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老太太話音一落,蘇大虎和蘇二虎立刻替兒子表態。

信誓旦旦的說兒子將來要是敢不孝順小糖寶,就打折他們的腿。

蘇老太太對此非常滿意,然後吩咐兩個兒媳婦。

“以後每日蒸兩個蛋羹,四個孩子每人半個。”

“知道了,娘。”錢月梅連忙答應。

自己兒子能吃上雞蛋羹,她當然高興。

趙春花有些憂心的道:“娘,小姑還小,半個蛋羹怕是不行。”

說完,看了自己兒子一眼,又道:“大盼大了,就彆吃了,給小姑吃一整個。”

錢月梅一聽,立刻撇了撇嘴。

這個大嫂為了討好婆婆,連自己的兒子都不顧了。

難不成將來指望著小姑子養老送終?一秒記住

“大嫂,這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後孃呢。”錢月梅用她特有的尖刻聲調,皮笑肉不笑的道:“隔壁老王家的二蛋子,和大盼同歲,卻比大盼高了半個頭,你這個當孃的不心疼自己孩子,我這個當嬸嬸的,卻恨不得淘換點兒好吃的,給大盼補補……”

趙春花聽了錢月梅的話,心裡一疼,看了一眼大盼。

她的兒子,她當然心疼。

可是,這個家以前窮的都快揭不開鍋了,婆婆生小姑子的時候,家裡連一個雞蛋都冇有。

給婆婆臥倆雞蛋,還是她出去借來的。

現在家裡的日子越來越好了,能經常吃上些莫名其妙得來的野味兒,她覺得這都的借了小姑子的福氣。

小姑子就的全家的寶,虧了誰都不能虧了小姑子。

兒子大些了,平時多吃些肉食就能長個子。

小姑子不行。

年紀太小了,吃肉不好克化,斷奶又早,就仗著吃雞蛋補身子呢。

“哼!既然你這麼心疼你侄子,那以後吃肉的時候,你少搶兩口,省給你侄子吃。”蘇老太太掃了錢月梅一眼。

錢月梅:“……”

絕對不行!

說句便宜話可以,其他的免談!

“娘,我啥時候搶了?看您說的……”錢月梅乾巴巴的道。

“閉嘴!吃還堵不上你的嘴!”蘇二虎瞪了錢月梅一眼。

這個媳婦兒,一會兒不挑事就難受!

糟心!

小糖寶冷眼旁觀,暗搓搓的歎了一口氣。

這個家,還是太窮了。

她知道,娘把家裡的收入,大都偷偷的供給了五哥讀書。

以至於,家裡的日子雖然有了起色,也還是緊巴巴的。

果真,這個年代供養一個讀書人,全家都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她該想個什麼法子,賺錢呢?

年紀太小,不好施展呀……

“唉!”

小糖寶發出了不符合年齡的歎息。

“咋了,閨女?”

“咋了,妹妹?”

蘇家人紛紛向小糖寶看來。

這麼小的一個小小人,像模像樣的歎了一口氣,咋就……那麼可愛呢?

小糖寶一聲歎息,瞬間征服了一眾蘇家人。

就連大盼都眼巴巴的看著小糖寶,說道:“小姑姑,我真的長大了,可以不吃蛋羹了。”

小糖寶用老母親般的眼神兒,看了一眼大侄子。

隨即,回身,爬了幾步,從炕頭上的小簸籮裡,拿出了一個繡花的小布兜。

看來,她不拿出點兒好東西出來,自己大侄子都吃不上雞蛋。

小布兜裡,都是小糖寶自己收藏的寶貝。

有彩色的鵝卵石,有圓潤的珠子,有色彩鮮豔的羽毛,有白色的狼牙,還有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

至於以前錢月梅賄賂她的小撥浪鼓,早就讓她送給三娃了。

小糖寶從自己的寶貝裡,撿出一塊黃澄澄的石頭,遞給了蘇老頭。

“爹,買蛋蛋。”

家裡的雞蛋不夠吃的,買!

小糖寶的表情非常壕!

蘇老頭嗬嗬笑了,“好,買!”

答應的非常痛快,非常欣慰。

小閨女把自己的寶貝拿出來,真是太懂事了。

雖然隻是塊石頭,那也是小閨女的一番心意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