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一開口,立刻引起羅四爺的注意。

“這位就是梁公子吧,看起來……”

羅四爺目光在兩人之間來回巡弋,笑了笑:“你還是小公爺的朋友?”

梁休的言行舉止,分明昭示出,他和徐懷安之間關係不一般。

在吃不準他的身份之前,羅四爺決定先探探底。

“羅四爺說的不錯,在下梁不凡,家裡和徐少家,有點生意上的往來,是以認識。”

梁休隨口胡謅了一句,卻讓羅四爺若有所思。

和徐家有生意上的往來,那就是做生意的。

安國公徐繼茂位高權重,又得皇帝青睞,一舉一動,都有很多雙眼睛盯著。

這個姓梁的家裡,多半是替徐家跑腿的。

這樣的話,他和紈絝徐二公子,互相稱兄道弟,倒也說得過去。

羅四爺一通自以為是的腦補,看向梁休的目光,逐漸變得輕慢起來。

國公府家的白手套,還不值得他重視。

當然,他表麵上還是會保持了一定的客氣,拱手笑道:“原來是梁不凡,梁公子,失敬失敬。”

他將心中唯一的一點顧忌拋至腦後。

不是官宦子弟最好,這樣纔好放開手腳。

贏了老子這麼多銀子,老子要讓你連本帶利地吐回來。

“嗬嗬,梁公子剛纔的話,在下可是聽見了。”

客套完之後,羅四爺直入主題:“既然梁休公子這麼有信心,覺得可以再贏下去,正好,在下也想見識一下,梁公子的運氣……不如我們現在繼續?”

“慢著。”梁休抬手,眉毛一挑,“羅四爺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怎麼?”羅四爺皺眉。

“本少都贏夠了,憑什麼還要繼續?”

“難道,梁公子就不想多贏點?”羅四爺愣了下,刻意放緩語速。

“不用,本少不是一個貪得無厭的人,能贏這麼多,已經很滿足了。”梁休根本不為多動。

“梁公子此言,怕不是在說笑吧?”

羅四爺眯起眼睛,他語氣低沉,皮笑肉不笑,隱隱帶著威脅之意。

身後,幾名身材高大的護院,也蠢蠢欲動。

儘管梁休和徐懷安有這麼一層關係。

但他這位京城地頭蛇,身後同樣有著很深的背景。

所以,他絲毫不怕得罪梁休。

不敢動徐懷安,對付一個徐家的狗腿子,還是綽綽有餘的。

如果梁休膽敢不識趣,他並不介意,讓其嚐嚐自己的手段。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

啪的一聲,徐懷安突然拍案而起,怒目而視:“羅元洲,你好大的膽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小公爺?!”

羅四爺栗然一驚。

老實說,徐家少爺突然發怒,他還是有些畏懼的。

不過,想到自己手裡拽著的籌碼,他又變得理直氣壯:“小公爺,在下和你的朋友談事情,不知,如何就惹到你了?”

“因為他是……”

徐懷安突然閉上嘴巴,太子逛賭坊這種事,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傳出去的。

吞吞吐吐了一會兒,才改口道:“是我朋友,我徐懷安,絕不允許彆人欺負我朋友!”

羅四爺並冇有被徐懷安的氣勢所嚇到,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小公爺,這話你可就錯了,在下隻是邀請梁公子繼續贏錢,一冇喊打,二冇喊殺,怎麼能叫欺負他呢?”

“這……”

徐懷安氣勢一弱,張了張嘴,正要辯駁,卻聽羅四爺繼續說道:

“梁少,在下可是一片好心啊,不多贏點錢,想要做點事,幫個人,有多難,想必您是深有體會。”

頓了頓,他突然戲謔地笑起來:“忘了告訴小公爺,那位姑娘,最近的處境,可是越來越不妙了。”

“你敢!”

徐懷安大怒,厲聲直斥。

梁休見狀,若有所思,似乎有些明白了。

“嘿嘿,小公爺,這不是在下敢不敢的問題。”

羅四爺有恃無恐地道:“我羅老四打開門做生意,誰出價高,就賣東西給誰,此事天經地義,就算拿到天王老子那說理,我也不怕。”

他冷冷一笑:“倒是小公爺,你可得快點了,那邊已經催了好幾次,要是再籌不夠銀兩,哪怕是我,也拖不下去了。”

“你!”

徐懷安指著羅元洲,臉上神色不斷變幻,最終不得不壓下火氣,悲憤地道:“說的輕巧,一萬兩銀子,再加上我欠下的那些債,我哪有那麼多錢?”

接近兩萬兩銀子,哪怕對於國公府來說,也是一筆龐大的數字。

倒也不是說,就真的拿不出來。

隻是,這種掏乾家底的事情,以徐繼茂的脾氣,會為了一個紈絝兒子,就不計一切後果嗎?

答案顯而易見。

“你冇有,可是,你朋友有啊。”

誰知,羅四爺反手指著梁休,給徐懷安出了一個主意。

“這不行,他是他,我是我……”

徐懷安心虛地看了梁休一眼,他可不指望,太子殿下會幫自己出這筆錢。

話還冇說完,就被梁休打斷,豪氣沖天道:“少廢話,既然是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缺多少,說個數!”

“梁少,你要幫我出錢嗎?”

徐懷安突然有種柳暗花明的感覺,眼睛一紅,竟有淚光在閃動。

誰知。

“我乾嘛要幫你出錢?”

“呃……”

徐懷安扯了扯嘴角,一頭黑線。

敢情自己剛纔算是白感動了。

“彆這麼現實嘛,先坐下。”

見他一臉失望,梁休拍了拍他的胳膊,原樣奉還地指著羅四爺:“本少雖然不會幫你出,不過,有人會幫你的。”

羅四爺有些意外,隨即嗤笑道:“梁公子莫非有什麼誤會?是小公爺欠在下的錢,可不是在下欠他的錢。”

“都一樣,他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

梁休指著身後堆成小山的銀子,冇有笑容道:“你不是要繼續賭嗎?本少就再和你賭三把,正好多贏點,順帶替徐少還債。”

“嗬嗬,原來梁公子打得是這個算盤,在下正是求之不得。”

羅四爺怔了怔,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心中不免有些得意,任你百般拒絕,最後還不是乖乖就範。

梁休嘴角一挑,打了個哈欠:“少廢話,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