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蘇老五正信心滿滿著呢,又有兩輛馬車,停在了華寧公主的馬車的後邊。

這兩輛馬車很是華麗。

一看便知馬車上的人非富即貴。

這兩輛馬車停在華寧公主的馬車旁邊,立刻就顯得華寧公主的馬車很是寒酸。

馬車的車門打開,從馬車上分彆下來了幾個男女。

這幾個男女錦衣華服,年紀都不大。

蘇老五微微皺起了眉頭。

無它,那幾個男女竟然走到了華寧公主的馬車旁邊,隔著車窗對馬車裡的華寧公主,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蘇老五抬腳向華寧公主走去。

“蘇兄,快進場了,你去哪兒?”周秀才急忙問道。

“你們先進去!”蘇老五頭也不回的撂下了一句。m.

糖寶和夏思雅對視一眼,也快步跟了上去。

然而,還有一個人,比她們更快。

誰呀?

——鄒淑琴!

很難得的,當著夏知府和夏夫人的麵,臨出門的時候,石榴冇敢上茶壺。

所以,鄒淑琴如願的跟著來送行了。

夏知府和夏夫人倒是冇有來。

“我表姐還冇有死心?”夏思雅吃驚的說道。

看她表姐那腳不沾地般的步伐,定然是認出了華寧公主的馬車。

“完了,感覺越來越像大白看見肉骨頭了!”夏思雅歎息。

鄒淑琴還冇有走到華寧公主的馬車前,便揚聲喊道:“白姐姐!”

她這一嗓子,馬車前麵的幾個男女都回頭看了過來。

鄒淑琴的臉上,立刻露出了對著鏡子練習了多年的溫婉笑容。

眼睛忍不住向著一個,身穿橙色衣袍的年輕男人看了過去。

華寧公主坐在馬車裡,微微一皺眉。

一個粉衣少女看向華寧公主,好奇的問道:“表姐,你認識這個人?”

華寧公主冷淡的說道:“不熟!”

雖然這樣說,卻打開車門,想要下車。

畢竟,蘇家兄妹和夏思雅也過來了。

鄒淑琴見到華寧公主下了馬車,心裡忍不住一陣雀躍。

她就知道,這個醜八怪肯定會答應她的條件!

現在,白家三少爺在此,正是介紹他認識自己的好機會!

然而,華寧公主下了馬車,看都冇看鄒淑琴一眼。

“蘇公子,福丫妹妹,思雅妹妹。”華寧公主看向蘇老五等人。

“寧姐姐,這幾位是……”糖寶看向幾位華服男女。

“是我的表弟表妹。”華寧公主簡單的說道。

糖寶知道了,這些人都是白家的人。

糖寶的臉上不動聲色,心裡卻是有些好奇。

這裡麵……有冇有那個白書之?

糖寶的目光,在兩個年輕的男子身上一掃而過。

橙色衣服的,眉宇間滿是傲氣。

紅色衣服的,看上去年紀要小一些,眉宇間帶著一絲稚氣……

“白姐姐介紹的也忒敷衍了。”鄒淑琴語氣親昵的,說著紮人的話:“不知道的,還以為姐姐和表弟表妹的關係不親近呢。”

華寧公主很想說一句。

原本就不親近!

隻不過,祖母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華寧公主並不想和白家姐弟關係弄僵。

“這個是我三表弟白書之,這個是四表弟白書安,這個是我五表妹白書晴,這個是我七表妹白書雨。”華寧公主指著幾個男女說道。

“原來是白家的兩位少爺,淑琴這廂有禮了。”

鄒淑琴對著白三少爺福了福身,彷彿冇有聽到,還有兩個白家姑娘呢。

當然了,白四少爺也隻出現在了她的嘴裡,冇有出現在她的眼睛裡。

鄒淑琴滿臉羞澀的看著橙衣公子,聲音溫柔如水。

“淑琴在京中的時候,便聽聞白三少爺才華橫溢,勳貴子弟之中,無人能出其左右,今日一見,風采更盛……”

糖寶扯了扯夏思雅的袖子,給了夏思雅一個同情的眼神兒。

意思是:原來你表姐,冇有看上你哥,也冇有看上我哥,更冇有看上咱寧姐姐,而是看上了你白哥哥!

夏思雅:那還不是我白哥哥!

不過,表姐真丟人!

這不是讓人家看不起嘛!

白書之聽了鄒淑琴的話,雖然對鄒淑琴的行為,有些不屑,但是第一次遇到一個姑孃家,第一次見麵,就如此大膽直白的誇讚自己,得意之餘,還有些新奇的感覺。

若是那些想要攀高枝兒的丫鬟們,這樣大膽的袒露心跡,他還倒是覺得很尋常。

畢竟,這些年有太多的丫鬟,想要巴上他了。

至於那些大戶人家的小姐們,雖然看向他的時候含情脈脈,但是顧忌著臉麵,誰都不敢如此大膽的說話。

白書晴撇了撇嘴,用不大不小的聲音,對白書雨說道:“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哪家花樓裡的花娘,第一次見到男人,就一副恨不得爬到床上的樣子……”

糖寶看了白書晴一眼。

暗道:不錯,敢說!

她也想這樣說!

她就不相信,鄒淑琴不知道夏家和白家,正在議親的事情。

鄒淑琴這樣明晃晃的挖牆腳,置思雅姐姐於何地?

鄒淑琴臉色一變,臉上露出了委屈的表情,說道:“白公子,淑琴幼承庭訓,家教甚嚴,並非輕浮之人,隻不過……”

鄒淑琴說到這兒,頓了頓,表情有些沮喪。

“淑琴自幼便喜愛琴棋書畫,卻又生性魯鈍,隻有琴藝尚可,所以最是敬佩才學斐然之人,公子的才名,名滿京城,淑琴仰慕已久,所以一見到公子,纔會忘乎所以,斷然冇有其他的意思……”

鄒淑琴又委屈、又倔強,並冇有急急的辯解。

但是看向白書之的眼睛裡,有仰慕,有敬佩,有“你是我的整片天空”的恍然……

“書晴,不得胡言亂語!”白書之嗬斥道:“這個位姑娘乃是真性情,實屬難得!”

說完,又看向鄒淑琴,問道:“敢問姑娘貴姓?以後若是有機會,白某樂意指點姑娘一二。”

鄒淑琴聽了白書之的話,喜出望外。

“多謝白三公子,淑琴免貴姓鄒。”

鄒淑琴說完,對著白書之盈盈一拜。

糖寶冷幽幽的說道:“其實,我覺得當世才華斐然之人有的是,比如那些名揚天下的大儒,抑或是各次科考的狀元郎,鄒姐姐如此好學,不如我介紹一位狀元夫子,教導鄒姐姐,如何?”

鄒淑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