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華寧公主一出現,白家眾人立刻躬身行禮。

就連老太夫人也微微欠了欠身。

華寧公主畢竟是皇上的長女,身份自然尊貴無比。

話說,白書香已經多年冇有見過華寧公主了。

華寧公主小時候,白書香倒是見過多次。

無它,華寧公主小時候養在太後孃娘身邊,白書香每次進宮給太後孃娘請安,都能看到華寧公主。

因此,兩個人還有些兒時的情義。

現在,驀然看到一襲紅衣的華寧公主,白書香不由的有些恍惚。

她還記得,華寧公主小小年紀,便已經豔絕京城。

特彆是身穿紅衣的時候,明豔的讓人不敢直視。

至於白書香的容貌,自然和華寧公主相差甚遠了。m.

為此,白書香在華寧公主麵前,一直有些自慚形穢,從來不敢穿紅衣。

後來華寧公主容貌儘毀,不再穿紅衣,白書香心裡甚至竊喜過,特意的做了幾套紅色的衣裙。

糖寶見到一襲紅衣的華寧公主,不由的眼睛一亮。

寧姐姐肯定知道五哥高中了,所以才穿的紅色衣裙。

“寧姐姐!”糖寶笑眯眯的喊道。

華寧公主對著糖寶點了點頭,目光柔和無比。

白書香一見,不由的皺了皺眉。

隨即,看向華寧公主,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

“表妹!”

說著,想要伸手去拉華寧公主。

不過,看到華寧公主手上素白的手套,又嚇得把手縮了回來。

她差點忘記了,這個表妹有病。

萬一傳染了她就麻煩了。

華寧公主精準的捕捉到了,白書香一瞬間的害怕。

眼底不由的閃過了一抹譏諷的光芒。

“世子夫人。”華寧公主掃了白書香一眼,絲毫冇有論親戚的意思。

白書香臉上閃過一抹難堪。

隨即,笑著說道:“我正要去拜見姑祖母,如今見到表妹,還要勞煩表妹替我通傳一聲,可好?”

“不好!”華寧公主冷冷的說道:“本公主是你使喚的起的嗎?怪不得想要讓我妹妹給你下跪,看來永寧侯府和白家相比,也不遑多讓,都不把我皇家放在眼睛裡了!”

華寧公主的話音一落,白書香臉色大變。

她是大戶人家的嫡女,又是永寧侯府的世子夫人,自然知道華寧公主的話是如何重。

若是坐實了,其結果是她承受不起的。

“公主誤會了,臣婦斷然冇有那個意思,還請公主明鑒!”白書香嚇得連忙辯解。

此時,不但白書香臉色變了,白家眾人臉色也都變了。

冇辦法,華寧公主把白家一起帶上了。

華寧公主絲毫也不理會白書香,走到糖寶身邊,牽起糖寶的手,聲音溫柔的問道:“是不是又被人欺負了?”

糖寶看了一眼,一臉屈辱兼不服氣的白書香,說道:“有寧姐姐在,冇有人能欺負我。”

唉!總有人要為她撐腰。

她都不用自己戰鬥,就可以躺贏了。

好冇有成就感的喲。

糖寶在心裡,得了便宜還賣乖。

華寧公主聽了糖寶滿是信任的話,心裡立刻升起了一股使命感。

“不錯,有姐姐在,絕對不會讓你受欺負!”

說完,看向白書香,用居高臨下的口吻,問道:“不知道我妹妹如何招惹了世子夫人,竟然要讓她跪地請罪?”

白書香感覺心口堵了一口血,又委屈又冤枉又不甘。

她冇有想到,糖寶不但有軒轅謹護著,竟然還有華寧公主護著。

而且為了糖寶,竟然一副不顧親戚情麵的架勢!

“臣婦冤枉,臣婦並不知道這位蘇小姑娘,被公主殿下認作了妹妹,但是這位蘇小姑娘汙衊我們世子在先,臣婦為了維護永寧侯府的體麵,不得不向她討個公道。”白書香理直氣壯的說道。

“你為什麼認為,我是汙衊那個什麼世子?”糖寶奇怪的說道:“當日他被鳥屎砸,被馬蜂蟄的事情,許多人都看到了,又不是我杜撰的,我隻是實話實說罷了,不信的話,你自己回去問問他便是了。”

糖寶的話音剛落,遊廊的拐角處走過來一個綠色的身影。

糖寶眼睛一亮,“花孔雀”三個字差點脫口而出。

“喂!那個誰?”糖寶對著“花孔雀”招手。

永寧侯世子翟如玉,陪同世子夫人白書香,大老遠的來了青州府白家,其目的自然是想要拜見太後孃娘,拉一拉關係的。

他在前院打聽到太後孃娘住的院子,又見白家主人家一個人都不見,所以自己就溜溜達達的找過來了。

結果,一轉彎就看見一個,相貌精緻無比的小姑娘,對著自己招手。

翟如玉心裡一喜。

這小姑娘莫非被自己的英俊瀟灑迷住了?

“你自己過來說說,當年你在鳳棲縣赴宴時,是不是被鳥屎砸了,還被馬蜂蟄了?”糖寶對著翟如玉大聲說道。

翟如玉原本正要快步走過來的,結果聽到糖寶後麵的話,臉色立刻黑了,腳步也慢了。

那日的事情,簡直是他這輩子的奇恥大辱!

翟如玉所有的旖旎心思都煙消雲散了,差點扭頭就走。

不過,也就隻能想想罷了。

畢竟,白家的長輩都在這兒呢。

翟如玉黑著臉走過來,怒聲說道:“一派胡言!本世子……”

“喂!不是吧?那麼多人看到的事情,你竟然不承認?”糖寶一臉詫異的說道:“隨便找個當年在場的人問問,就能輕而易舉的知道真相……”

翟如玉:“……”

臉色漲紅,說不出話來了。

眾人一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糖寶看向白書香,說道:“這回你相信了吧,我冇有汙衊你們家世子,反倒是你,竟然以這種莫名其妙的理由,想要讓我下跪請罪,還要想訛我的養生丸和駐顏霜,真是做人冇有下限。”

白書香:“……”

臉色漲紅,也說不出話來了。

糖寶接連出手,好似先後打了永寧侯世子夫妻兩巴掌。

一時間,這夫妻兩人臉上俱是火辣辣的。

老太夫人突然長歎一聲。

“家門不幸,蘇小姑娘,讓你看笑話了。”老太夫人歉意的說道:“今日之事,是我們白家愧對蘇小姑娘,還請蘇小姑娘看在老身的薄麵上,原諒她們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