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定芳睨了李大力一眼,道:“你知道什麼叫回馬槍嗎?”

李大力頓時怒道:“老子知道你能行了吧?你到底什麼意思你倒是說明白啊?再讓老子猜,老子造反了啊!”

李定芳道:“咱們之前主動撤離,可以說是料敵先知,但終歸主動撤出第一線,依舊讓很多人心生不滿,但咱們這時候往回打,收複失地,那之前的種種,就是策略了。”

李大力愣了一下,立即明白了李定芳的意思,上來就下令撤退,就算宋明再怎麼喜歡李定芳,都會因為他畏戰而心生不滿。

但現在打回去,那說明什麼?說明人家李定芳根本就不是畏戰,人家之前說的都是真的,主動撤離,是為了更好地牽製敵人,瞭解敵人。

然後,抓住戰機,一舉擊潰敵人。

試問,四千野戰旅將士打破了賊寇十萬兵,但李定芳卻打敗了這一股敵人,誰還不服?誰還敢不服?

“高!隻不過太陰險了。”

李大力豎起大拇指,戲謔道:“隻不過,這一招雖然高,但渡殺和渡難,恐怕會和你拚命,用他們來消耗徐懷安的彈藥,老李,你真夠陰的。”

李定芳望著炮火連天的戰場,眸色微凝道:“太子殿下說過的一句話,我很喜歡,他說,一將功成萬骨枯……”

李大力冷冷地打了一個激靈,打斷道:“得,彆說下去了,老子瘮得慌,免得有一天,被你陰了還美滋滋呢!”

李定芳笑道:“那不能,頂多算是相互協助!”

“得,你也彆笑。”

李大力一蹦三丈遠,和李定芳拉開了距離,道:“我現在覺得,你笑起來都很陰險。”

這時,李大力手底下的親兵跑過來稟報,鐵龍率領著兩萬人靠過來了,想要求見李定芳,跟著一起撤退。

一聽這話,李大力直接操起長槍,臉上的笑容驟然凜冽下來,鐵龍,石橋鎮血案的製造者之一,三百野戰旅將士的血債,他還冇有還呢!

李定芳睨了李大力一眼,然後衝著親兵道:“你去告訴鐵龍將軍,本帥不打算撤退,本帥將會在此固守,掩護潰軍撤回明州。”

“是!”

親兵應了一聲,轉身離去。

李大力看向李定芳,臉色有些陰沉道:“他身上有血債!”

“然後呢?”

李定芳盯著李大力,臉色同樣變得陰沉下來:“把他誘騙過來,殺了?李大力,請你記住這個名字,用上這個名字的時候,你的過往就已經不存在了。

“身份,背景,榮譽,哪怕是仇恨,都煙消雲散了!

“如果你下一次,還在自己的部下麵前,表現得這麼殺意騰騰,我會向殿下建議,調你回野戰旅,繼續當你的大頭兵。”

李大力聞言雙眼一亮,很快又暗淡下來,冇有完成任務就回去,回到野戰旅他哪有那個臉?而且這些,野戰旅那邊有會有人專門將此事在檔案中,那就是一輩子難以洗刷的汙點。

“李大力,你給我記住了,你現在是賊寇,是我的兵。”

李定芳盯著李大力,目光銳利道:“殿下的計劃已經開始了,這個時候,我不希望你以及之前來的兄弟,給我造成任何的麻煩。

“我們是流寇,可以儘量比其他流寇不一樣,譬如,我們可以適當性的抓抓軍紀,儘量的不要殘殺無辜,但是,不能脫離流寇這個標準。

“野戰旅的作風是所有軍隊中獨一無二的,隻要你們的作風有一點和野戰旅相似,敵人就會察覺,我們就會萬劫不複,聽明白了嗎?”

李大力立即大聲道:“是,明白了!”

李定芳點點頭,道:“時機差不多了,去吧,點兵出征,我們這就去給宋明一點信心,不然這老貨恐怕會被嚇得尿褲子跑路了。”

李大力舔舔唇道:“好勒,剛好老子也想教訓教訓徐懷安,看這貨老不爽了。”

……

一炷香後。

李大力將部隊集結起來,剛纔野戰旅和渡殺渡難的大軍廝殺時,他們怕大軍產生恐懼,所以將大軍藏在了黔河後的山坡後。

所以,整隻軍隊雖然能聽到動靜,但並冇有見到戰場的真實樣子。

現在,李定芳騎在馬背上,揮舞著長槍道:“弟兄們,之前咱們撤退,渡殺大軍的嘲諷,大家還記得嗎?相信那時候,很多將士都像我一樣,想要提刀把渡殺給砍了。

“但現在,他就算把腦袋伸過來,老子特媽也瞧不起他,因為他把自己吹得牛氣沖天天下無敵,但最後呢?還不是被大炎太子的軍隊打得狼狽而逃?

“不過,他倒是給我們創造了一個絕佳的戰機。

“為什麼?因為他們雖然敗了,逃了,但是也拖住了野戰旅,導致現在野戰旅狼狽不堪,物資給養也跟不上。

“老子就一句話,打回去,渡殺、渡難打不贏的仗,咱們來打,趁著野戰旅疲憊不堪戰力全無,咱們直接打回去,滅了他們。

“好教之前嘲笑我們的那些人知道,義軍中真正能打仗,能殺敵的,是我們。”

李定芳看著眾人,大聲喝道:“當逢亂世,男兒自是稱英雄,是英雄好漢的,給我殺個回馬槍,揚我軍威!”

李大力和之前埋的那些水軍,立即怒喝道:“殺回去,揚我軍威。”

“殺回去,揚我軍威。”

“殺回去,揚我軍威。”

“……”

很多人也被李定芳點燃了,紛紛揚槍怒吼,聲動九霄。

“殺!”

李定芳調轉馬頭,一馬當先地殺了回去,後麵跟著原來十分懶散的數萬大軍,也都嗷嗷叫著殺了回去。

剛逃回河岸的渡殺和渡難看到這一幕,頓時冷笑不已,渡殺直接冷哼道:“咱們十萬大軍都被打殘了,單憑李定芳這幾萬殘兵敗將,也敢和野戰旅爭鋒?”

……

另一邊,徐懷安六個營加上團直屬部隊,隻要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就幾乎將所有敵人十萬大軍擊潰,還抓獲了足足兩萬俘虜。

徐懷安直接下達了命令,原地修築陣地進行固守,等待後麵的物資彈藥到來,就直接打到明州城下。

這時,郝俊才急匆匆地趕了過來,道:“報告,李定芳打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