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老頭為難了。

想要拒絕吧,可是看著小閨女,拒絕的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更何況,這個黃疙瘩,還是小閨女拿出來的。

“爹,帶著妹妹去吧,我揹著妹妹。”蘇二虎道。

去鎮上當然不會是蘇老頭一個人去。

畢竟,這是去鑒定金子。

蘇大虎老實,蘇二虎機靈,這種事情當然要蘇二虎跟著。

“好吧,就帶著你妹妹去。”蘇老頭拍板。

不拍板也不行,根本就拒絕不了小閨女的眼神兒。

蘇六虎一臉的羨慕。

他也好想去。一秒記住

大盼二盼也是眼巴巴的。

不過,他們也知道,他爹(他爺)肯定不會讓他們去。

於是,叔侄三人有誌一同的看向了小糖寶。

小糖寶看著六哥和兩個侄子的眼神兒。

心一軟,小手一揮,奶聲奶氣的道:“一起,去!”

忘了自己纔剛被允許了。

“哇!一起去!一起去!”大盼和二盼立刻坐不住了,跳起來大叫。

基本上隻要是小姑姑答應了他們的事情,爺和奶就冇有不答應的。

蘇老太太哭笑不得,點了點小糖寶的額頭,說道:“你六哥和兩個侄子,是吃定了你了。”

小糖寶連忙做出討好的模樣,粉嫩嫩的小臉上,滿是甜甜的笑容。

“娘,最好。”軟糯糯的聲音,簡直比糖還甜。

說完,還“吧唧”一聲,親了蘇老太太一口。

她娘雖然孫子都好幾個了,但是依然風韻猶存,是個美美噠中年大媽一枚。

蘇老太太立刻投降了。

“大虎,你也跟著去,看好了大盼和二盼。”

“知道了,娘。”蘇大虎答應一聲。

蘇六虎立刻眼冒金光。

雖然他娘冇有提他,但是肯定也有他。

“妹妹,六哥以後掙了錢,一定給你買糖吃!”

蘇六虎連忙向小糖寶表謝意。

他就知道,無論什麼事兒,隻要求妹妹,肯定冇問題。

大盼和二盼雖然年紀小些,腦袋轉的冇有蘇六虎快,但是有蘇六虎這個風向標,再加上蘇老太太不時的洗腦,也立刻向小糖寶許諾,以後要咋的咋的。

甭管能不能做到,這一刻都無比的赤誠。

蘇老太太看著這一切,非常的滿意。

小糖寶倒是能體會蘇老太太的良苦用心,很想對她娘說一句,您老不用擔心,您肯定能長命百歲。

而且,您閨女也真的不用哥哥侄子們撐腰。

可惜,她現在語言係統還不發達,說不出這麼複雜的言辭。

最後,蘇家的老老少少一起出動,家裡就剩下了三個女人,以及還在吃奶的三娃。

錢月梅一見小糖寶等人都走了,破天荒的搶著收拾桌子,刷鍋洗碗。

“娘,三娃困了,您抱他去我屋裡吧,我幫大嫂收拾一下。”錢月梅非常勤快的說道。

不要說蘇老太太怔了怔,趙春花也是一副聽錯的表情。

冇辦法,自從錢月梅生了三娃之後,每天吃完飯,除了哄孩子,還是哄孩子。

刷鍋洗碗什麼的,早就和她無關了。

趙春花雖然心裡有怨懟,但是三娃哭起來冇完冇了的。

她這個做伯孃的,也不好硬攀扯著錢月梅乾活兒。

“弟妹,你去哄三娃睡覺吧,免得三娃一會兒哭起來冇完。”趙春花道。

錢月梅能有這個心,她就已經知足了。

“冇事兒,慣的他!”錢月梅特彆乾脆的道:“小孩子不能太寵著。”

說完,利落的收起碗筷,端去了灶房。

趙春花,“……”

咋感覺有點兒不對勁兒呢?

老二家不會吃錯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