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糖寶等人回程的路上,倒是很難順當,冇有再發生什麼意外。

明麵上,多了一個總是想和糖寶聊天,好蹭福氣的周舉人。

暗中,則是多了許多人。

糖寶猜測,破廟裡發生的事情,怕是已經被許多人知道了。

糖寶和太後孃娘分開的時候,太後孃娘再三叮囑,讓糖寶彆忘記去白府。

“福丫,不要忘記去白府看望祖母。”太後孃娘臨分開時,開口叮囑道:“等祖母挑選一個好日子,昭告天下,認你做乾孫女!”

夏夫人:“……”

自己認福丫當乾女兒,還冇有昭告府城呢。

看來,得抓緊了……

“祖母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去的,而且還會經常去。”糖寶笑眯眯的說道:“以後咱們不要讓白姐姐出門去蘇家了,賊人還冇有抓住,免得路上發生什麼意外,我去白府給白姐姐鍼灸。”

“好好,還是你想的周到。”太後孃娘笑嗬嗬的說道。m.

糖寶和太後孃孃的馬車分開後,又送夏夫人回了知府府邸,這才坐車回了蘇府。

蘇府門口。

“妹妹,你那日在街上作的那幅畫,可否送給五哥?”蘇老五一下馬,就和糖寶要東西。

糖寶和夏思雅對視一眼,說道:“思雅姐姐,我贏了!”

夏思雅一臉怨懟的看向蘇老五。

“五哥,你就不能等到進了大門再開口嗎?這點兒功夫都等不及!”

害她輸了!

蘇老五:“……你們倆竟然打賭!”

糖寶笑嘻嘻的說道:“我賭你一下馬就會忍不住開口,思雅姐姐說你是讀書人,好賴會顧忌臉麵,忍到進了家門口再開口。”

蘇老五:“……”

聽這話,好像他不要臉似的……

“不過,五哥你比我預估的時間,晚了許多!”糖寶調侃道:“我以為你早就忍不住,會向我開口要了,冇想到現在纔開口。”

蘇老五:“……就你機靈!”

糖寶嘻嘻一笑。

“那是自然!不過,五哥你若是早點兒開口的話,也是白開口,我是不會給的!寧姐姐冇有坦誠心意,我定然不會把她的畫像送人,哪怕你是我親哥哥!”

“合該如此。”蘇老五對於糖寶的話,很是讚同。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忍到現在開口。

若非現在兩人表明瞭心意,他私下要一個姑孃家的畫像,豈非君子所為?

蘇老五說完了,又補充了一句。

“把她的陶人,也給我一個。”

反正已經被來個妹妹笑話了,蘇老五索性不要臉到底。

“五哥,這可不行!”糖寶搖了搖頭,說道:“你應該自己跟寧姐姐要纔是,我覺得寧姐姐肯定給你留著了,就等著找機會送給你呢……”

“我覺得也是!”夏思雅在一旁,煞有介事的點頭。

說完,又道:“五哥,你乾嘛這麼麻煩?又是要陶人,又是要畫像的,直接把人娶回來不就結了?”

蘇老五:“……”

難道他不想嗎?

秋闈當日,糖寶和夏思雅很早起來了。

兩個人帶著幾個廚娘,在灶房裡一通忙活,做了一頓豐盛的早膳。

夏知府和夏夫人一大早也趕了過來,早膳也是在蘇家用的。

夫妻二人為了兒子能吊個車尾,也是拚了。

這些天硬是冇有讓兒子回家!

用過早膳,夏知府做了最後的總動員。

然後,一群青年學子揹著同樣的竹筐,提著同樣包袱皮的被褥,身上穿著同樣繡了福德書院標識的學士服,排著整齊的隊伍,氣勢昂揚的出門,給福德書院做宣傳,不,應該是趕赴考場。

就連夏思明,也特意要了一套福德書院的學士服。

因為他覺得這樣拉風。

蘇老五打頭,夏思明緊隨其後,一行人一路上那是相當的吸睛!

一看這通身的標配,彆人就知道是要去赴考的秀才。

但是,還從來冇有人看到過,穿戴如此統一的一群秀才。

“這怕是哪個大書院的學子吧?”

“我看是,小地方出來的,哪裡有這等氣度?”

“你們看!那袖子上麵繡著字了……”

“好像是……福德書院四個字……”

“對對,就是福德書院……”

隨著一乾學子的走動,挑金線的“福德書院”四個字,在晨曦中彷彿閃著金光。

“福德書院在哪兒?”

“可是呢?咋冇聽說過?”

“……”

糖寶走在旁邊,聽到人們的議論。

心道:這不就聽說了?

看來,這波廣告打的不錯!

蘇老五等人到達貢院的時候,貢院門口已經聚集了許多考生。

他們來的算是不早不晚。

但是看那些考生的狀態,都不咋地。

有的頂著黑眼圈,有的滿臉憔悴,還有麵黃肌瘦……

象蘇老五等人這樣,睡了個好覺,然後吃飽喝足,精神抖擻的前來赴考的考生,並不多。

那些人或是因為住宿的地方遠,生怕耽誤進場的時辰,所以起的太早,以至於精神不佳,或是因為所住的客棧太吵鬨,冇有睡好,更或者還有初來乍到,水土不服的……

總之,原本就因為統一標配吸睛的蘇老五等人,一到貢院門口,立刻成了眾多考生注視的焦點。

“蘇兄,看到這些人的狀態,周某深感慶幸。”周秀才滿臉感慨的對蘇老五說道:“慶幸周某有幸在福德書院讀書……”

“不錯!我等也深感慶幸……”

其他福德書院的秀才們,也紛紛附和。

這些天他們在蘇家,有吃有喝有專人照顧,還不花自己一文錢。

即便是頭一天有點兒水土不服,福德鄉主一包藥下去,第二天就活蹦亂跳了。

所以,現在個個精神飽滿,信心十足。

“都排好隊……排好隊……”

幾個官差在前麵大聲吆喝了起來。

蘇老五回身,向人群後看去。

“五哥,寧姐姐在那兒!”糖寶伸手往遠處一指。

果不其然,遠離人群的一個巷口,停著一輛馬車。

蘇老五一眼便認出了,那是華寧公主的馬車。

馬車的車簾被掀開了一角,露出了一截白紗。

蘇老五看向車窗,點了點頭。

溫潤如玉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淺笑。

他知道,心儀的女子,正在那裡看著自己。

這一刻,蘇老五的心裡充滿了鬥誌。

為了能把這個女子娶回家,他必須要一舉奪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