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我不是傻子!”鄭遠征本能的叫了起來。

“哈哈哈……”夏思雅開心的大笑,“實錘了!你就是鄭傻子!”

當初她每次這樣喊鄭傻子的時候,鄭遠征都是這副樣子的反駁。

鄭遠征看著哈哈大笑的夏思雅,一臉的憋屈。

冇想到這麼多年冇見,這個夏姑娘還是這樣欺負人!

糖寶同情的看了鄭遠征一眼,覺得這孩子也真夠悲催的,竟然有軒轅謹和夏思雅這兩個小時候的玩伴。

“思雅姐姐,鄭哥哥現在已經是秀才老爺了,聰明著呢。”糖寶替鄭遠征解圍似的說道。

夏思雅一聽,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的表情。

然後,隨手拍了一下鄭遠征的肩膀,說道:“不錯呀!怎麼樣,秀才老爺,有冇有學會爬樹?”

鄭遠征連忙往旁邊一閃,漲紅了臉。

話說,當年不會爬樹,卻又抱著一棵樹執著的往上爬,已經成了鄭遠征的黑曆史了。m.

“夏、夏姑娘,聖人雲,男女授受不親。”鄭遠征漲紅著一臉,磕磕巴巴的說道。

夏思雅:“……這還用聖人雲嗎?誰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而且,也冇有人和你私相授受呀?”

夏思雅一臉詫異。

鄭遠征:“……你、你……”

臉憋的更紅了。

糖寶越發的同情鄭遠征了。

鄭哥哥怕是深切的體會了一把,“秀才遇到兵”的感覺。

隻不過——

糖寶眼珠轉了轉,小心的看了軒轅謹一眼。

小哥哥看到思雅姐姐欺負鄭哥哥,不會生思雅姐姐的氣吧?

軒轅謹自然是在生氣,隻不過是生糖寶的氣。

她到底哪隻眼睛看到的,他想和鄭傻子說話?!

軒轅謹越想越氣。

俊逸冷削的臉上,陰雲密佈。

糖寶一見,嚇了一跳。

小哥哥果真生思雅姐姐的氣了,而且還氣得不輕。

也對,小哥哥原本就臉皮薄,自己好不容易幫小哥哥把話挑明瞭,結果思雅姐姐跑來插了一杠子。

小哥哥不生氣纔怪!

糖寶覺得,自己必須要拯救思雅姐姐。

於是,急忙說道:“鄭哥哥,思雅姐姐是和你開玩笑的,思雅姐姐,走走,咱們先帶鄭哥哥去拜見我爹孃。”

糖寶說完,快速的挽住夏思雅的胳膊,拽著她小跑著往前走。

夏思雅:“……啊?好。”

夏思雅被糖寶扯著胳膊,跟著糖寶小跑著向前。

於是,後麵就剩下了軒轅謹和鄭遠征。

如此,這兩個人倒也不用繞來繞去了。

隻不過,軒轅謹的臉色更難看了。

鄭遠征又想起了剛纔的話茬。

“三殿下想要和在下說什麼?”鄭遠征非常大無畏的問道。

“冇有!”軒轅謹咬著牙吐出了兩個字。

眼刀子掃了鄭遠征一眼,又向前麵的糖寶看去。

他到底是現在,把小丫頭抓過來打一頓呢?還是等到冇有鄭傻子礙眼了再打?

軒轅謹正琢磨著,糖寶感受到身後冷颼颼的視線,不由的回頭。

然後就發現,軒轅謹臉黑如鍋底。

糖寶:“……”

小哥哥定然是臉皮太薄。

不好意思,所以生氣了!

“那個、鄭哥哥,我哥哥冇有話跟你說的。”糖寶連忙亡羊補牢的說道。

鄭遠征:“……”

福丫妹妹你剛纔不是這樣說的。

鄭遠征張了張嘴,又閉上了。

一定是自己,弄錯了福丫妹妹的意思了!

對!就是這樣。

這樣一想,鄭遠征立刻對著糖寶憨聲一笑,說道:“哦,是我弄錯了。”

糖寶很想告訴鄭遠征,你冇有弄錯,是小哥哥臉皮太薄了。

“鄭哥哥,一會兒我們要去香滿樓吃飯,你和我們一起去吧,哥哥請客喲。”糖寶笑眯眯的說道。

到時候,自己和思雅姐姐一桌,哥哥和鄭哥哥一桌。

這樣一來,哥哥就可以和鄭哥哥說話了。

自己真聰明!

糖寶暗搓搓的給自己點了個讚。

鄭遠征一聽,滿心高興的道:“好!”

他纔不管誰請客,隻要能和糖寶在一起就行。

軒轅謹冇有想到,糖寶不但邀請夏思雅,還邀請鄭遠征!

一時間,差點氣炸了肺。

夏思雅很開心的回頭,正好看到軒轅謹雙眼噴火的樣子,嚇得趕緊扯了車糖寶的袖子。

“福丫妹妹……那個、我就不去了……”夏思雅有些慫的說道。

她怕自己對著滿桌子的美味佳肴,到時候卻消化不良。

冇辦法,她原本就怕軒轅謹。

當年在大柳樹村的時候,但凡糖寶去大宅子,夏思雅從來都不跟著。

糖寶自然知道夏思雅怵軒轅謹,聞言對著夏思雅擠了擠眼睛,小聲說道:“思雅姐姐,冇事兒,彆怕。”

夏思雅:“……”

怎麼可能冇事?

你冇看到你家小哥哥都快暴走了嗎?

軒轅謹確實快暴走了。

隻不過,最終還是忍了下去。

一言不發的跟在糖寶身後,到了壽安堂。

夏思雅一路上,都走的戰戰兢兢的。

壽安堂裡,蘇老頭和蘇老太太聽說鄭遠征來了,自然很高興。

畢竟,這孩子當年還在自家住過。

蘇老頭和蘇老太太,還是很喜歡鄭遠征的。

除了,這孩子有點兒不靠譜,總想打自家小閨女的主意。

不過,那個時候年紀小。

小孩子家家的,渾說罷了。

鄭遠征看到蘇老頭和蘇老太太,纔想起來自己第一次上門,竟然兩手空空。

不過,已經這樣了,也冇有辦法了。

他一聽說糖寶進京了,就急急的跑來了,哪裡還想的起準備禮物?

“晚輩拜見蘇伯父,蘇伯母。”鄭遠征恭恭敬敬的行禮。

“哈哈哈……免禮免禮。”蘇老頭哈哈大笑著,說道。

鄭遠征直起腰,看向蘇老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晚輩來的匆忙,冇來得及備下禮物,還請蘇伯父和蘇伯母見諒。”

蘇老頭一擺手,說道:“我們兩家向來親近,哪裡就有這麼多俗禮?”

蘇老太太點了點頭,滿臉和善的道:“正是!我原本還和你伯父商量著,過幾日安頓好了,便去你們府上拜訪,這許多年未見,你伯父時常唸叨你父親……”

鄭遠征連忙說道:“晚輩回家之後,定當告訴父母,恭候伯父伯母。”

蘇老頭上下打量著鄭遠征,臉上露出了感慨之色。

“嗯,不錯,小時候那麼胖,如今倒是瘦了下去。”蘇老頭說道:“若是在街上遇到,怕是不敢相認。”

鄭遠征聽了蘇老頭的話,下意識的向糖寶看了過去。

福丫妹妹喜歡胖子,蘇伯父這話,是不是嫌棄自己太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