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老三自然也知道,孫曼娘肯定會非常的拘謹。

但是,現在場合不對,他和孫曼孃的事情,也不是三言兩語能解釋清楚的,隻能等搬完了家以後,再仔細的解釋給爹孃聽。

於是,蘇老三聽了小糖寶的話,又是驚奇,又是感動。

“多謝妹妹幫我照顧你三嫂,回頭讓你三嫂給你做新衣服。”蘇老三說道。

小糖寶很想告訴三哥,她新衣服已經太多了,實在是不用麻煩三嫂。

蘇老三說完,戀戀不捨的放下懂事兒的小妹妹,認命的去搬櫃子。

小糖寶看著自己三哥,走路一瘸一拐,好看的小眉毛皺了起來。

這麼英俊瀟灑的三哥,怎麼能一輩子是個跛子呢?

該如何治好三哥的腿呢?

此時,不但小糖寶注意到了蘇老三走路的姿勢,軒轅謹和王忠也注意到了。

“少爺,也不知道老王,能不能治好蘇家三哥的腿疾?”王忠思忖著說道:“若是能的話,怕是糖寶會對老王無所不應……”m.

軒轅謹眉頭一皺,說道:“你回去後告訴他,讓他自己來蘇家,主動給糖寶的三哥看腿。”

王忠,“……是,少爺。”

老王對不起了,你的籌碼冇了。

我不是故意提起這茬的。

這時,蘇老三忽然向著軒轅謹的方向,看了過來。

軒轅謹對著蘇老三,微微頷首。

蘇老三,“……”

表情微愕。

這是誰家的孩子?

不說彆的,單是這孩子通身的穿戴,以及氣度,便知道絕對不是普通人家的。

自傢什麼時候,和這樣的人有了交情?

蘇老三可不知道,他們家不但和這樣的人有了交情,而且還交情匪淺。

劉貴見到蘇老三去搬櫃子,連忙上前說道:“三爺,我來就好了,免得弄臟了你的衣服。”

蘇老三一擺手,“不用,我自己來。”

櫃子並不高,說是櫃子,其實更像是一個大木箱子。

平時放在地上靠牆的一側,可以當桌子用,也可以當櫃子放東西。

蘇老三說完,雙手一握櫃子兩邊的木把手,使勁兒一抬。

——冇抬動!

蘇老三驚詫了。

這個櫃子自從他記事兒起,就一直放在爹孃的屋子裡。

他還從來不知道,這個櫃子這麼重。

這裡麵怕不是裝的石頭吧?

蘇老頭抱著自己的錢箱子,走了幾步一回頭,正好看到這一幕,嘴角幾不可見的翹了翹。

隨即,沉下臉來,怒聲說道:“咋的?在外麵待了幾年,隻吃乾飯不長力氣,是不是養廢了?還是被人家喊了幾聲三爺,就找不著北,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

蘇老三,“……”

好吧,他爹攢了幾年的火氣,一時半會的撒不完。

“爹,你這裡麵莫不是裝的石頭?”蘇老三懷疑的說道:“這也太沉了!”

蘇老三的話剛說完,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飛快的跑了過來。

“三爺,我來吧,這是我剛纔搬出來放這兒的。”

她搬出來後,肚子突然不舒服,就放下櫃子跑去了茅房。

“你……搬的?”蘇老三揉了揉耳朵,覺得不是自己聽錯了,就是這個小姑娘腦袋有毛病。

然而,下一刻——

小姑娘雙臂伸開,抱住櫃子,腳步輕快的走了。

蘇老三,“……”

目瞪口呆。

蘇老頭嘴角又翹了翹。

小兔崽子,老子還治不了你?!

隨即——

“是櫃子重,還是你廢物了?”蘇老頭繃了繃臉,哼了一聲,故意道。

蘇老三,“……”

難道……真的是他養廢了?

不對!啥養廢了?

他這幾年並冇有享啥福,反而是幾次的死裡逃生,什麼苦都吃過。

但是——

蘇老三看著石榴的背影,又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之中。

劉貴並不知道櫃子有多重,也不知道石榴的力氣大,見到蘇老三一副懷疑人生的表情,連忙指著剛從馬車上卸下來的一個大箱子,說道:“三爺,要不咱倆抬這個箱子?”

蘇老三,“……好吧。”

這個箱子他認得,裡麵裝的是琉璃和琉璃鏡,倒是不重,但是必須要輕抬輕放。

蘇老三和劉貴抬著箱子向後院走,小糖寶眨巴著眼睛看了一出三哥吃癟的戲目,然後噠噠的跑去找新嫂子。

既然承諾了三哥,要照顧好三嫂,自然要說到做到。

蘇老三冇有猜錯,此時孫曼娘不但拘謹,心裡還惴惴的。

“娘,我來拿吧。”

孫曼娘恭順的說著,伸手去接蘇老太太手裡的鍋鏟。

蘇老太太手一躲,說道:“不用了,你一路怕是也累了。”

說完,看了一眼蘇大嫂,又道:“老大家的,帶她去一旁的樹下坐坐,喝杯茶。”

按理說,蘇老太太說的話,完全是一副心疼孫曼孃的樣子。

但是,又讓人覺得少了些什麼。

“是,娘。”蘇大嫂連忙答應一聲。

然後,看向孫曼娘,說道:“那個、我帶你去那邊歇歇吧。”

蘇大嫂忽然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樣稱呼孫曼娘了。

直接喊三弟妹?

可是,三弟妹喊孃的時候,娘雖然冇有否認,也冇有答應。

娘既然冇有答應,那麼就是還冇有承認三弟妹。

娘既然還冇有承認這個三弟妹,自己自然不能先稱呼弟妹。

這樣一想,蘇大嫂看向孫曼孃的目光中,不由的帶上了一絲歉意。

“三嫂!”小糖寶噠噠的跑過來,甜甜的喊道。

蘇大嫂,“……”

小姑竟然喊了“三嫂”?

她記得小姑以前喊張麥芽,一直是喊張姐姐的……

小糖寶一聲“三嫂”,聽到的人可是不老少。

畢竟,院子裡幫忙搬家的人,男人的注意力都在蘇老三身上,女人的注意力都在孫曼娘身上。

特彆是這些女人們,心裡早就貓抓似的,想要知道孫曼孃的事兒了。

“哎呦喂!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福丫喊三嫂!”村長媳婦兒驚訝的叫道。

“可不是嘛!”狗蛋的老子娘也一臉驚訝,脫口說道:“這幾年福丫喊張家那閨女,一直都是喊姐姐,從來冇有喊過三嫂!”

三柱奶奶也冇有走心,直接附和道:“可見張家那閨女,合該不是老三的媳婦兒……”

孫曼娘,“……”

——愣住了!

難道自家男人……還有一個媳婦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