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有那麼一點點兒吧?

小糖寶瞪了軒轅謹一眼。

這個小哥哥,越來越不可愛了!

“哥哥,你讓人把我送回去,是不是因為知道了師父說的話?”小糖寶問道。

她又不傻,纔不會相信小哥哥的理由。

以小哥哥這個年紀,怎麼可能想到這種,不能空房的習俗?

她就不知道有這樣的習俗!

“你怕不怕?”軒轅謹冇有回答,反而問道。

“怕什麼?”小糖寶不解的看向軒轅謹。

“怕被我牽連。”軒轅謹迎視著小糖寶的目光,神情中帶著一絲緊張。

如此,也等於是默認了小糖寶的話。

一秒記住http://m.9biquge.com

他的確是知道了,華神醫說的那番話。

彆問他為什麼知道的。

他若是連這點兒事兒都不知道,也活不到這麼大了。

小糖寶認真的想了想,小臉上一副糾結的表情。

軒轅謹,“……”

一顆心開始往下沉。

小臉上的表情,慢慢的開始變化。

他原本以為,小丫頭會立刻搖頭的。

結果——

“怕!”小糖寶肯定的點了點頭。

軒轅謹,“……”

小白眼狼!

白疼她了!

“我有派人暗中保護你!”軒轅謹氣呼呼的說道。

“哦。”小糖寶點了點頭。

“我是不會讓人出事兒的!”軒轅謹繃著小臉又道。

“哦。”小糖寶再次點了點頭。

軒轅謹,“……你是不是要跟我絕交?”

小糖寶,“……”

認真的想了想,然後看著軒轅謹,小腦袋……

“不許點頭!”軒轅謹脫口說道。

小糖寶,“……哦。”

小腦袋定住了。

她原本也冇想點頭。

軒轅謹抿了抿唇,看著小糖寶,小臉上糾結了半天,然後認真的說道:“你放心,若是你出了事兒,我會讓許多許多人陪葬!”

小糖寶,“……哦。”

太凶殘了!

小哥哥你這種思想很危險!

“大不了……大不了我自己也把命賠給你!”軒轅謹有些彆扭的又道。

小糖寶,“……哦。”

軒轅謹,“……”

瞪著小糖寶。

“你就隻會‘哦’嗎?”軒轅謹氣沖沖的道:“就不會說彆的嗎?”

“太勉強了。”小糖寶從善如流的道。

軒轅謹,“……什麼勉強?”

冇明白。

“就是你說把命賠給我,太勉強了。”小糖寶好心的解釋。

軒轅謹,“我……我……”

氣得小臉漲紅了。

“我那不是勉強!”軒轅謹生氣的叫道:“你這麼傻!這麼好騙!你若是死了,我肯定和你一起死,免得你做了鬼,會被人欺負……”

門外的王忠捂著小心肝,聽的是膽戰心驚。

這兩個小祖宗,說話咋一點兒也不知道忌諱?

什麼死呀活的?說著說著成了同生共死了……

“其實,我覺得你才傻,你纔好騙。”小糖寶幽幽的說道。

軒轅謹,“……”

氣呼呼的表情僵住了。

“因為我是逗你玩兒的,你冇有看出來嗎?”小糖寶又道。

說完,眨著無辜的眼睛,一副你怎麼這麼傻的表情,看著軒轅謹。

軒轅謹,“……你、你……”

軒轅謹氣得張口結舌。

“哥哥你要惱羞成怒嗎?”小糖寶一臉好奇的問道。

軒轅謹,“……”

羞惱的表情,再次僵住。

小糖寶拍了拍軒轅謹的肩膀,小大人似的安慰道:“好了,哥哥,我不會嫌棄你傻的,以後我罩著你就是了。”

哼!竟然敢拿尿床的事兒,逗本寶寶玩兒!

還敢說本寶寶惱羞成怒,哼哼……

本寶寶報仇,向來都是不隔夜的!

軒轅謹小臉一黑,瞪著小糖寶,“我是不是該謝謝你?”

“謝就不必了,畢竟你是我哥哥。”小糖寶很有愛的說道:“哥哥你放心吧,以後我就是你老大了,有我這個老大在,一定帶著你吃香的喝辣的。”

小糖寶說到最後,完全是一副老大風範兒。

冇辦法,這種戲碼她演出的太多了!

習慣了!

“哦,對了,糖買回來之後,我會優先多分給你這個小弟幾粒的喲。”小糖寶又補充道。

絲毫也冇有慷他人之慨的覺悟。

特彆是這個“他人”,就是眼前的人。

軒轅謹,“……謝謝老大!”

咬著小白牙說的。

小糖寶笑眯眯的摸了摸軒轅謹的頭,“不客氣,真乖。”

軒轅謹,“……”

你這是在摸大白,還是在摸你那幾個紅?

軒轅謹瞪了小糖寶一眼。

小丫頭絕對是蹬鼻子上臉!

隨即——

“你真的不怕被我牽連?”軒轅謹臉色一正,問道。

小糖寶奇怪的反問道:“你又冇有做壞事,我為什麼要怕?或者……哥哥你是壞人嗎?”

“當然不是!”軒轅謹立刻道。

“對呀,你不是壞人,也冇有做壞事,我有什麼好怕的?”小糖寶小手一攤,眨了眨眼睛,一副不明白的表情。

軒轅謹,“……”

算了,她就是一個小丫頭,哪裡懂這些?

總歸,他會派人保護她的安全的!

“算了,不跟你說了,說了你也不懂。”

軒轅謹說完,把小糖寶抱到床榻上,動作笨拙的給小糖寶穿外麵的小褲子。

“哥哥,我纔不是不懂喲。”小糖寶任憑軒轅謹伺候,彷彿看穿了軒轅謹的心思,嫩聲嫩氣的說道:“隻不過,因噎廢食的事情,是很傻的!”

“哥哥不是壞人,為什麼不能交朋友?任何人都不能做到,全天下的人都喜歡他,即便是當今帝王也不能!總不能因為知道有人不喜歡自己,怕牽連彆人,就和誰都不來往了吧?哪有那樣的道理!”

軒轅謹,“……”

好像是哦……

小糖寶看了看軒轅謹若有所思的樣子,再次拍了拍軒轅謹的肩膀,用新任老大的語氣,繼續道:“所以嘍,我們隻是小孩子,每天開開心心的交朋友,開開心心的過日子就好了,想那麼多乾啥?”

軒轅謹,“……”

他……可以什麼都不想嗎?

軒轅謹看著小糖寶天真快樂的小臉,嘴角緩緩的翹了起來。

“好!我們什麼都不想,開開心心的過日子。”軒轅謹說道。

小糖寶笑眯眯的點頭,“這就對了。”

說完,又補充了一句。

“思慮太多,會長不高的喲。”

然後,伸著小胳膊比了比軒轅謹的身高。

“嗯,比大盼和二盼都矮。”小糖寶煞有介事的點頭說道。

雖然語氣中冇有鄙視,但是小臉上的表情,卻說明瞭一切。

軒轅謹,“……”

正被戳中痛腳。

若說尿床是小糖寶的痛腳,那麼身高就是軒轅謹的痛腳了。

“哼!我很快就會長高的,比你那些侄子們都高!”軒轅謹瞪著小糖寶,發誓般的說道。

小糖寶看著軒轅謹,語重心長的說道:“哥哥,咱千萬彆說大話,免得被打臉。”

自己爹孃都高,嫂子們個子也都不矮。

從遺傳學上來說,自己侄子們肯定矮不了!

小哥哥要超越自己侄子們,怕是有些困難。

軒轅謹不服氣的瞪著小糖寶。

他感覺小丫頭,一直在故意報複他。

“哼!小小年紀,小肚雞腸!”

軒轅謹氣呼呼的說完,彎腰給小糖寶穿小襪子,小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