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老四聽了妹妹的話,不由的愈發覺得妹妹可人疼了。

同時,也越愈發的自責,自責自己不應該給妹妹身上,強下重擔。

大嫂說的對,妹妹年紀還小,哪能把三哥的生死,強壓在妹妹的身上?

不過,蘇老四自責的同時,又覺得開心。

畢竟,聽到妹妹這樣說,對三哥能回來,更加有了信心。

總之,蘇老四的心情一言難陳。

複雜而又矛盾,自責而又高興。

林恩義見狀,卻是暗自感歎——

無怪乎蘇家全家人,都把小小姐捧在手心裡疼愛。

這樣乖巧可愛,心地良善,善解人意的小姑娘,傻子纔會不稀罕!

特彆是小姑娘仰著粉嘟嘟的小臉,眨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副小大人似的認真的小模樣,真是讓人怎麼看,怎麼喜歡。m.

“二少夫人,這裡就是主屋正院了。”吳大娘指著前麵的院落說道。

原來一行人已經不知不覺的,走到了正院。

正院門廊的上麵有題匾,上麵寫著朝暉院三個大字。

小糖寶看了看,說道:“這字不如五哥寫的好。”

當然了,更不如她師父虞芝蘭寫的好了。

蘇老四非常讚同的點頭,說道:“改天讓人取下來,重新起名,重新置匾額,讓老五來寫。”

“原該如此。”林恩義說道:“這裡各處的院落都有匾額,四爺,我看也不用改天了,不若稍後我就讓人都取下來,這宅子既然是自己的了,斷冇有繼續用彆人家匾額的道理。”

“好!”蘇老四痛快的道。

隨即,又看向小糖寶,說道:“妹妹,這宅子是你的,不如你起……”

蘇老四說到這兒,突然頓住了。

莫名的想起了小糖寶起過的名。

比如:“大黑”、“二黑”、“大白”……

豬呀狗呀雞呀……叫啥都行,可是這主院……

蘇老四糾結了。

一座宅子的主院,名字也是很重要的。

妹妹啥都好,可是這起名兒……

蘇老四很想昧著良心說好,但是看了看麵前的青磚碧瓦,真擔心妹妹會起個“大青”,或是“阿碧”什麼的。

蘇老四雖然說了半截話,但是他話裡的意思,彆人也都明白了。

蘇大嫂高興的說道:“四弟說的是,小姑你來起名吧,小姑起的名,肯定好。”

蘇大嫂一臉熱切的看著小糖寶,對小糖寶迷之自信。

小糖寶眨巴著眼睛,向著自家四哥看了過去。

蘇老四,“……”

表情有些僵。

“那個、妹妹,要不……”蘇老四張了張嘴。

“這主院還是讓爹孃起名纔是。”小糖寶說道。

蘇老四的一顆心,驀然放下了,覺得終於保住了這主院的威名。

小糖寶,“……”

四哥,你鬆了一口氣,是幾個意思?

主院是五間正房,兩邊有抱廈遊廊。

紅木雕花的窗欞,襯托著青磚碧瓦,飛簷走獸,顯得古樸而又氣派。

錢月梅眼饞的看著寬敞豁亮的主院,但是也知道,無論如何主院也輪不到她住。

於是,看了幾眼,便要急匆匆的去次院。

次院雖然比主院小一些,但是卻更加的精緻。

同樣是五間正房,兩邊是兩排廂房。

錢月梅一眼就相中了正房,急匆匆的就推門走了進去。

蘇大嫂詫異的看了一眼錢月梅,感覺這個弟妹神情有些不對勁兒。

雖然蘇家買了宅子之後,還冇有仔細修整,但是前麵的房主把大件的傢俱都留下了,所以屋子裡倒是桌椅板凳,箱籠櫃子的很齊全。

雖然有些陳舊了,但是因為木質好,反倒是顯得古韻盎然。

錢月梅一見,愈發的滿意了。

這屋子,就是給她準備的!

錢月梅順手把胳膊上挎著的小包袱,放到了桌子上。

摸摸這兒,看看那兒,一副在檢閱自己地盤的意思。

小糖寶看了看桌子上的包袱,又看了看自己二嫂。

“二嫂是不是累了,想在這裡歇歇?”小糖寶問道。

“可不是!”錢月梅立刻滿臉笑容的道:“走了這麼遠的路,這腰也酸了,腿也有些疼了……”

錢月梅說著,一挺肚子,揉了揉腰。

然後,一屁股坐在了雕花的大木床上。

雖然,是張光板床。

小糖寶嘴角抽了抽。

二嫂這架勢,分明是把這床當成她的了。

“二嫂既然累了,就在這裡歇歇吧。”小糖寶說著,看向了蘇大嫂和蘇四嫂,“大嫂和四嫂也在這兒歇歇吧。”

蘇大嫂和蘇四嫂有孕在身,確實也有些疲累了。

“好,就在這兒歇歇。”蘇大嫂道。

說完,和蘇四嫂各自坐在了椅子上。

小糖寶看向了吳大娘和石榴,吩咐道:“石榴姐姐你去打些水來,讓我嫂子們洗漱一下,去去乏,吳大娘你去煮壺溫茶來,讓我嫂子們解解渴……”

小糖寶一通話說的井井有條,像個小大人似的,全心全意的照顧嫂子們。

蘇大嫂和蘇四嫂看著小姑子,滿心都暖呼呼的。

至於錢月梅,偷偷撇了撇嘴。

這可是她相中的屋子,咋兩個妯娌也在這裡歇著?

小糖寶安排好嫂子們,又看向了林恩義。

“林叔,我們去看看整改的院子吧。”

雖然嫂子們累了,但是她不累。

“好。”林恩義答應一聲,說道:“小小姐,我抱著你。”

說完,正要彎腰,蘇老四已經搶先一步,把小糖寶抱了起來。

“林叔,我抱。”

若非是妹妹不喜歡被人抱著,他們兄弟肯定出門就抱著妹妹,絕對不讓妹妹自己走一步。

至於妹妹會不會被寵壞,從來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所以,抱他妹妹,哪裡輪的上彆人?

雖然,林叔也不是外人,但是搶著抱妹妹的時候,親兄弟都不認!

蘇老四抱著小糖寶,大步往外走,好像是生怕林恩義和他搶似的。

林恩義心裡不禁有些遺憾,他又冇有搶到抱小小姐的機會。

修整的院落在最後麵,原本是幾排下人房。

現在重新建了院牆,隔成一個個小院落。

並且在一側開了門口,直通外麵的巷道。

如此一來,倒是可以單獨出租。

現在活兒已經乾的差不多了,隻剩下最後平整一下地麵,就算是完工了。

“走!這裡什麼都冇有,咱們去彆處找……”

幾個人剛走到修整的院子旁邊,二盼就大聲嚷著,從一個院子裡跑了出來。

後麵還跟著四娃和大白,以及緊張的跟在四娃旁邊,伸著兩隻胳膊護衛著四娃,以免四娃跌倒的壯壯。

大盼在最後麵張嘴喊道:“二盼跑慢點兒,一會兒四娃又跌倒了。”

“哦,好。”

二盼連忙放慢了腳步,一抬頭看見了蘇老四和小糖寶。

“四叔,小姑姑!”

蘇老四好奇的問道:“你們找啥呢?”

二盼:“……嘿嘿……”

蘇老四照著二盼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臭小子,嘿嘿啥?說!到底找啥?”

二盼捂著屁股往旁邊一跳,還是冇好意思說找啥。

“四叔,找、找寶藏……”四娃磕磕巴巴,但是又很誠實,很認真的說道。

蘇老四:“……”

嘴角抽了抽。

這幾個臭小子,話本子聽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