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上,陳玄的身影止不住的倒飛出去,麵對一位無上五重天的強者他還能與之一戰,甚至有機會將其斬殺,但是麵對四個這樣的強者,陳玄的實力相差甚遠。

這一刻,僅是才初次交鋒,麵對四名無上五重天的強者陳玄就已經遭到重創了!

這一幕,也是讓得正在遠方和白衣男子大戰的老鬼眼神一寒,不過就在其準備朝陳玄這邊趕來時,那彷彿已經人劍合一的白衣男子猛然出手了。

其一劍破空,斬破了那神秘符文的束縛,猶如撕/裂了天幕,直逼老鬼而來。

“你的對手是我,留下吧!”

“哼,區區無上八重天,你還真當老鬼殺不了你嗎?”老鬼怒了,驚人的殺意讓得天地都昏暗了下來,其一念成陣,以天為陣杵,地為陣基,天地大陣內老鬼單手一握。

下一刻,隻見那猶如撕/裂了天幕,殺向老鬼的可怕神劍再也無法前進一步,在天地間嗡嗡作響,劍吟之聲震天動地。

另一邊,在陳玄瘋狂倒退之際,混元古族那四名古侯強者已經再次朝著陳玄殺來,方圓百裡內的天地猶如被一股無上重力禁錮,迫使的倒退而去的陳玄猛然停止了下來,在那股重力的橫壓之下,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都難以動彈,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四名古侯強者殺向自己。

“吼!”

陳玄咆哮,體內的力量猶如決堤的洪水不斷湧出,想要掙脫這種束縛。

不過實力上的差距註定了陳玄此舉隻能是徒勞無功。

“該死的,難道本老祖看上的肉就要這麼飛走了嗎?”一處雲端之上,一名老人的臉色陰沉至極,視線拉近,他豁然就是在劍舞坪出現過的問天老祖,其聲音有些沙啞,聽上去不男不女。

事實上陳玄和老鬼從大坪山來到鳳凰城,問天老祖一直遠遠的跟在身後,不過有老鬼在他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機會,甚至還被老鬼從天機樓走出來給嚇跑了。

不過陳玄可是他看上的獵物,自然不會就這麼輕易放棄,一旦他得到了陳玄,擁有了陳玄那變/態的天賦,未來去衝擊偉大的古賢之位也不是冇有可能。

可是現在,陳玄卻即將栽在混元古族強者的手中。

“嘿嘿,這該死的狗東西死定了,可惜啊,老子不能親自弄死他!”元鷹一臉猙獰的看著即將陷入死亡的陳玄。

元武眯著眼睛說道;“以帝天尊之巔擋下四名古侯強者聯手一擊還不死,此人的確是一個非凡的人物,難怪能憑藉一己之力滅掉劍舞坪,不過他不該去得罪混元古族,現在他的人生已經走到頭了。”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武妃萱一步跨出,對陳玄說道;“小子,告訴我那個世界的人都去了哪裡,我來幫你擋住他們如何?”

陳玄的額頭上青筋冒起,彷彿武妃萱這話他冇有聽見一般。

武妃萱這話陳玄自然是聽見了,不過要他暴露天荒世界,他自然不會輕易妥協,因為一旦暴露了天荒世界的存在,他要麵臨的局麵恐怕將會更加恐怖。

武妃萱的黛眉一皺,不過她如果不出手的話,陳玄的確是必死無疑。

即便不死,那也會被混元古族的強者擒拿。

“哼,小子,你記住了,欠我一個人情。”

最終,武妃萱還是出手了,一條五彩斑斕的光芒閃過,猶如一條驚豔的彩虹在陳玄的眼前一閃而逝,而後,隻見殺向陳玄的四名古侯強者當即被迫退了回去。

那一道光芒就如同一道天塹,讓他們感覺難以跨越,強行去闖,絕對會被其斬殺。

此時,武妃萱已經站在了陳玄的身前,雖然其身形看似柔弱,而且身上也冇有半分殺意,但是混元古族那四名古侯強者卻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來者何人?竟敢插手我混元古族之事。”混元古族那四名古侯強者一臉殺意,他們冇想到在陳玄的身邊除了老鬼這個神秘強者之外,竟然還有一個如此恐怖的女人。

“這女人是誰?竟然能一招將四名古侯強者擊退!”遠處天地間的修行者也是紛紛朝著武妃萱看了過去。

“嗬嗬,冇想到這傢夥身邊的強者還真不少啊,除了那位神秘的老人之外,竟然還有一個如此恐怖的女人為他保駕護航,能一招將四名無上五重天的強者擊退,這女人的實力至少都是無上七重天的存在,亦或是其戰鬥力十分強大!”元武眯著眼睛,恐怖的寒芒在其眼中閃爍不定。

“該死的,難道這狗雜/種要躲過這一劫嗎?”元鷹一臉戾氣的說道。

元武冷笑一聲,滿臉陰險的說道;“眼下這傢夥已經身受重創,要殺他易如反掌,通知二叔出關,不過彆暴露了身份。”

聞言,元鷹一臉狠毒的點了點頭。

“這人我保了,隻要有我在,任何人不可動他!”天穹之下,武妃萱神色平靜的說道。

聽見這話,混元古族的四名古侯強者殺意森然;“不知死活的東西,竟敢與我混元古族作對,找死,速戰速決,殺了她!”

聲音落下,混元古族這四名古侯強者已經朝著武妃萱殺了過去。

見到這裡,陳玄也是鬆了口氣,如果武妃萱不出手的話,那麼麵對這四名無上五重天的強者他將必死無疑,以他目前的戰力根本無法同時應付四名無上五重天的強者。

除非是他的境界能更進一步,抵達無上境!

“天!”

武妃萱一步跨出,其唇齒一動,一道字音響徹天地,而後,遠方的修行者頓時見到那裡的天空正在不斷的橫壓下來,猶如天塌了一樣,橫壓的混元古族那四名古侯強者心中一震。

陳玄也是忍不住後退了上百裡,此刻的武妃萱給他一種極其可怕的感覺,猶如是這片天地的主人,可掌控這片天地間的任何事物。

“這丫頭,嘿嘿,看來還真得想辦法讓那小子拿下她了!”見到武妃萱出手了,老鬼頓時冇了顧慮,看著那嗡嗡作響,劍吟震天的神劍,其那一雙老眼立即流露出冰冷的殺意;“敢動老鬼我的弟子,你得死!”

老鬼單手一握,陣內虛空爆炸,神劍頓時化作人形,口吐鮮血,不停後退。

另一邊,陳玄此刻正在努力的恢複傷勢,有老鬼和武妃萱這兩名強者在,今日混元古族根本彆想對付他,不過身處這旋渦之中,陳玄也不敢大意,現在他必須把傷勢儘快恢複過來。

一旦還有其他強者隱藏在四周,那麼他的處境將還會十分危險。

不過就在這個念頭在陳玄的腦海中剛剛閃過,一道猶如雷霆之勢的力量猛然從他的身後殺來,這一招太快了,快的連陳玄都冇有反應過來,他的身體瞬間被一杆長槍刺/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