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聞言,大多都明白梁休的意思。

之前梁休已經先說過了,此次入南境作戰先打南楚,如果宋明真的打算投楚,肯定會率兵南下解南楚之危。

但是,如果先打宋明,受驚的宋明又極有可能率軍南下,和南楚前後夾擊邊軍,在兵合一處回打大炎。

這就是陳修然和梁休為什麼說不好打的原因,因為要穩住宋明,就必須讓他覺得危機不足以威脅到他……

但要做到這一步太難了!

因為宋明既然想要偷楚,那就不可能冇有一點防備,現在再佈局,反而極有可能會打草驚蛇。

當然,這是眾人的看法……但梁休卻不這樣認為的,因為他手中還有牌,當初最先派去南境的一批野戰旅的將領,這時候已經在南境發光發熱了。

譬如李定芳,這傢夥混成了宋明的兵馬大元帥,這是一個出身將門,同樣有大本事的傢夥,梁休相信再給他一年到兩年的時間,大晉的兵馬,估計就冇多少能聽宋明瞭。

可惜,現在冇那麼多時間。

在比如韓淩天,這貨到南境就打出了及時雨的稱號,用密諜司秘密幫助籌集到了幾萬擔糧食,就收攏了南境近十萬的流民大軍,成了僅次於宋明的第二大賊。

如果說宋明不得不死的情況下,那麼韓淩天就是他梁休驅虎吞狼計劃的最佳人選,但是,不到逼不得已,梁休不想讓自己的兄弟活在陰暗中。

做了這件事,韓淩天這個人,就不能活了。

當然,目前這些人,梁休還不想動用,還不到時候,而且為了方便行事,後麵梁休還會通過各種方式,將更多的人投入到宋明的麾下,供宋明驅使!

但有一天,宋明這老陰貨失去利用價值的時候,他梁休一聲令下,整個敵營都是他的人,那場麵,想想都刺激!

梁休看著眾人,敲了敲桌案道:“也就是說,不能讓宋明進中原,也不能讓他揮師南下,和南楚彙合。

“所以,就得看戰術上怎麼過招了!

“陳修然,拖住宋明的任務交給你,大軍抵達清河後,你立即和徐懷安換防,但我隻給你留兩個營的兵力,剩下的,你需要調動地方武裝配合。

“這是一出大戲,就看你怎麼唱了!”

陳修然站了起來,敬禮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梁休點點頭,看向赤練道:“第二個命令,特戰隊散會後,立即整軍出發,一人雙騎,立即趕往南境。

“你們的任務有兩個,第一,追上徐懷安,讓他放棄原先的作戰計劃,大軍就地駐防,不準擅自出擊。”

當初,徐懷安出征的時候,可是雄赳赳氣昂昂地下了軍令狀,半個月內宋明打南境的。

這貨上了戰場,腦子可就丟到腳後跟了,加上剛給他配備了最新的燧發槍和幾萬顆手榴彈,戰意正高呢!

要是他到了清河,腦子一熱一統亂突突,然後幾萬顆手榴彈再來一次臥龍嶺大爆炸,估計宋明得嚇得尿褲子。

一旦宋明驚了,南征將舉步維艱。

赤練站起來敬禮道:“是!”

“還有第二個任務,野戰旅需秘密進入南境,去映城找到羽卿華,讓她將底下的力量動起來,防止宋明南躥,同時,擔負她的保護工作。”

赤練聞言,眉頭微微一挑,道:“羽卿華身邊有自己的秘衛,保護她的安全問題應該不大。”

梁休搖搖頭,道:“不,因為東林十三進南境了,這個人的可怕你應該知道,找不到他,就不能有半點疏忽。”

赤練這才明白過來,梁休是把錢寶寶被劫持的事,再次在羽卿華的身上上演,點點頭道:“是,特戰隊將會絕對保證羽卿華的安全!”

梁休點點頭,看向陳修然道:“第三個命令,從一團中,抽掉出部分精銳,隨著白秀芳的人去一趟東境鹽湖,組建野戰旅獨立團。

“鹽湖的兵,那都是狼兵,我早就眼紅了!

“暫時先招一個加強團五千人的編製,至於這團長人選,由旅部商議確定後,上報給我就行。”

聽到梁休的話,陳修然的雙眼也亮了起來,他對東境鹽湖的兵,也同樣眼饞得不行,大炎東南西北四大邊軍,就屬東境邊軍戰力最強,不僅是因為訓練的原因,而是氣質,那些兵站出來,自身都帶著一股狠勁。

如果野戰旅當初組建的底蘊是東境兵,北境一戰犧牲也不會這麼大。

“是!”陳修然難得的臉上露出激動之色,道:“散會後我立即去辦。”

“好!”

梁休站了起來,看著眾人道:“現在開始,全軍開始集結,整頓軍備,兩日後兵發南境,至於作戰計劃,連級以上乾部,都做一份作戰計劃,報給給指揮部審閱,散會!”

“是!”眾人齊齊站了起來,行了一禮轉身離去。

梁休看向赤練,道:“赤練,你留一下。”

赤練聞言停下腳步,等到眾人都走了出去後,梁休纔看著她道:“羽卿華有了身孕,我不希望她在南境,少半根頭髮,這算是我的私人求情。

“當然,我抵達南境後,你們的任務就結束了。”

赤練愣了一下,點點頭道:“我明白了!”

話落,轉身離開。

梁休看著空蕩蕩的軍帳,內心的熱血卻在輕微的翻湧,低聲道:“現在,是該去見見她了。”

……

南境,明州。

李定芳走進了宋明的臨時皇宮,見到坐在龍椅上的宋明,跪地行禮:“臣李定芳,參見陛下!”

“定芳免禮。”

宋明虛扶了一下,道:“今日叫你來,是有一件事,要交給你去辦。你也知道,龍城和清河兩城,前麵攻擊並不順利,你作為朕的天下兵馬大元帥,這兩塊硬骨頭,朕打算交給你來啃。”

李定方聞言都驚了一下,因為他這個天下兵馬大元帥,是被宋明強行拉上來的,當時宋明的很多老兄弟都是反對的,所以他隻是一個空頭銜,手中並冇有什麼兵馬。

但聽宋明的這意思?要讓他開始執掌兵馬了?

這是要飛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