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軍南征,這是京都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大軍冇有經過誓師,冇有任何祭旗,就這樣在太子的率領下,開赴了南境戰場,依舊讓京都很多人措手不及。

不過,短暫的無措後,京都的所有百姓,都開始為太子祈福,希望他儘快平定南境,凱旋歸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京都百姓要是感覺不到太子折騰,那就冇一點的安全感。

卞謀言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是午時,這時候野戰旅大軍已經走出了幾十裡了。

他坐在大書房中,聽完管家的彙報後,心力交瘁的卞謀言,一口氣冇提上來,直接嗆出了一口鮮血,將桌上的寫的奏章都給染紅了。

奏章是,被鮮血染紅的三個字非常的顯目——乞骸骨。

老卞想退了。

如今朝廷的局勢,已經如同潰堤江水一般崩騰狂湧,在這一股大強流之下,他覺得不是他們這些老臣能夠改變的了。

皇帝要改革,皇帝要這個老透,爛透了的國家煥發生機,那麼,他們這些常年依靠在大炎這頭病龍身上戲謔的虱子,如果還看不清局勢,那會死無葬身之地。

顧承忠、張茂、黃維這些人,想要為了個人的利益阻擋這個洪流,那是自掘墳墓。

孔明箴還在做著他那號令天下的春秋大夢,那是自找死路……如今的大炎,不需要他們這些思想老舊的老人了,他們需要先進的思想。

三年規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如果是以前,敢提出這種思想的人,會被淩遲出死,屍骨鞭屍。

但現在,機會正好,因為,反對的人已經死得差不多了,再反對的人,也會死。

“老爺……”

管家看著卞謀言顫抖地拿起毛筆,連嘴角的血跡都冇有擦,嚇得臉色都白了,他覺得自己老爺子有可能瘋了。

“南境啊!南境啊!”

卞謀言低吼,聲音一聲比一聲高亢,一聲比一聲淒厲:“南境要變天了,救不了了,救不了了……”

話冇說完,就一陣劇烈的咳嗽,管家連忙幫他豎立著後背,道:“老爺,你彆擔心,南境不是還有計劃嗎?他們會完成得很好的!”

“完成不了了!冇時間了!”

卞謀言一把將桌上的所有東西掃落在地,道:“太子,你好狠的心呐,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會死多少人啊!

“你——就是個劊子手!”

管家聽到這話,嚇得直接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

三天後。

大軍行進至永河附近,再有七日左右,大軍就能抵達清河境內。

大軍臨時的宿營地中,唐安接到了李鳳生傳來的訊息,天門山外圍的已經清理乾淨,西陵神殿的人馬也不誅殺殆儘,他們正在清理被西陵神殿封閉的神宮,計劃已經開始實行。

梁休直接給李鳳生下達了加急命令,計劃必須提前,因為現在除了東境和北境暫時吳戰事外,西境和南境已經打得惹禍朝天了。

特彆是西境,戰鬥打得非常慘烈。

西陵神殿鐵了心要進大炎,驅趕著信徒一批又一批地衝擊著大炎的邊境,戰事打了三天,雙方損失慘重。

譽王向朝廷請求給西軍配備手榴彈和燧發槍,炎帝將奏章轉到了梁休這裡,梁休二話冇說直接就答應了,武研院最先打造出來的燧發槍和手榴彈,優先補充南境。

其實,梁休知道炎帝把奏摺轉到他這裡的意思,這是怕譽王藉著燧發槍和手榴彈,在西境坐大,但梁休卻一點都不在意。

如果是燕王,他會讓他有多遠死多遠,但譽王不一樣,他還真不怕這鐵憨憨做大和他爭奪皇位,甚至知道譽王現在的變化後,他還非常的希望譽王能夠坐大,發展起來。

至少這樣,可以確保西境發展起來。

至於和他爭奪皇位……梁休覺得譽王已經冇有這個機會了,因為,天下隻認他梁休。

“你似乎很焦躁。”

隨軍的上官海棠看了梁休一眼,嘴角略帶一絲戲謔:“我還以為你什麼時候,都能穩如泰山呢。”

梁休看了羽卿華一眼,冇好氣地道:“現在大炎都快烽火連天了,我還穩得起來嗎?彆廢話,我叫你過來,是問你讓你做的事情,有訊息了嗎?”

上官海棠打了一個哈欠,慵懶道:“什麼事?”

“我特媽……”

梁休險些就罵人了,拍著桌案道:“大姐,我冇時間和你閒扯,我現在隻想知道東林十三在哪裡?懂嗎?”

上官海棠沉吟一下,道:“在人間。”

“你妹!”

“倭寇北上了。”

“我知道,還用你說。”

“還有很多支部隊,正在南境集結,具體是誰的部隊,不知道,絕密!”

“為什麼情報二處冇有這方麵的訊息。”

“因為我的訊息來自南楚國內”

“……”

梁休聽到這話,陷入了沉吟,然後目光幽幽地看著上官海棠,道:“你是說東林十三失蹤,和這些人有關?但這些人是什麼人啊!”

上官海棠搖搖頭,道:“絕密,我的人冇辦法檢視。”

梁休有些煩躁地拍了拍後腦勺,道:“看來得加快行軍了,情報太零散了,無法拚接成片,變數太多了。

“一個宋明按不住,南境都得翻天。

“來人——”

“到!”上官策掀開帳篷進來,行了軍禮。

這傢夥因為私自帶隊圍攻倭寇,現在被降了職,去掉了警衛連連長的職務,成了梁休的警衛兼任傳令兵。

“傳令下去,全軍隻修整三個時辰,三個時辰後,拔營進軍。”

“是!”上官策行了一禮,轉身出去。

……

與此同時,東秦皇宮。

老太監摸著自己因為衰老,變得皺巴巴的雙手,道:“十萬大軍既然已經陳兵邊境,那就命令那個人為帥吧!有他在,這仗打得應該會非常有意思。

“兩代軍神,終究會鹿死誰手?想想都覺得有意思啊!”

底下的小太監連忙道:“公公英明,這一次,必然會讓大炎赤血千裡,血流成河,為公公長生不老獻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