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梁休還在急行軍中,距離清河最快也需要三天的路程。

而就在徐懷安集結部隊的時候,清河郡外,李定芳和李大力,正在組織手底下的這五萬人撤退。

大軍從龍家集撤離回明州,需要經過渡難和渡殺兩大金剛的防區,兩人手底下共掌控有十萬大軍,這段時間雖然一直在強攻清河郡,但傷亡並不是太大,各部隊還勉強保持著完好的建製。

得知李定芳的部隊從自己的防區跑,渡難和渡殺兩大金剛都冇有阻攔,身材魁梧的渡殺,甚至將部隊給集合起來,歡送李定芳離開,更是對他的軍隊嘲諷不已。

“什麼天下兵馬大元帥,草,就是個毛都冇長齊的毛孩子。”

渡殺站在軍前,雙手叉腰衝著李定芳雜亂撤退的大軍,喝道:“七天內拿下清河?哈哈,現在一箭不放就灰溜溜跑了,像個娘們一樣,滾回家去奶孩子吧!

“不會打戰就在後麵看著,看爺爺教你們怎麼打戰。”

他話音剛落,身後集合的幾萬人馬,立即高聲附和起來。

“滾吧!彆留下來丟我們義軍的臉。”

“哈哈,什麼天下兵馬大元帥,我看他狗屁都不是。”

“看你們這鳥慫樣,要不要跟著我們將軍混得了。”

“……”

聲音非常的尖銳,充滿嘲諷,李定芳的軍中哪怕是一盤散沙,現在聽到這話,也都憤怒不已,如果不是有將領壓著,很多人早就忍不住上去拚命了。

李大力看著這一幕,也有些咬牙切齒道:“草,還真夠拽的,看得老子都忍不住想要上去,扇他兩個大耳刮子。”

李定芳看了渡殺一眼,嘴角微挑道:“好事!”

李大力當時就瞪眼了,睨著李定芳道:“你妹,你是不是又受虐傾向啊!這都被訓成孫子了,還好事?”

李定芳笑了笑,道:“這就是為什麼我是天下兵馬大元帥,而你隻是一個賊寇統領,將來,我會是太子殿下麾下的師長、軍長、集團軍司令,而你,這輩子最多也就能乾到師長一職了。”

李大力頓時擼著袖子,喝道:“李定芳,你啥意思啊?要大家是吧?”

“我懶得和你一個莽夫計較,徐懷安第二!”

李定芳邁步向著毒殺軍營走去,揮了揮手道:“走,咱們再去拱拱火去。”

李大力愣了半天,愣是冇搞懂李定芳要乾什麼,隻好跟在他的身後,很快,兩人就走到了毒殺和渡難的軍營。

見到兩人走來,毒殺嘴角的戲謔就更濃了,但還是假裝適當性地行禮道:“末將參見大帥!大帥來我軍營,不知有何指教?”

李定芳臉色冷冷的,盯著渡殺道:“渡難呢?”

“末將在呢?”

這時,身後傳來了一道略顯慵懶的聲音,李定芳回過頭,就看到一個四十出頭、滿臉胡茬的中年男人,打著哈欠從帳篷中出來。

見到李定芳,他也如同李大力一般,彎身行了一禮,道:“末將見過大帥,大帥有何指示?”

李定芳看著兩人,聲音冷冽道:“本帥下達了撤軍的命令,為什麼還不執行?”

聞言,渡殺立即挑唇,戲謔道:“義軍從來隻有向前衝,從來就冇有後撤的命令,大帥若是帶領軍隊向前衝,我們一定遵命。”

渡難雙眸微眯,微微抱拳道:“大帥,義軍接到的陛下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價拿下清河,現在陛下的命令冇有到,大帥擅自撤軍,這是枉顧陛下的命令!

“還是說,大帥把陛下的軍隊,當成自己的軍隊了呢?”

李定芳聽到這話,頓時大怒,喝道:“蠢貨,行軍打仗最忌令出多門,陛下竟然把清河郡的戰事交給本帥指揮,那本帥就有獨斷的權利。

“本帥不管你們有什麼意見,現在,立即按照我的命令執行,整軍,撤退!”

渡殺盯著李定芳,嘴角微挑道:“撤?你問問這些兄弟,有誰願意撤的?”

聽到這話,集合起來的數萬大軍,立即大聲道:“誓死追隨將軍,絕不後退半步!”

氣勢磅礴,戰意凜然。

渡殺看著李定芳,聳肩戲謔道:“你聽到了?這就是我義軍將士的心聲,清河,老子必須得打下來,怕死?你自己滾!”

李定芳看向度難,渡難也笑了笑,道:“將士意不可負,大帥想撤,那就自己撤吧!”

李定芳聽到這話,頓時氣得暴跳如雷,怒喝道:“你們知道你們將要麵臨的,是怎樣一直隊伍嗎?這是一支在北境,三千破北莽十萬的奇兵。

“兵法有雲:知此知彼,戰無不勝。

“但現在咱們呢?對敵人一點都不瞭解,這仗怎麼打?我們現在不是逃,是戰略撤退,隻有先摸清敵人的底細,才能更好地殲滅敵人。

“本帥再重申一次,清河的野戰旅軍隊,此時肯定已經整裝待發,戰事隨時可能會打響,你們……必須撤退!”

鏘!

渡殺的長劍抵在李定芳的胸前,殺意凜然道:“敢禍亂軍心者,死!”

李大力手中的長槍,也頃刻間指向了毒殺的喉嚨,但被李定芳抬手擋住了,看了看殺意騰騰的渡殺,又看了看臉色陰沉的渡難,李定芳輕微地搖了搖頭。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李定芳聲音凜冽,揮了揮手道:“既然爾等旨意找死,本帥就不相勸了,李大力,傳來全軍,快速通過此防區。”

話落,轉身離開。

看著李定芳的背影,渡殺舔了舔唇,戲謔道:“嗬嗬,什麼天下兵馬大元帥,我看他是被野戰旅嚇傻了!

“區區幾千孩兒軍,也敢對我十萬大軍衝鋒,簡直找死。”

渡難雙眼微眯,卻什麼都冇說。

與此同時,清河外的另一支部隊大帳中,鐵龍接到李定芳的命令後,看了一眼清河的方向,眼底藏著一抹深深的恐懼。

他看著傳令兵,道:“傳令下去,大軍迅速按照大帥的命令,撤出清河境內……”

而這時,清河城的大門緩緩打開,徐懷安一馬當先,率領這野戰旅二團展開了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