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我是誰?

無儘的混沌空間中,狂暴的空間亂流,無孔不入地在對葉辰進行全方位的進攻,似要將其每一寸皮肉都徹底切割。

葉辰,正處於一個極為龐大的空間龍捲之中,就像是一個普通人被捲入了龍捲風之中,走不掉,脫不出。

而他,此刻正全麵調動自己的噬天玄力,抵擋著空間龍捲之中處處充斥的狂暴力量,但他知道,這一切不過都是權宜之計。

在這宇宙混動空間之中,空間風暴將周邊的天地靈力都全部隔絕開來,是以葉辰的噬天玄力根本無法吸收靈力來進行相互轉化,無法做到在地球時那樣無窮無儘地使用。

此刻葉辰每調動噬天玄力抵擋一分,便等同於噬天玄力的枯竭會加快一分,而當噬天玄力完全枯竭之時,他將再也無法抵擋空間風暴的進攻。

“難道,又要像入小世界時一樣,被攪碎在空間風暴之中嗎?”

感覺到四周越發強大的壓力,他眉頭微微皺起,即便是麵對這種幾乎絕境般的情況,他的麵容,也未曾有過一絲一毫的驚惶。

看著周邊那不斷吞噬蠶食而來的空間風暴,他的鼻息間發出一聲冷哼,眼中驟然暴起一團神芒,其精神力宛如潮水般席捲而出,在其體表形成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精神力螺紋,與噬天玄力相輔相成,形成了更為強悍持久的屏障。

在這道屏障的加持之下,他有足夠的時間,思索接下來的對策!

“空間風暴嗎?”

他目光在周邊掃視而過,同時心念電轉。

此刻他被空間風暴包裹,這扭曲的空間,就算是光都能夠完全吞噬,就像是一個小型的黑洞般,以他此刻的修為,即便施展三花聚頂的狀態,把力量調動到最巔峰,也是絕對無法抗衡這被扭曲的空間。

是以,硬抗絕不是辦法,他必須要想辦法,在這死亡一般的絕地脫困。

他一邊調動精神力與噬天玄力硬抗空間風暴的衝擊,一邊仔細觀察著這一股股空間風暴的順序和規律,約莫半個小時之後,他終是在空間龍捲之中,尋到了一絲間隙。

他當即身形一展,硬扛著空間亂流的力量,準備直追那道縫隙而去,但就在他前一步剛剛踏出,那道縫隙便是當即被後麵奔湧而來的空間亂流所彌補。

而他本人,則是被其上傳來的反震之力轟擊得倒飛而回,精神力與噬天玄力所凝的屏障,也是受到巨大波盪,開始輕輕顫動起來,似乎隨時都要崩塌。

葉辰並未放棄,他再度靜下心來觀察,一旦尋到縫隙,他便毫不猶豫地繼續前衝而去,但嘗試了幾次,仍舊跟第一次同樣的結果,都是被後續補上的空間亂流所硬生生撞回。

數次下來,噬天玄力和他的精神力都損耗得極為嚴重,體表的藍光屏障也是黯淡了許多,他本人也是氣血翻騰,麵上添了一抹蒼白之色。

“冇用嗎?”

他雙目微凝,這才停下了動作,表情變得極為沉重。

他這才明白,這空間龍捲,根本毫無縫隙可言,所謂的縫隙,不過隻是一種假象罷了,在這空間龍捲之中,乃是由無數團空間風暴共同組成,將其擠壓在一處狹小的空間,一旦某一團空間風暴出現空檔,其餘的空間風暴便會自動補上,將其幻化成一個生生不息循環往複的整體。

葉辰想借用那一絲縫隙脫離,不過是浪費時間罷了!

感覺到越來越虛弱的力量,葉辰的目光中,透露出幾許迷茫和睏倦,其周身的藍光屏障,也在此刻消散而去,狂暴的空間亂流,頓時魚貫而入,宛如成千上萬的鋼刀一般,在他身體之上恣意肆虐。

瞬時之間,一道道血光蹦射而出,葉辰身上,儘是深可見骨的傷口,雖然因為他的強大肉身快速修複,但其修複的速度,卻是遠不及被空間風暴攪傷的速度,葉辰的身體,正在一步步地走向崩殂!

但他對此,卻是毫無所覺,他的精神,已然沉浸在了之前那道在地球之上破開空間降臨的龐大手掌之上。

就是這道手掌,輕易便可以製造出如此可怕的空間龍捲,這般力量,再一次重新整理了他對宇宙修仙力量的認知。

如果這樣的人物對地球動手,豈不是隨手一掌,便可以毀去半個地球,甚至一擊之間,整個地球都要分崩離析?

這是一種怎樣的力量,葉辰再難想象下去,他要在這種驚世駭俗、超越他認知的力量之下守住地球,他做得到嗎?

一時之間,他竟是對自己產生了質疑,似乎一切的堅持和揹負,在那滔天徹地的力量之下都不過是笑話一般!

既然無法守護,那他現在所努力的一切,甚至是他離開地球,又有何意義?倒不如就留在地球,跟著愛人親人們一起等著地球徹底被宇宙修仙大教們征服的那一天?

“愛人?親人?”

在**與精神的雙重摺磨之下,葉辰陷入了迷茫和混沌,但就在此時,他的眼眸突然動了一下。

一幅幅畫麵,在其腦海中閃過,那一張張熟悉的麵龐,也是再度湧上心頭,他還清楚地記得,自己在離開地球之前,對她們許下了怎樣的承諾!

“是啊,我承諾過的!”

他眼中的迷霧,逐漸消散,那已經被鮮血所染紅的身軀,也是再度直挺,堅毅不屈。

“修仙者的強大,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即便方纔所見,遠超我的認知,但那又如何呢?”

“宇宙遼闊無儘,充滿了無儘未知,誰說,我將來達不到那般境界?”

此刻,葉辰的肉身,已經被空間風暴損毀得無一處完好,每一寸都是血跡斑斑,但他卻是冇有絲毫怯意,反倒是眼中戰意昂揚,頭頂三朵五色之花,悄然而現。

“如果說,我無法與整個空間龍捲對抗,那,我就對準一點進攻,還無法將你破開一個口子嗎?”

葉辰輕聲呢喃,手掌一握,滿是雷霆所鑄的真武千雷劍,已然被他攥在手中,而後狠狠揮出。

隻見一道巨大的雷霆光束,從劍身之上激盪而開,儘管因為無數空間亂流的影響,扭曲了大部分的雷霆之力,但這道雷霆光束,仍舊還是撞擊在了空間龍捲的一個方位。

“嘩啦!”

雷霆之力跟空間之力相互碰撞,瞬時之間,本就已經狂躁無比的空間亂流之中,空間扭曲得更為徹底,而葉辰,也是被這股力量反噬,神府如遭雷擊,整個人都是在此刻顫了一顫,意識幾乎瞬間便進入了黑暗之中,但空間龍捲,終究也是在他這絕地反撲的一擊之下,被打出了一道丈許寬大的缺口。

在葉辰意識即將崩塌的最後一刻,他借用最後的力量,強行在那缺口處撕開了一道空間通道,這在宇宙空間之中強行打開的空間通道不知通向何處,但葉辰還是冇有絲毫猶豫,身形一展,直接冇入了空間通道之中,消失而去……

一顆不知名的星球之上,在一個茂密繁雜的原始叢林之中,一道空間裂縫忽而打開,隻見一個滿身血跡,傷痕遍佈的人影,從其中飛出,重重地砸在一片灌木叢之中。

這道身影,滿臉鮮血,雙目緊閉,似是陷入了昏迷。

而在這原始叢林之中,諸多身強體壯的異獸,幾乎是同時調轉目光,看向了灌木叢的方向,血腥的氣味,讓得它們全都興奮起來,快速向氣味傳來的方向奔襲而去。

幾隻速度最快的凶猛異獸先行到達灌木叢的方位,它們看到了地上渾身浴血的身影,都是咆哮一聲,張開血盆大口,不約而同地向著其身體噬咬而去。

“哢啦!”

下一刻,脆響聲傳出,而後便是幾道震天徹地的哀嚎嗚咽。

隻見幾隻異獸,牙齒紛紛崩碎,口中鮮血噴濺。

這些異獸,不隻是心情凶悍,而且實力強大,滿口鋼牙,輕易便可以咬穿鋼鐵,但它們,卻是拿一個人類的肉身無可奈何?

後麵又有幾隻更為強大的異獸到場,當它們一一嘗試,最終發現無法撼動這所謂的“美味佳肴”一絲一毫時,所有的異獸,皆是心生懼意。

一些靈智較高的異獸,仔細觀察著這個人類,片刻之後,這些異獸的懼意更濃,開始緩緩後退,再不敢靠近這裡一步。

它們發現,這個人類身上的傷痕雖然恐怖,但卻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如此異類,比起它們來,簡直是怪物中的怪物,它們哪敢招惹?

一刻鐘之後,這個人類身上的傷痕,竟是全部癒合,容貌逐漸清晰,卻是一個俊朗英挺的青年。

而青年,也是在此刻緩緩睜眼,坐起身來。

他在周圍的環境掃視了一圈,目光中帶著疑惑和迷茫,止不住呢喃出聲。

“這是哪裡?”

“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