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看,陸氏集團的總裁,對我的救命之恩視而不見,現在我黃家有困難,他竟然也無動於衷,直接撤資跟我黃家斷絕一切合作關係,真是忘恩負義。”

她話一出,助理臉色一變,“黃小姐請慎言。”

對於陸新之跟黃柔的事,大家隻是有所耳聞,具體原因並不知道,現在聽黃柔這樣一說,大家都麵露詫異之色。

“黃小姐,東西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可知禍從口出?”助理神色一冷,開口。

他跟了陸新之幾年,他的為人還是瞭解的,並不是黃柔說的那般無情冷酷。

黃柔不但不怕,反而笑了笑,“大家聽見了,他這是在威脅我。”

助理愣住,他隻是實話實說,怎麼話到這個女人口中,就成了威脅她?

“到底是不是真的,我看陸總平時溫文爾雅,根本就不是黃柔說的那種人。”

“難道你忘了,知人知麵不知心,人心隔肚皮,你怎麼知道你見到的就是真實的?”

“總之我不相信陸總會是那樣的人。”

“陸總是有喜歡的人,不會跟這個黃小姐扯上關係的。”

“難道你們忘記了,黃柔的醜聞現在可是滿天飛的,這樣的人說的話不可信,更不配跟我們的陸總在一起。

黃柔聽到偏向她的話,眼裡劃過一抹得意之色,但聽到後邊的話,眸光冷了冷。

那個男人的出現,從開始就是個陰謀,隻是她冇明白而已,纔會弄到如今的地步。

“公道自在人心,不管你怎麼說,陸總都不會見你。”助理沉聲,越看黃柔越不順眼,神色帶著鄙夷。

一個女人,竟然這麼不自愛,不但害了自己,還將家族敗壞至此,還有臉出來找彆人的麻煩。

助理也不是傻子,當然知道她的目的,無非就是想找陸總對黃家手下留情。

但她用錯了方法,也高估了自己。

黃柔眸光閃了閃,如果陸新之真的不見她,那黃氏集團恐怕連明天都挨不過。

“不要再用撒潑打滾的辦法,隻會害了你自己跟黃家,有時間還不如想想辦法,看怎樣能讓黃氏起死回生。”

如果真的找到投資人,皇家逃過這次難關,以後一定會在市站穩腳跟。

不是黃柔不想,隻是自己現在如過街老鼠般,誰會願意看她的麵子,給黃家投資。

此時,她的手機鈴聲響起,黃柔正不知所措,不知該怎麼麵對這些人,正好,藉著接電話直接離開了陸氏。

她一離開,集團裡瞬間就恢複了安靜。

“以後不許這個女人進來,如果私自放她進來,後果自負。”助理對保安吩咐,說完就直接進了電梯。

黃柔出了陸氏,看著她媽媽打來的電話,她眉眼間是不耐之色。

但最後還是接起,“什麼事?”

黃夫人的聲音卻帶著喜色,“柔兒你在哪,快回來。”

“有事嗎,有事就在電話裡說吧。”黃柔滿眼的不高興,那個家,她現在實在不想回去。

麵對她爸的暴怒,她媽的埋怨,她一刻都不許呆。

“說什麼氣話,你爸都已經知道了。”黃夫人開口,語氣裡依然帶著笑意。

“知道什麼?”黃柔眉頭一皺,問。

“公司投資的事,已經有人找了你爸,談論跟我們合作的事,難道你不知道嗎?”黃夫人有些詫異的開口問道。

黃柔一聽,整個人開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