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不得啊,是真捨不得。

養了這麼大的女兒,就要嫁人了。

夫妻兩又拉著樂樂說了好一會話。

吉時快到了,不能耽誤了。

樂樂站起身,挽著爹地的手臂,在眾人的注視下,出現在鮮花路。

路的兩邊,是滿堂賓客。

那些冇見過謝家千金的人都被樂樂的美貌給狠狠驚豔了。

誰說醜的?

這算醜的話,世界上冇好看的了!

郎才女配,天作之合!

溫欣都快哭傻了,“太漂亮了!樂樂好美!嗚嗚嗚!”

相識的朋友也都來了。

他們都用祝福的眼神看著樂樂。

而樂樂看著神父台下站著的人,是一生白色西裝,英俊至極的淩熙。

隨著隱約聲響起,樂樂挽著爹地的手一步步的往前走。

最終,走到了儘頭。

謝池铖將手交到淩熙的手裡。

這個馳騁商場,留下赫赫威名的謝總,第一次紅了眼,帶著威脅的語氣,說道:“你敢欺負樂樂,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淩熙鄭重其事的答應下來,“此生,我絕不欺她。”

最後,謝池铖放手了,“去吧。”

他牽著樂樂的手,兩人一起走向了神父。

站定,接受所有人的掌聲和祝福。

朱麗娜也哭了,在謝安的懷裡哭得不能自拔,“太好了,樂樂和淩熙終於結婚了,太般配了,嗚嗚嗚。”

謝安輕聲哄她,“等以後,我們也結婚吧。”

這一次,朱麗娜冇有拒絕,認真的點頭,“好。”

謝安笑了起來,抬頭看著妹妹和妹夫。

這一對璧人,太般配了。

小圓圓穿著花童禮裙,拿著戒指,送上去。

“姐姐,姐夫,你們一定要幸福!”

淩熙笑著拿過戒指,給樂樂帶上。

神父宣讀誓言,那冗長的句子一字一句都象征幸福。

他說:“我願意。”

神父看向新娘,問出了同樣的誓言。

但因為新娘不會說話,她隻需要點頭就好。

然而,樂樂冇有點頭。

她固執的看著淩熙,張了張嘴,似乎很努力的樣子。

瞬間,全場安靜了下來,就連呼吸都放輕了。

淩熙也緊張了,屏息等待。

樂樂很努力很努力,她想要說話,她想要親口告訴他那句話。

終於,清脆帶著一絲沙啞的聲音想起。

“我願意。”

聲音不大,卻狠狠的敲在淩熙的心臟上。

他的眼圈一下子紅了,直接抱住了樂樂。

“我愛你,樂樂。”

全場歡呼。

葉如兮捂住了嘴,靠在謝池铖的胸膛上,泣不成聲。

她的女兒終於再一次開口了。

謝池铖忽然開口,聲音溫柔的不像話,“小兮,嫁給我吧。”

“我不是已經嫁給你了嗎?”

“我是說,下輩子,還有下下輩子,生生世世,嫁給我為妻,永不分離。”

葉如兮含著淚,用力的點頭。

“好,下輩子我還嫁給你。”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