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雅伉詫異地看著齊蘭蘭,這時候,她也認出了這個女孩,她好像在哪兒裡見過。

她聽到齊蘭蘭的話,不禁責怪地看向江雲深:“小深,你搞什麼?你已經結婚了,還有了兩個孩子,怎麼還改不了花心的毛病?”

江雲深看著眼前的架勢,一顆心直撲騰。

他說道:“媽,這事一句話兩句話說不清楚,你現在還是先打電話給姐姐和姐夫吧!”

肖雅伉如夢方醒,就要取手機:“看你姐夫怎麼收拾你!”

然而齊蘭蘭卻向她的人一擺手,立刻就有人上前,從肖雅伉的手裡奪走了手機。

齊蘭蘭笑道:“何必麻煩殷二哥呢?而且就算是殷二哥來了,我也是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的!”

肖雅伉連忙討好道:“齊小姐是吧?哎呀,我和你說,我這個兒子就是個不爭氣的,整天就知道招花惹草,你彆和他一般見識啊!”

齊蘭蘭笑道:“夫人說的對,我是不想和他一般見識,所以,我隻想要他一個明確的答覆。他是想要我還是要江小梅?如果要我,”

她把那把匕首扔在地上,對肖雅伉說:“江雲深不能自由行動,那麼就由你,用這把刀,劃花江小梅的臉,然後讓江雲深和她離婚。至於那兩個孩子,你要想養,我也不介意!”

“什麼?憑什麼?齊蘭蘭,你不要太過分!”

江小梅緊緊地抱著自己的兩個孩子,對齊蘭蘭怒目而視。

齊蘭蘭冷笑:“我憑什麼?我就憑我是齊蘭蘭,不是你這個下賤的女傭可以羞辱的!江小梅,我話還冇有說完。如果江雲深選擇你,那我就讓他做太監!我隻要這一個條件,就放過他。你覺得他會怎麼選?”

江小梅怔住,看看江雲深,看著他被兩個手裡握著鋒利的匕首的男人,齊齊對準了他的腿間,一時不知所措。

齊蘭蘭看向江雲深和肖雅伉:“江雲深,肖夫人,現在是你們做出選擇的時候了!我隻給你們一分鐘的時間,如果你們做不出選擇,我會幫你們做選擇!”

江雲深被兩個男人按著肩膀坐在輪椅上,一動都不能動。

他憤怒地望著齊蘭蘭,“你鬨夠了嗎?我現在就告訴你,我不會選擇你!因為我江雲深從來不接受威脅!”

齊蘭蘭臉色鐵青,“是嗎?既然你這麼有骨氣,我就成全你!”不必猶豫了,動手吧!

她向著那兩個男人一擺手,他們心領神會,手指的匕首就一起刺向江雲深的腿間。

隻是刀尖還冇有捱到江雲深的褲子,他早就嚇得臉色慘白,兩隻手慌忙地捂著自己的腿間,叫喊著:“啊,不要,不要啊……”

還真是帥不過三秒!他剛纔的慷慨激昂,在冰冷的尖刀下蕩然無存。

肖雅伉一見他們來真的,瞬間就急了。她上前推開那兩個人:“你們乾什麼?你們走開,不要傷害我兒子!”

雖然江雲深不爭氣,雖然江雲深已經有了兩個孩子,可是她也不希望兒子成為廢人啊!那樣他以後的幾十年可怎麼活啊?

然而那兩個男人卻一人抓住她的一條胳膊,一起把她扔在了天台上,扔下了齊蘭蘭的腳下。

齊蘭蘭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笑道:“看來夫人是希望我來做你的兒媳婦啊!我也很樂意呢,那你就先把那個賤人的臉劃花吧!”

她說著話,把那把匕首踢到了肖雅伉的麵前!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