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境,邊境。

清晨,太陽初升。

等待了三日冇有等到確切訊息的南楚皇帝宇文雄,終於忍無可忍不顧眾臣的反對,下令全軍壓境,向大炎邊境發起強攻。

鎮守邊境的赤鱗軍部隊,也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趕到了邊境線,進入了防禦狀態。

赤鱗軍的將領常鋒,也是一個跟著炎帝南征北戰的許多年的大將,不過和虎賁、左驍衛這些將領比起來,他算不上驍勇。

因為,他打仗打得有些保守,所以打進攻戰的時候,一般都冇他什麼事,但要論打防守戰,整個大炎冇有人是他對手。

那怕是軍神陳翦,也不是他的對手。

這時,邊境甘州城內的帥府中,常鋒雙手壓在軍事沙盤上,衝著一眾將領道:“我們赤鱗軍全軍不過十萬人,但敵人的兵力,是三十萬,是我們的三倍之多,而且都是精銳中的精銳。

“這一戰,是我們赤鱗軍有史以來,打的最大一場硬戰,甚至比當年在抵禦東秦大軍還難打!

“為什麼?因為宇文雄快死了,這老傢夥瘋了,他會孤注一擲,不惜一切代價攻城。

“咱們身後有賊寇作亂,要是再讓南楚軍進了大炎,那大炎將徹底的失去控製。

“現在,我命令,赤鱗軍下的各軍,都給我不惜一切代價,阻敵進攻。前方將士,哪怕是隻剩下一個人,冇有命令,也不許撤出防區半步。

“誰的防區出現了差錯,讓敵人攻陷了,自己自裁謝罪,聽明白了嗎?”

眾將立即齊聲道:“明白了。”

但是,很快又有人提出了質疑,看著常鋒道:“大帥,我們在甘州後方,修建了大量的防禦工事,就算前方失守,我們也可以退到後方扼守。

“有必要把將士們的生命,丟在最前沿嗎?”

常得盯著說話的將領,瞪著眼珠子道:“我們是軍人,軍人就應該知道,什麼叫山河寸血。

“為了這個信念,赤鱗軍全部戰死在第一線,也是值得的。

“此外,甘州作為抵禦南楚的最前方,一旦失守,南楚軍隊的士氣就會勢如劈竹,就算我們後方修建有再強大的防禦工事,也抵擋不住南楚大軍的進攻。

“老子就是用赤鱗軍將士的血,把南楚大軍的這一口氣給打散,隻有打散了這一口氣,後麵的戰,纔好打,否則我們抵擋不到援軍到來。”

眾人聞言,立即齊聲道:“是,明白了!誓死不退半步。”

常鋒看著一眾將領,道:“我們需要堅守至少半個月,援軍就會到達,現在,大炎就要邁出新的一步,開創新的篇章。

“陛下,太子要開創一個天下盛世,為了這個願景,我等就是在前方戰死,也是值得的!

“為了大炎而戰,出發。”

眾將領齊聲道:“是,為了大炎,死戰到底。”

這一刻,足以證明老炎這些年對軍隊的控製力,有多麼的強悍了,在大炎如今這樣一個大染缸中,軍隊還能保持這樣的忠誠,依舊胸懷家國天下,是非常的難得可貴的。

也就正因為他們的存在,大炎內部哪怕再腐爛,外敵依舊不敢輕易的入侵,才讓大炎和平了這麼多年。

常鋒下達命令後,眾將領立即離開了帥府,回到了指揮崗位。

不久之後,城外就傳來了滔天的廝殺聲,那怕是在帥府中,也能趕到到整座城像是在震顫起來。

常鋒向外開了一眼,就從桌上取下佩劍,不顧親衛的阻攔,快步地向著帥府外走去,從侍衛的手中牽過馬匹,向著城門疾馳而去。

片刻時間,他就在城門前駐馬,跳下馬背後,就快步地上了城樓。

他要親自督戰。

城門外,密密麻麻看不到頭的南楚大軍已經展開,向著甘州城發起了進攻,利箭宛若傾盆大雨般向著甘州守軍覆蓋而來,各種大小的投石,也冰雹一般帶著長長的尾煙砸了下來……

哪怕赤鱗軍有準備,先修建好了防禦工事,但在這樣的利箭和投石下,依舊出現了大量的傷亡,很多士兵還冇有見到敵人影子,就死在了敵人的箭雨和投石下。

“大帥,退下去吧!這裡太危險了。”

親兵跟在後麵,看到常鋒行進於城牆上,嚇得臉色蒼白。

“戰事已開,哪裡不危險?再廢話就給我滾開。”

常鋒將一個受傷的士兵搬到了一邊,看著城下敵人密密麻麻的攻城部隊,怒喝道:“彆讓一個敵人爬上城牆,給我放箭,特孃的,敵人想要甘州,老子就先讓他付出千百倍的代價。

“太子殿下的打北莽的殺傷性武器的,都給老子搬上來,敵人進入有效範圍,就給我炸!”

常鋒說的自然不是手榴彈,手榴彈目前隻在野戰旅裝備,其他軍隊還冇有裝備上,常鋒所說的,是炸藥。

確切地說,應該是炸藥包。

這東西一炸就是一大片,是非常的暴力血腥的,但就是體積太笨重,距離太遠就失去了效果。

所以,隻能等到敵人近前,才能投放。

隻是最大的問題是,裝備到赤鱗軍中的,也隻有少部分而已。

常鋒本來想要等到戰事進入焦灼時,再給南楚致命一擊的,但看到第一輪攻擊,傷亡就如此慘重,那自然就不能再藏著掖著了。

傷亡太大,會影響士氣。

而打仗,打的就是一口氣,誰先泄了,誰就敗了。

“是,放箭!”

“敵人近城強約五十步,炸藥包準備……”

“……”

城牆上,各軍將領也立即下達了命令,守軍仗著居高臨下的地理優勢,也開始對南楚大軍展開反擊。

……

戰事打了一個多時辰後,南楚大軍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後,依舊靠近不了城牆,纔不得不暫時退下去。

而赤鱗軍在這一個多時辰中,整整傷亡了八千多人。

南楚大軍的帥帳中,宇文雄得知戰報後,直接掀了桌子,怒吼道:“廢物,廢物,三十萬大軍,連一個甘州都拿不下來……”

與此同時,清河,徐懷安一早就集結了部隊,雙手叉腰道:“兄弟們,立功的時候到了,隨我出城殺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