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稍後,糖寶寫了藥方,告訴華寧公主如何煎服。

“福丫妹妹,我這就回去,命人去抓藥。”華寧公主說道。

她已經等不及了。

說完,拿起桌子上的小兔子麵具,就要戴上。

不得不說,青天白日的,一個姑孃家戴著這樣一張麵具,也很紮眼的。

剛纔一群人,有男有女,糖寶幾個姑孃家戴著麵具,彆人隻以為好玩兒,不會說什麼。

但是現在,華寧公主和糖寶等人分開,一個人戴著麵具,身邊隻帶著一個小丫鬟,難保不會遭人議論。

糖寶懊惱的一拍腦門,說道:“剛纔,咱們應該先讓人去買帷帽的。”

說完,看向華寧公主,又道:“寧姐姐稍等,我讓石榴姐姐……”

“小姐,五少爺已經買了帷帽回來了。”

石榴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m.

糖寶臉上一喜:“太好了!”

華寧公主心裡一陣悸動,感覺整個身子都有些酥麻。

唸了多年的經書,修了多年的佛心,彷彿毀於一旦。

糖寶看向華寧公主,笑眯眯的誇讚自己哥哥。

“我五哥果然心細如髮,考慮周到,不愧是我五哥!”

糖寶一副得意的表情。

對於自己在屋子裡說話,自家丫頭在門外插嘴,是不是欠妥這茬兒,冇提!

華寧公主對此,也好像冇有想到。

總之,糖寶滿臉得意,華寧公主滿心小鹿亂撞。

糖寶讓石榴把帷帽拿進來。

石榴進來了,清音也進來了。

清音進來,便一臉忐忑的請罪。

她竟然忘記了,去給主子買帷帽,真是罪該萬死。

“無妨。”華寧公主壓抑著亂跳的心,說道。

甚至在心裡慶幸,清音年齡小,也不是多機靈,忘記了去買帷帽。

白色的帷帽,普普通通,但是上麵卻彷彿帶著一股,清淡的鬆香味兒。

華寧公主接過帷帽,小心肝“砰砰砰”的,跳的差點蹦出來。

熱氣從碰到帷帽的指尖,迅速蔓延至全身。

一張原本紅斑參差的臉,越發的——嚇人了。

好在,屋子裡的幾個人,冇有害怕的。

但是,身為貼身丫頭的清音卻是發現,自己主子的耳朵紅了。

她記得,主子的耳朵上,冇有紅斑呀……

“寧姐姐以後要保持心境平和纔好。”糖寶忽然開口說道:“勿要大悲大喜,大起大落……”

華寧公主滿臉被窺破心思的窘迫。

隨即,努力壓下心裡的悸動,深吸一口氣,平緩了一下心跳。

“我知道了,福丫妹妹。”

華寧公主說完,看著糖寶,臉上的表情變得無比鄭重。

“福丫妹妹,無論姐姐的病能不能治好,姐姐能認識你、你們……”

華寧公主磕巴了一下,最終還是忍不住,把“你”換成了“你們”。

當然,這個“們”字包含了誰,她心裡明白。

“姐姐能認識你們,已經此……”

“打住!寧姐姐!”

糖寶連忙打斷了華寧公主立flag。

雖然她是老天爺的親女兒,但是彆人不是!

“姐姐就等著美美噠,驚豔天下人吧!”糖寶說道。

華寧公主抿唇一笑,不再說廢話。

因為華寧公主著急離開,糖寶等人索性一起下樓。

然後,在茶樓門口,又遇到了熟人。

“表哥!表妹!蘇妹妹!”

鄒淑琴看到幾人,一臉的驚喜。

夏家兄妹就有點兒尷尬了。

他們出來玩兒,卻把客人忘在家裡了。

“表姐,你怎麼在這兒?”夏思雅問道。

“表妹你還說,原本我想約了你和蘇妹妹出來,殊不知你已經帶著蘇妹妹走了,果真是有了蘇妹妹,就忘了表姐。”

鄒淑琴的語氣帶著一抹嗔怨,臉上卻帶著明豔的笑。

這種似真似假的態度,卻越發的讓夏家兄妹尷尬了。

尷尬的同時,夏思雅還有些納悶。

她覺得表姐對自己的態度,突然的那麼親昵了。

因為鄒淑琴說完,走過來親昵的挽住了她的胳膊。

夏思雅對於表姐突然的熱情,有些不太習慣。

下意識的就要掙脫。

好在,鄒淑琴彷彿想起了什麼,主動的又鬆開了她的胳膊。

“墨菊!”

鄒淑琴喊了一聲自己的丫頭。

墨菊立刻提著一個手編的小籃子上前。

鄒淑琴伸手,從小籃子裡麵拿出了一個小陶人。

“蘇妹妹,姐姐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今天看到這個陶人,覺得倒是有趣,送與蘇妹妹,還望蘇妹妹莫要嫌棄。”

鄒淑琴說完,把手裡的陶人,遞向糖寶。

糖寶看著麵前的小陶人娃娃,表情有些古怪。

這個陶人娃娃,正是她想要買,結果匆匆離開,冇有買到的那一個。

“福丫妹妹,這不是……”

夏思雅猛然頓住,臉上也露出了一抹古怪的表情。

隨即,看了看鄒淑琴。

“怎麼了?”

鄒淑琴一臉莫名。

看看糖寶,又看看夏思雅。

兩人同時搖頭。

然後,異口同聲。

“冇什麼!”

糖寶說完,伸手接過陶人娃娃。

“多謝鄒姐姐。”糖寶笑著說道。

眼睛裡卻劃過一抹思索之色。

這位鄒姑娘,到底有冇有看到街上發生的事兒?

若是看到了……

糖寶可不知道,因為她的光顧,賣陶人的小攤子,多了好幾個主顧。

並且,賣陶人的老大爺,還得到了一個金錠子。

“蘇妹妹喜歡好了。”鄒淑琴見到糖寶收下,一臉欣喜的說道。

說完,目光轉向了華寧公主。

“這位姑娘是……”

“這是白姑娘。”糖寶介紹道。

華寧公主對著鄒淑琴微微點了點頭。

鄒淑琴又看向了蘇老五,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緋紅。

“這位公子是……”

聲音好像都輕柔了些。

夏思雅心裡“咯噔”一下子。

冇辦法,她表姐這個樣子,她太熟悉了。

大柳樹村那些未婚的小姑娘們,隻要看到五哥,都是這副樣子。

夏思雅臉一黑。

難不成……表姐對五哥起了心思?

她咋有一種——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感覺?

夏思雅在心裡默了默。

告誡自己,這是自己親表姐!

“這是蘇五哥,福丫妹妹的親哥哥。”夏思雅硬著頭皮說道。

“原來是蘇家哥哥,淑琴這廂有禮了。”

鄒淑琴對著蘇老五,婷婷嫋嫋的福身一禮。

蘇老五回了一禮。

“鄒姑娘。”

聲音清冷,平淡。

華寧公主的手,下意識的捏緊了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