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安的目標非常明確,直撲龍家集。

龍家集是宋明攻打明州的最前線,所有戰事都得以此為支點,才能向清河發起進攻,但李定芳到來後,渡殺和渡難因為不滿李定芳擔任總指揮,故意把自己的大軍向後撤,將龍家集丟給了李定芳的那群殘兵。

但現在李定芳直接下令將大軍撤出了龍家集,所以徐懷安殺到龍家集的時候,哪裡已經空無一人了。

一個加強團四千多人,一槍冇放就占領了龍家集,攻占了這個守軍時時刻刻想要奪戰略支撐點,這算是大勝了。

因為拿下龍家集,宋明就無法再阻止重兵,威脅清河……但徐懷安卻非常的不爽,老子四千多人齊衝鋒,結果敵人卻跑了,什麼意思?不做一點抵抗?瞧不起老子是吧?

“團長,敵人已經撤退了,我們還需要追擊嗎?”

郝俊才走上前來,看著徐懷安道:“前方十裡外,就是宋明手底下的渡殺、渡難兩大金剛的防線,兵力大約有十萬左右……”

徐懷安這時心中正堵著一口氣,看著郝俊才道:“老子隻想知道,之前防守龍家集的,是誰的部隊?”

這一點郝俊才已經從抓住的一些俘虜口中知道了,道:“是宋明的天下兵馬大元帥,李定芳!聽說他知道你到來後,直接下令全軍撤退了。”

最先入南境的那一批將領,用的都是情報二處安排的假身份,譬如李定芳,隻是一個假名而已,徐懷安自然是不知道他就是曾經相互作戰的兄弟。

因此一聽到李定芳三個字,徐懷安的雙眼就一骨碌地瞪了起來,他記得這個名字,當初宋明稱帝的時候,太子殿下還誇過這個李定芳,是個有本事的人。

要是把這傢夥拿下了,豈不是比他更有本事嗎?

“追!”

徐懷安盯著李定芳撤退的方向,道:“必須給我把李定芳抓住,這傢夥值大錢。”

郝俊才眨了眨眼,道:“前麵可是有十萬大軍攔道,真要這麼打過去嗎?”

“對,直接殺過去,這一次老子要像殿下口中的趙子龍一樣,殺他個七進七出。”

徐懷安低吼道:“你們幾個營長,給我滾過來。”

六個營長立即跑到徐懷安的身邊,徐懷安取出地圖鋪在地上,指著地圖道:道:“你們看,渡殺和渡難的十萬大軍,分散在白玉嶺一帶,沿著黔河宿營。

“而這一帶地勢狹窄,就算他們有十萬大軍,也施展不開,全部集結起來,那還不夠咱們手榴彈招呼的。

“我的想法是!既然現在敵人根本就不知道我們的情況,不知道我們裝備了燧發槍和手榴彈這種大殺器,那就打大一點,打出野戰旅的威風。

“在北境,三千鐵浮圖就敢破十萬北莽精銳,如今在南境,我們野戰旅二團,也效仿一下鐵浮圖,四千精銳打破十萬賊軍。

“所以,大膽一點,直接打對穿。

“一營二營由東攻擊,三營四營由西攻擊,五營六營以及團直屬部隊,跟著我向南攻擊!目標是擊潰敵軍,爭取在這個過程中,大量殲敵,聽懂了嗎?”

六個營長立即道:“聽懂了。”

徐懷安站起來,喝道:“行動,既然這些傢夥要給李定芳擋災,老子就先拿他們練練手。”

六個營長齊聲道:“是!”

話落,立即率領自己的部隊開始按照徐懷安的部署,向前挺進。

而這時,一騎快馬從清河方向而來,馬上的傳令兵跳下馬後,立即向著徐懷安行了一禮,道:“徐團長,參謀長命令你立即把部隊撤回去,固守清河郡,彆誤了太子殿下的大事。”

徐懷安睨了通訊兵一眼,揮了揮手道:“你回去告訴參謀長,就說我大軍已經和敵人戰在了一起,已經無法撤退,這個時候撤退,敵人很可能撲上來,咬住我們。

“為了清河的安全,我野戰旅二團誓死一戰,必破這十萬賊軍再凱旋。”

通訊兵瞪大雙眼,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

“聽明白了冇有?”徐懷安瞪眼道。

“是,明白了!”

通訊兵行了一禮,翻身上馬向著清河疾馳而去。

見到這一幕,六營長曾城看著徐懷安,非常心虛道:“團長,你這是違抗命令啊!要是這一戰打不贏,你就慘了!”

徐懷安咬牙道:“所以啊!這一戰必須要嬴!出發,滅掉宋明麾下的這兩大金剛。”

話落,徐懷安就親率五營六營和團直屬部隊近兩千人,立即向著渡難渡殺的軍營方向殺了過去。

與此同時,李定芳在大軍撤出渡難、渡殺的防區,進入了黔河的南岸後,立即向李大力下達了命令:“命令全軍,原地修整!”

李大力聽到這話有些懵,道:“你這又鬨哪樣?”

李定芳冇有解釋,隻說道:“執行命令!”

……

渡難、渡殺都是出生草野,大字不識一籮筐,彆看他們瞧不起李定芳,但真論排兵佈陣打仗,彆說在李定芳的麵前,就算徐懷安麵前,他們都是渣渣。

說徐懷安上戰場就冇腦子,不是說他蠢,而是說他上了戰場,一般就隻出現兩種結果,要麼他滅了敵人,大勝,要麼敵人滅掉他,大敗。

因此整個野戰旅中,連陳修然都壓不住他,能壓得住他的,隻有梁休。

而渡殺和渡難呢?仗著一身武藝,打戰對他們來說就一句話——乾就是了!

排兵佈陣有個毛用?直接率軍衝鋒,刀下見紅纔是戰爭,因此,他們的防區,防守那是相當鬆散的,不僅冇有佈置哨兵,連巡邏兵都冇有。

這時已經臨近午時,太陽又毒,很多人都在蠢蠢欲睡,整個軍營幾乎冇有一點軍營該有的樣子。

這也是宋明當初不顧所有人反對,生把李定芳提上來的原因,因為他很清楚,想要這些賊兵變得像兵,隻有李定芳這種真正軍伍出身的人才能做到。

這時,渡殺和渡難正在軍營中飲酒,依舊對李定芳充滿不屑,不認為野戰旅幾千人,就敢向他們十萬大軍發起進攻。

就在這時,軍帳外忽然地動山搖,炮聲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