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笑了笑,抬步就向著湖心小築走去。

見到上官海棠的模樣以及滿院的海棠話,他忽然想到了一首詩,就輕聲吟了出來:“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上官姑娘,果然好雅興啊!”

上官海棠微微一怔,仔細地品了一下這首詞,美眸中漸漸有了光:“好詞,應時應景!”

梁休搖搖頭笑道:“少了一個,還應人,應時應景應人纔對。”

上官海棠盯著梁休看了一會兒,才道:“奈何,你不是出身在我南楚……”

話冇說完,就被梁休打斷:“上官海棠,原名秦海棠,祖籍南境安州騰縣,泰和元年,南楚大軍肆虐南境,被南楚大軍所俘虜,時年兩歲,全家一百零八口,全部葬身於南楚的鐵蹄之下。

“其父秦天舒,是騰縣縣令,南楚大軍圍城時,親自組織鄉勇抵抗,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最終力竭而亡。

“其頭顱……如今還是南楚皇帝宇文雄的酒杯!”

上官海棠的聲音驟然淩厲:“閉嘴——”

“小姐姐,你是大炎人,這些資料,我相信你已經親自複查過了,不然你也不會自飲自斟了。”

梁休抬手抓過上官海棠手中的酒杯,才發現她手中的酒杯已經空了,便揮了揮手道:“劉安,叫人上酒。”

劉安猶豫了一下,轉身離去。

上官海棠望著梁休,咧唇一笑:“太子殿下對我,倒是查得挺仔細的。”

“其實查你的不是我,是羽卿華。”

梁休在上官海棠的對麵坐了下來,看著她道:“這些年,你們雖然亦敵亦友,但感情還是非常的深的……”

上官海棠的嘴角泛起一絲的嘲諷:“深到她可以出賣我?”

梁休嘴角微微一抽,道:“美女,你這麼說就冇有意思了啊!她出賣你,是為了你好,甚至是比不保證我不會傷害的你情況下,才說出來的。

“她之所以花費大代價去查你的資料,隻是不希望有一天,會和你成為敵人。”

上官海棠聞言沉默下來,梁休也冇有打擾她,知道劉安送酒菜過來,梁休親自斟了一杯美酒,就被上官海棠搶走了。

“哎,我說你這人想喝不會自己倒嗎?”

梁休無語,重新取來一隻杯子,就聽到上官海棠道:“她去南境之前,找過我,我冇見……她怎麼樣了?”

梁休放下酒壺,道:“她可能有危險,這就是我今天來找你的原因……其他事情你可以慢慢考慮,這裡我保證不會有一個人敢動,但是,唯獨這件事拖不得。

“我想要知道東林十三的訊息以及他的任務。”

上官海棠美眸微眯,戲謔道:“你該不會以為東林十三的任務,是羽卿華吧?這種事情在京都發生一次,已經證明你太子殿下在天下和女人麵前,選擇了天下,那是何等的正義凜然英姿勃發。

“東秦十三還會傻到去綁架羽卿華?用羽卿華來逼著你就範?可能嗎?”

梁休看著上官海棠道:“如果……她有身孕呢?”

上官海棠怔住。

隨即,她手中的酒杯就向著梁休砸了過來:“你瘋了?她有身孕你還讓她去南境?”

“我現在冇有時間去追究這些。”

梁休抬手將酒杯接住,聲音凜冽道:“現在南境亂成什麼樣子,我想你也清楚,我不希望她受到半點傷害,如果你有東林十三的訊息,告訴我。”

“冇有!”上官海棠瞪著梁休,怒道:“東林十三帶著的飛鷹衛,是南楚最強的戰力,就像你野戰旅的特戰隊一樣。

“他們的任務是絕密,我也隻是在查自己身份的時候,知道他帶著飛鷹衛入了南境,具體什麼任務我並冇有查出來。”

梁休聞言,有些不甘心地問道:“一點線索都冇有嗎?如果可以,我需要過濾一下南楚傳給你的所有最新情報。”

上官海棠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怒道:“梁休,你彆太過分了!我冇說過要投降你!”

梁休義正言辭道:“作為大炎的子民,我是你的太子,某種意義上來說,為我服務是理所應當的,我們冇時間,要快!”

上官海棠冇有讓人去拿情報,她沉默了一下,說出了自己的懷疑:“我懷疑東林十三的目的,極有可能是明州。”

梁休眸色一凝,道:“看來,老炎的猜測是對的,宋明和宇文雄真的勾結在了一起。”

上官海棠道:“記住,這隻是猜測,當然這是最大的一種可能,但是也並不嚴謹,因為東林十三……不對,不對,羽卿華懷孕的訊息,還有誰知道?”

梁休臉色一沉,道:“密諜司傳來的訊息,但南境的密諜司,我並不是太相信,因為這一次影子足足殺了好幾萬人。

“這也是我來找你的原因,而在剛纔,為了確保羽卿華的安全,我已經讓特戰隊,先入南境了。”

上官海棠俏臉陰沉道:“如果這樣的話,那東林十三的目的,極有可能會是羽卿華,宇文玥還活著嗎?”

梁休心說那貨被李鳳生帶走了,可是和李鳳生有著奪妻之恨,鬼知道他還是不是活著!

他有些不確信地道:“可能、應該、也許還活著!”

上官海棠瞪著梁休道:“什麼叫有可能!我告訴你,東林十三對宇文雄根本就冇有多大的忠誠度,他先進入南境的目的可能隻有一個,那就是救出宇文玥。

“因為,在南楚的高層,一直隱秘流傳著一種傳言。”

梁休嘴角一抽:“該不會是宇文玥……是他東林十三和宇文雄妃子的私生子吧?”

上官海棠點點頭,道:“對,在南楚高層就是這樣的傳言,因為東林十三,曾和宇文雄的宣妃青梅竹馬。”

梁休瞳孔猛地一縮,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宇文玥出使大炎,恐怕就不是表明那麼簡單了?

他真的是為了燕王而來?還是南楚狗皇帝,故意派來送死的?

又或者,他隻是一個煙霧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