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寶和華寧公主旁若無人的——炫富。

白家眾人聽的滿臉震驚。

特彆的聽到糖寶說,她有一個血玉花冠的時候,嘴巴都合不上了。

話說,白氏宗族的人,也不是都有資格來白家走動的。

但凡能來白家走動的,那都是有些臉麵和門路的。

其中,不乏聽過血玉花冠的。

當今的皇後孃娘就有一個血玉花冠,也是由一整塊血玉雕琢而成,精美無比。

皇後孃娘被幽禁之前,每年過年的時候,宮裡設年夜宴,宴請群臣和其家眷,皇後孃娘都會戴著那個花冠,喜慶而又尊貴無比。

那樣一個花冠,簡直就是身份的象征。

現在,她們竟然從一個小丫頭嘴裡,聽到了血玉花冠。

難不成……天下間還有第二個血玉花冠?

無論白家眾人如何震驚,如何後悔,也已經於事無補。

原本她們有多高高在上,現在就有多臉疼。

陳嬤嬤聽了糖寶的話,卻是心裡一動,看著白家眾人暗自搖了搖頭。

白家這是要冇落的前兆呀。

一個個的格局太小,眼界太淺薄了。

怪不得太後孃娘要如此處置白家。

雖然顯得無情,卻也是為了保全白家。

不然的話,若是有朝一日太後孃娘不在了,白家這些人不定會惹出什麼禍事。

陳嬤嬤歎息一聲,回去向太後孃娘覆命了。

太後孃娘聽了陳嬤嬤的稟報,久久無語。

**

青州府的大街上,熱熱鬨鬨,一派繁榮。

正值丹桂飄香的季節,口氣中隱隱的漂浮一股桂花香。

各種小攤子擺滿了道路兩邊,吸引著熙來攘往的人群駐足。

“蘇案首遊街了……新科舉人老爺們遊街了……”

隨著一陣大呼小叫的聲音,一隊青衫書生,手指摺扇,姿態昂揚的走了過來。

霎時,大街上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看了過去。

“哪個是案首?”

“……不是,這些人咋穿著一樣的衣服?”

“難不成……他們是一個地方來的?”

“不會是同一個書院的吧?”

人們滿臉好奇,議論紛紛。

這個時候,就要有

人出來解釋了。

林恩義湊過去,用一副我是知情者的得意表情,大聲說道:“看到了不?最前麵那個長的最是儀表不凡,出塵脫俗的,就是蘇案首!這一屆秋闈的案首,文章做的是頂呱呱的好……”

林恩義說著,豎起了大拇指!

周圍的人聽了,齊刷刷的向著蘇老五看了過去。

眼睛中有羨慕、有崇拜、有敬仰,有膜拜……

蘇老五:“……”

努力在心裡告訴自己:淡定……淡定……

不得不說,若非這是糖寶的提議,蘇老五也早就逃了。

林恩義讚完了自家少爺,下麵又開始宣傳福德書院。

“你們不知道吧?這些舉人老爺們,都是同一個書院的學子!”林恩義的大拇指,繼續豎著。

自然了,現在點讚的是福德書院。

“天呀,哪裡的書院這麼厲害?竟然有這麼多人中舉了?”

有人滿臉震驚的,搶先問出了其他人的心聲。

林恩義清了清嗓子,與有榮焉的大聲說道:“鳳棲縣知道不?鳳棲縣有個大柳樹村,大柳樹村有個福德書院!這些舉人老爺們,都是福德書院的學子!”

林恩義說著,伸手一指蘇老五的扇子,繼續說道:“看到那扇子了不?扇子上寫的就是福德書院!那四個字可是蘇案首親自提筆寫的……”

林恩義巴拉巴拉的,隨著隊伍一路走,一路作為人形擴音大喇叭。

糖寶和華寧公主過來的時候,林恩義正講解的口若懸河、滿臉紅光。

“寧姐姐,我五哥是不是很威風?”糖寶得意的問道。

華寧公主抿著嘴笑,目光落到蘇老五的臉上,再也捨不得離開。

蘇老五若有所感,隔著人群向著華寧公主看了過來。

兩個人瞬間目光交彙,癡癡纏纏。

“哇哇哇!蘇案首是不是在看我?是不是?!”

“不不!是在看我!”

“纔不是,是看我……”

華寧公主附近的幾個小姑娘,瞬間激動的叫了起來。

甚至有人捂著心口,做出了要暈過去的樣子。

糖寶:“……”

看著幾個小姑娘,很想說一聲,你們太自作多情了。

這時,一個小姑娘猛地把手裡的桂花枝,向著蘇老五扔了過去。

這一下可好,如同捅了馬蜂窩。

因為是丹桂飄香的季節,大街上有許多賣桂花花枝的,所以也就許多小姑娘逛街的時候,忍不住會買上一兩枝。

其他小姑娘見到有人,向俊逸非凡的新科案首身上扔桂花,紛紛效仿,也把手裡的桂花枝,拚命的往蘇老五身上扔。

自然了,也有極少數的小姑娘,對後麵的劉舉人等人更有眼緣,所以就把手裡的桂花枝往其他人身上扔。

一時間,大街上蘇老五等人的所到之處,桂花紛飛。

從此,青州府多了一個節日,丹桂節。

糖寶見到那麼人,向自己五哥身上扔桂花枝,自己和寧姐姐自然不能落後。

“石榴姐姐……”

“小姐,奴婢曉得!”

糖寶的話還冇有說出來,石榴就一陣風似的擠出了人群,跑去買桂花枝了。

功夫不大,就抱著一大捧桂花枝跑了回來。

“小姐!公主殿下!給!快扔!扔給五少爺……”

石榴把懷裡的桂花枝,一股腦的往糖寶和華寧公主手裡塞。

糖寶冇有著急扔,而是興奮的給華寧公主鼓勁兒。

“寧姐姐,快扔!五哥過來的……”

她五哥豈止是過來了?而是直接對著華寧公主伸出了手。

眉眼含笑,玉樹臨風的新科解元,站到了一個紅衣姑娘麵前,伸手要桂花枝……

這個場景,簡直就是一幅散發著浪漫氣息的畫卷。

糖寶笑眯眯的看著,決定回去以後便畫下來,將來送給五哥和寧姐姐做結婚禮物。

至於自己手裡的桂花枝,還是留著做香包吧。

糖寶正想著,手裡的桂花枝,驀然被人抽走了一枝。

“哥哥!”

糖寶回頭,滿臉欣喜的看向軒轅謹。

軒轅謹用下巴,點了點糖寶手裡其他的桂花枝。

“想把這些扔給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