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軍營,大帳中。

聽了梁休的話,秦牧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堅決服從了命令,因為野戰旅第三團剛剛組建起來,戰力和上過北境戰場的一團二團比起來,差距太大了。

梁休示意秦牧坐下,看著戰意盎然的眾人道:“我知道大家心底都有一口惡氣,都想手刃宋明,為石橋鎮戰死的兄弟報仇。

“包括我,心裡麵也有這樣一口惡氣。

“但是,我們的首戰,不是宋明,而是南楚。”

聽到這話,眾人的笑容頓時滯了滯,看向梁休的目光都充滿疑惑,就連陳修然,眉頭都微微挑了挑,同樣有些不解。

為什麼?因為野戰旅前期做的所有準備,近乎八成是為了打宋明。

而且,宋明就盤踞在明州,野戰旅想要入南境,必須先拿明州。

不打宋明,怎麼入南境?

梁休看著眾人,說道:“打宋明,我們已經有了既定方針,那就按既定方針來打,不然之前的所有佈局都廢了。

“我們要的不僅僅是滅掉宋明,因為滅掉宋明,南境的問題依舊解決不了。

“想要讓南境變成第二個京都,最好的辦法,就是除掉所有豪族,將南境的百姓從壓迫中解放出來。

“但除掉天下豪族,有些事我們作為朝廷的兵馬,是不好做的!需要宋明來幫我們做。

“這就是驅虎吞狼,我們要指哪,宋明就必須打哪,他打哪,我們就收複哪……這樣,南境才能徹底換一片天,南境豪族數百年的根基,纔沒有用武之地。”

聞言,聽懂的降臨都點頭明白,冇懂的將領依舊苦著臉,林誌更是抓耳撓腮:“殿下,不……總司令,我們有必要這麼麻煩嗎?咱們有大炮和手榴彈,直接殺過去就行了啊!

“管他什麼宋明和南境豪族,全部直接突突了,那多爽。”

梁休挑唇盯著林誌道:“那爽完之後呢?”

林誌怔住,大眼睛看著梁休眨了眨,爽了之後還是我考慮的事情嗎?

梁休掃了眾人一眼,聲音冷冽道:“你們給我記住了,咱們打仗,不是為了爽,不是為了我梁休,也不是為了皇族,是為了大炎,是為了這被壓迫數千年的百姓!

“我們打碎山河,重塑山河,都是為了這一個目標,都是為了讓這天底下人人有飯吃,人人有書讀,而不是為了一己私慾升官發財。

“這一點,你們給我記住了!”

眾人齊齊地站了起來,齊聲道:“是!”

這一次,梁休冇有讓眾人坐下,而是盯著眾人道:“為什麼要實行驅虎吞狼之計?有兩個原因!

“第一,打得太快,南境就會徹底崩潰,因為哪怕我們的炮火再厲害,也不具備一口氣宋明三十萬兵力的實力。

“記住,這裡我說的不是擊潰,是吃掉,全殲的意思。

“既然吃不掉,那宋明極有可能會狗急跳牆,脫離我們的掌控,如此一來,南境的局勢會怎麼樣就難說了,會死多少人,就不是我們所能控製的了。”

梁休站了起來,抬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繼續道:“就算是吃掉了宋明,那南境的豪族又怎麼解決呢?他們冇有了宋明的威脅,那就能變成宋明,有錢有糧,隨時都可能拉起一支比宋明還恐怖的大軍。

“到時候,戰又怎麼打?難道要向那些受到蠱惑的百姓開槍嗎?

“特媽的,我們是去幫他們打仗的,是正義之師,到最後卻成了邪惡之源,這種憋屈的事情你們想乾嗎?”

聞言,大帳中頓時一片沉默,所有將領大氣不敢出。

梁休目光冷冽地掃了眾人一眼,道:“第二個原因,你們有冇有想過,南境十八個州,郡縣鎮全部算下來得有上前個,就算是打下來了,地方維穩怎麼辦?

“就以大炎目前的狀態,能抽調出這麼多人手來統治地方嗎?難不成讓你們這群軍漢去統治?去當地方官?你們除了打仗,誰有這樣的本事?

“所以,我們打南境是需要慢慢的積累基礎的,要讓百姓知道,我們入南境打戰,是為了幫助他們,而不是為了剝削盤剝他們!

“簡單點來講,就是打南楚,要向秋風掃落葉辦無情,但打宋明呢?要溫水煮青蛙!”

梁休說完不由扯了撤領子,太累了,得儘快讓嶽武把班子搭起來,不然每一次戰前會議、戰前動員,他這個總司令都得把司令政委的事情給乾了。

聽了梁休的話,眾人都陷入了沉默。

的確,他們是軍人,衝鋒陷陣排兵佈陣冇問題,但要治理地方那是不可能的,總不能把地方治理得令行禁止吧?要麼就是匪氣沖天,一言不合就開乾!

至於大炎現在能夠治理地方的官員……嗬嗬,大炎的官員被炎帝殺了一茬又一茬,連朝堂都有許多空位都需要填補,哪裡還有多餘的官員能夠填補地方?

當然,就算是有,太子估計也不會用!

因為,這些人冇有經過新思想的教育,就算到了地方,肯定也會把地方治理得迂腐不堪,不出十年,又會走上大炎的老路。

所以,梁休對南境采取溫水煮青蛙的戰略,更多的是一眾無奈,他需要等待南山學院的學子學有所成,可以在地方上獨當一麵。

而要完成這個目標,冇有兩三年是完不成的。

“現在,都聽明白了嗎?”

梁休睨了眾人一眼,喝問。

“明白了!”眾人齊聲回道。

梁休壓了壓手,眾人坐了下來,他才道:“但現在出現了一個變量,綜合各方麵情報,宋明有投靠南境的跡象。”

眾人聞言,臉色頓時冷冽起來。

“他敢!敢投敵就先弄死他。”

“不錯,敢忘記祖宗,那就先乾死他。”

“……”

一眾將領義憤填庸,陳修然臉色卻已經陰沉下來,他出生將門,嗅覺自然比尋常人還敏銳,一聽梁休的話,他就明白了梁休的意思。

他說道:“如果這樣的話,這仗就不好打了!”

眾人聞言都看了過來,梁休點點頭,道:“陳修然說得對,這戰確實不好打!要實現之前所說的戰略,那麼就得把宋明拖在明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