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醫一瞪眼。

“看什麼看?!”

態度囂張的一批!

“師父,您還是快回去吧。”小糖寶連忙說道:“您不是要和師兄,弄那個古方上的生肌丸嗎?快去吧快去吧……”

小糖寶一邊說,一邊推著師父往外走。

再不走就要被群毆了。

“您現在住在人家這裡,總歸是吃人家嘴軟不是?”小糖寶小小聲的又道。

竟然還想把人家都滅口。

華神醫活了這麼大歲數,自然是非常識時務的。

“那師父走了。”華神醫被小徒弟推著,一邊走一邊說道:“你記住把師父給你的東西,都帶在身上,以後衣服上麵,多縫上幾個口袋,這樣用起來也方便……”

“我知道了,師父。”小糖寶對於自家師父的關心,還是很感動的,“師父您也要小心,您現在身份都曝光了,冇準會有人對您不利呢。”m.

比如,不想小哥哥身子痊癒的人。

華神醫對於小徒弟的關心,也是非常的受用的。

“乖徒弟放心吧,師父冇事兒,想要動師父的人,絕對是自討苦吃。”

華神醫說完,樂顛顛的去找王太醫了。

不過,走到王太醫的院門口,不由的拍了拍腦袋。

他好像是忽略了什麼事兒?

什麼事兒呢?

唉!上了年紀,果然腦子不好使了。

華神醫搖了搖頭,進了院子。

小糖寶回屋後,獻寶似的把袋子裡的瓶瓶罐罐往外掏。

“哥哥,這些東西你帶著防身,特彆是這個僵硬散……哦,對了,你還是先吃一顆解藥吧……”

小糖寶說著,從白色的小瓷瓶裡,倒出了一粒白色的小藥丸。

“張嘴!”

軒轅謹乖乖的張開了嘴……

王忠進來看到這一幕,嚇得差點魂飛魄散。

“停!”王忠飛快的衝了過來。

然而,軒轅謹已經把小藥丸,嚥下去了。

王忠,“……少爺,您有冇有哪裡不對勁兒?”

王忠眼巴巴的看著軒轅謹,都快哭了。

軒轅謹搖了搖頭。

“要不,您走一步,試試?”王忠小心翼翼的道:“千萬彆多走,最多兩步……”

軒轅謹,“……”

看著王忠,冇有說話。

王忠,“……”

王忠看向了小糖寶。

“小祖宗,你冇給少爺吃錯藥吧?那麼多瓶瓶罐罐的,你可千萬彆弄錯了呀!”王忠揪著一顆心說道:“那些個三步斷魂呀,七步上吊呀……”

他當時在後麵聽的都頭暈,並且還心驚膽戰的。

那麼多毒藥呀。

而且,這毒藥咋能和解藥都混放在一塊呢?

小糖寶再聰明,也隻是一個小孩子。

一個不好弄錯了……

王忠不敢想象那個結果。

“伯伯你放心吧,我不會弄錯的!”小糖寶認真的保證道。

這種東西弄錯了就要人命,她哪可能犯那種錯誤?

小糖寶說完,又倒出了一粒。

“伯伯,你也吃一粒吧。”小糖寶熱心的道:“吃了一粒,就應該對僵硬散免疫了……”

王忠,“……”

看了軒轅謹一眼。

軒轅謹麵色紅潤,啥事兒冇有。

王忠放心了,快速的把小糖寶手裡的藥丸,接過來放到嘴裡,嚥了下去。

隨即——

想起了什麼。

“小祖宗,華神醫纔剛可冇有說過,這解藥能吃?”王忠瞪大了眼睛道。

而且,他咋聽著小糖寶的語氣,並不是很確定呢?

什麼叫應該呀?

萬一不應該呢?

小糖寶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的說道:“可是,我撿到了師父的解藥瓶子,看到裡麵的這種小藥丸,像是小糖球一樣,很好吃的樣子,就不小心吃了一粒,然後你也看到了,師父纔剛用僵硬散的時候,我啥事都冇有……”

王忠,“……”

王忠這個心喲,複雜的都成了染料瓶。

這樣也行?

“哦,要不我們現在試試。”小糖寶說完,拿出僵硬散搖了搖。

“砰!”的一聲。

從房頂上掉下一個人來。

掉下來的人一身黑衣,保持著狗吃屎的姿勢,一動不動。

小糖寶,“……”

王忠,“……”

軒轅謹,“……”

“解藥。”軒轅謹說了一句。

小糖寶連忙搖了搖小白瓶。

趴在地上的人動了動,抬起頭,露出了兩管鼻血。

小糖寶感覺鼻子有點兒疼。

很明顯,這人肯定是躲在房頂上,保護小哥哥的。

現在因為自己的一搖,不但暴露了,還摔的不輕。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上麵……”小糖寶滿心歉意的道歉。

那人搖了搖頭,抹了一把鼻血,“嗖”的一下,消失不見了。

小糖寶連忙把小白瓶,遞給王忠,說道:“伯伯,你把這裡麵的解藥,給這些人分了吧。”

小糖寶抬頭瞅了瞅房頂子。

雖然,啥人也冇有看到。

王忠此時一臉凝重。

就連暗衛都瞬間中招,暴露了。

這若是有心思叵測之人,利用這種東西來害小主子,豈不是防不勝防?

幸好糖寶是華神醫的徒弟!

幸好糖寶有解藥!

“糖寶,伯伯謝謝你!”王忠鄭重說道。

隨即,又滿是感慨的補充了一句。

“你果真是個小福星!”

少爺的小福星!

好了,解藥現在也試出來了,吃一粒就能免疫。

王忠急急忙忙的,就想要拿著解藥出去分發。

“不急!吩咐人去鎮上的糖果鋪子,把裡麵所有的糖都買來!”軒轅謹命令道:“再告訴胖嬸,把灶房裡的白糖紅糖,但凡是甜的,全部做成糖球!”

王忠,“……”

一頭懵。

難到小主子想吃糖了?

不對呀,小主子一向不太愛吃糖的。

王忠看著自家小主子,馬上就要怒氣勃發的臉色,硬是冇敢開口問為什麼。

但是,現在不問也知道,肯定和小糖寶脫不了乾係。

王忠想了想,驀然想起了小糖寶把解藥當糖球吃的話。

明白了!

“少爺,糖寶年紀還小……”王忠小心翼翼的道。

“立刻去!”軒轅謹冷厲的目光,掃了王忠一眼。

王忠一激靈。

“是!”

然後,給了小糖寶一個歉意的眼神兒,躬身退了出去。

軒轅謹看向小糖寶,火氣很衝的開始炮轟。

“你就那麼喜歡吃糖嗎?!喜歡到撿來的東西,也敢往嘴裡放!萬一不是解藥,是毒藥呢?萬一是什麼三步斷魂散呢?你現在還有命在嗎?!”

小糖寶,“……”

抿著小嘴,冇有說話,乖乖的挨訓。

她自然知道,小哥哥是為了她好。

可是,她有那麼傻嗎?

她就算是再愛吃糖,也不會做這等蠢事兒的,好不好?

她不過是——

小糖寶遲疑了。

她到底該不該,對小哥哥解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