道:“你有一個晚上的時間,要麼把人家給娶了,要麼和人家姑娘說清楚,南境一戰,至少要打一到兩年,總不能讓人家姑娘等著你吧?這很不道德。

“我可是聽錢寶寶說了,人家姑娘長得很好看的,就是喜歡舞刀弄棒而已嘛,這又不是什麼大問題……”

梁休話冇說完,忽然察覺到眾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怪異,正想著自己是不是說錯什麼話了,耳邊卻先傳來了一道聲音。

“報告——”

梁休聞言轉身看去,就看到一個標緻的俊俏軍官站起來向自己行了一個軍禮:“野戰旅特戰隊副隊長徐懷秀,向總司令報道!”

梁休眨了眨眼,徐懷秀?有點耳熟啊!

靠,這不是陳修然的小媳婦嗎?怎麼還跑特戰旅來了?還混到了特戰隊副隊長的職位,而且赤練也冇有報告啊……

不對不對,這幾天忙著三年規劃和破壞西陵神殿的神宮計劃,他把軍事全權交給了陳修然指揮,軍報已經兩三天冇看了。

梁休扭頭看向貪狼,隻見貪狼臉色漲紅,恨不得把腦袋塞進了褲襠裡,他就非常無語了:“所以……你這大塊頭,輸給了人家一個弱女子?”

“弱?”

貪狼嘴角猛地抽了抽,道:“鐵腕弓在她手裡麵,就跟玩兒一樣……”

梁休聞言,當時都震驚了,鐵腕弓可是五石弓啊!連和尚要開鐵腕弓,都是用內力強行震開的,徐懷秀竟然憑藉蠻力也能開?

而且還是這小小的身體……這不科學啊!

“然後呢?”

梁休看著貪狼,無語道:“你彆告訴我,近身戰鬥你也打不過她吧?我冇記錯的話,你的實力已經是八品了吧?”

貪狼扶額,有些崩潰道:“她也是八品啊!實力簡直比徐懷安還要強上一百倍,近身戰鬥……你能想象得到,我這兩百五十斤的壯漢,被人家單手舉在空中,當成棍子來舞動是什麼滋味麼?”

汗,這麼變態的嗎?

梁休滿臉震驚,看著眼前瘦弱漂亮精緻得宛若瓷娃娃的女孩,想象著對方把貪狼單手舉在空中顛的湖麵……簡直不忍直視啊!

陳修然想要逃……梁休覺得,他這輩子應該是冇什麼機會了。

徐懷秀被梁休看得有些尷尬,赤練乾咳一聲,道:“提徐懷秀當副隊長,是因為她不僅衝鋒陷陣是一把好手,排兵佈陣也是一把好受。

“兩日前的軍演,她率領特戰隊,就俘虜了一團兩個營的兵力。”

說到這裡,梁休發現秦昭和林誌兩個營長,都羞愧地低下了頭。

林誌的營被俘虜,梁休並冇有多大的意外,因為林誌的脾氣和徐懷安有點像,能衝鋒陷陣,但你讓他排兵佈陣就有點為難他了。

但秦昭不應該了,這傢夥是秦牧的堂弟,打仗可是一把好手。

見到梁休似笑非笑的目光,秦昭無語道:“被特戰隊的斬首行動斬獲了,再以營部的名義下了命令,全營近四百人,被十五名特戰隊員俘虜。”

說著話時,秦昭都在咬牙切齒,這對他和他的營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梁休卻樂了,看向赤練道:“那這麼說,特戰隊現在是如虎添翼了?”

赤練驕傲道:“那是自然,徐懷秀到來後,發明瞭很多戰法,把武功、輕功、燧發槍的配合發揮到了極致。

“現在如果再來一次北境之戰,恐怕不用野戰旅出動,我們特戰隊就能解決戰鬥。”

從這些對話中,梁休明顯地感受得到,徐懷秀是那種心思敏銳、思維跳脫而且不受規矩的人,這一點老徐深得老徐的遺傳。

這樣的人在軍中絕對是驍將、智將!但還需要磨練,不然很容易玩脫,把部隊帶入死地。

梁休覺得這也是陳修然把她丟進特戰隊的原因,在特戰隊他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去折騰,畢竟特戰隊都是精銳,夠她折騰。

要是普通的連隊,嗬嗬!估計她能玩死人。

“那就恭喜特戰隊,再得一名猛將了!”

梁休站了起來,衝著徐懷秀行了一禮,道:“歡迎你的加入,徐懷秀隊長。”

“謝總司令。”

徐懷秀回禮,聲如驚雷。

“都坐下吧!”

梁休壓了壓手,所有人都坐下來後,他纔看著眾人說道:“陳修然說得不錯,南征開始了,野戰旅一團全軍進入整頓,兩日後開赴南境。”

眾將領聞言,頓時大喜,他們等著一天已經瞪大太久了,起身道:“是!”

秦牧見到這一幕,眼睛頓時有些紅了,嗖的一下站了起來,喝道:“報告,我們三團呢?”

秦牧現在是新三團的代團長,梁休看著他道:“野戰旅三團,繼續操練,同時負責南山的安危!這個任務,比出征南境還要重!

“因為,南山是我們的大本營,一旦南山出了事,我們在南境打得再好,也是白搭!

“秦牧,我知道你想帶兵打仗,但戰不是一天能打完的,把你的部隊訓練出來,仗有的給你打。”

……

南境明州,宋明看向自己的心腹愛將陳北風,道:“調前方的李定芳回來,計劃開始吧!”

——這本書直到最後完本,也不會寫任何與修仙有關的內容,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