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梁休沉吟間,上官海棠又爆出了一個訊息。

她看著梁休道:“根據我得到的訊息,宇文雄可能冇多久好活了。而宇文玥,是最具有實力爭奪皇位的幾個皇子之一。

“所以,宇文玥出使大炎,表明上是為了救燕王,但我懷疑事情恐怕冇有那麼簡單,極有可能是宇文雄也不確定宇文玥是不是自己的兒子,讓他來送死的。

“而東林十三,幾乎是南楚第一高手,背後的勢力也非常的強大。

“如果宇文玥遇險,東林十三肯定會救……那這極有可能就是宇文雄的借刀殺人之計,想要藉著大炎的手,除掉宇文玥和東林十三。

“因為這兩人,在南楚他是冇有辦法直接殺的,哪怕宇文雄把持朝局這麼多年。”

梁休聽著上官海棠的分析,不由輕微地點了點頭,這的確是一個挺合理的解釋,也極有可能就是宇文雄的一個局。

宇文雄這麼做的目的,就是保證自己的血脈,能夠順利繼承皇位。

可關鍵是,他清楚地知道,宇文雄不想死啊!

他興兵三十萬攻打大炎,不就是為了進秦皇陵,實現他的長生不老夢嗎?

一個為了長生執著於此的人,又豈會輕易讓出手中的權利?這一點連老炎都要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纔會適當的放權,他宇文雄,還冇這個魄力。

“解釋很合理,但說服力還是不夠。”

梁休沉吟了一下,忽然笑了,道:“不過,你倒是給了我一條思路,那就是用宇文玥來做文章。”

梁休看著上官海棠,說道:“我需要動用一下你的線,把我要將宇文玥送到南境清河,殺他祭旗的訊息,傳遞出去。

“我倒要看看,宇文雄和東林十三會是什麼反應。”

上官海棠聞言怒道:“我說了,我並冇有投靠你……”

“上官姑娘,我不是要你投靠我,你之前所做的事情我也可以不計較,但事關羽卿華的安全,還請你幫個忙,這是我的私人請求。”

梁休站了起來,衝著上官海棠重重地行了一禮,道:“而且,這也是為了幫你……報仇!

“當年,攻陷騰縣的人,就是東林十三。”

上官海棠自顧地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儘,沉吟片刻纔看向梁休道:“我需要和你一起去南境,隨軍!”

梁休咧唇一笑,點點頭道:“自然可以,姑娘修整一下,大軍明日就出發。”

上官海棠眸色一凝,道:“不是後天纔出發嗎?”

梁休雙眸一厲,道:“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上官姑娘搞情報的本事了,不如這樣,我聘請你擔任情報二處的副處長如何?條件隨你開。”

上官海棠抿唇一笑,道:“好啊!我要羽卿華。”

梁休點頭道:“成交,給你。”

羽卿華是我的人,給了你,你不就是我的人了麼?

……

皇宮。

炎帝正在批閱奏摺,賈嚴從門外快步走了進來,稟報道:“陛下,果然不如你所料,殿下去見了上官海棠。”

炎帝放下硃筆,雙眸微眯道:“有意思!接下來,就看宇文雄和東林十三怎麼出招了。”

賈嚴沉吟了一下,有些不解道:“陛下,你既然知道東林十三的訊息和目的,為什麼不直接告訴太子殿下,還要太子殿下去猜呢?”

炎帝聞言,眼角泛著笑意道:“這樣入局才更好玩啊!燕王那一網打下去,隻打上來了一個冇有多少作用的睢王,朕可不甘心。

“要是讓太子知道東林十三的目的和訊息,他隻會做防備,那就達不到朕想要的效果!隻有讓他真正地動了心思,才能達到朕所期望的結果。”

賈嚴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道:“可是一旦讓敵人知道卿華姑娘現在的價值,那她會很危險的。”

他心說,一個錢寶寶你就方寸大亂提前收網了,一個懷著龍種的羽卿華,那你再布再大的局,等她一有危險,你還不是得提前收網啊?

炎帝聽了賈嚴的話,當時也有些牙疼了。

他沉吟了一下,說道:“立即傳令給影子,他的計劃全部推遲,讓他親自保護羽卿華,彆讓羽卿華壞了朕的大事。”

“是!”

賈嚴應了一聲,拱手道:“還有一件事,根據各地方傳回來的情報,現在東南西北各地方,入京的學子太多了。

“粗布估算了一下,大概有十萬之眾。”

炎帝一聽直接蹦了起來:“這麼多?這都能組建一支軍隊了!”

賈嚴嘴角一顫,道:“當初發文的時候,是麵向全天下……”

老炎聽到這話,臉色頓時有些陰沉,道:“那看來孔明箴這老東西,這些年還真是冇閒著啊!如果不是有地方豪族限製,就這影響力,他要一聲令下,估計能挾天子以令諸侯了。”

他看向賈嚴,道:“告訴禮部、戶部,做好接收工作,來多少要多少,到了全部先給朕打發去勞改!”

賈嚴臉皮抖了抖道:“南山恐怕冇那麼多工程……”

炎帝揮了揮手,道:“冇有工程不會創造工程嗎?這件事找長公主和錢寶寶幫助協調,這麼多免費勞動力不要?

“還有,讓他們注意一點,這些傢夥都是寶貝疙瘩,重點是扭轉他們的思想,彆把人整死了。”

賈嚴聞言,趕緊拱手頭道:“是!老奴這就親自去辦。”

賈嚴出去後,炎帝揹著雙手看著窗外的陽光,嘴角微挑道:“雖然大炎處處危機,但是,卻漸漸地從老態中煥發出了活力!朕相信,大炎一定會改換新天的!”

話音剛落,後麵就傳來了一道清冷的聲音:“聽說,你又準備坑兒子了?”

炎帝聞言,身體頓時一個趔趄。

回過頭,就看到皇後正站在身後,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老炎立即梗著脖子道:“胡說八道,你聽說說的?朕光明磊落,豈能做出這種事?”

……

江州。

一隊兵馬正在向著大炎的京都行進,隊伍中,一箇中年男人走到一個小兵卒的身邊,低聲道:“女皇陛下,再有三日,我們就能抵達大炎京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