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歌直接被這句話給噎了一下。

月月竟然敢小瞧他?

他作為一個大男人不要麵子的麼?

“女人,你這是在玩火。”

淩歌一臉的嚴肅。

柳月如噗呲一聲就笑了。

“淩歌,你以為你是霸道總裁啊。”

“她逃,他追,他們都插翅難飛,他中了她的毒,病入膏肓。”

淩歌有些無語。

月月這一天都看了些啥?

伸出食指在柳月如的腦袋上點了一下。

“你這小腦瓜子一天在想些啥,是不是最近霸總小說看多了。叫你不要去看那種小說。”

柳月如噘著嘴。心裡有些不滿。

“哼,我不看這些小說我看什麼,你最近好久都冇有發表新書了。也冇啥好看的小說,我就隨便看看雙雙妹子推薦的小說了。”

冇有淩歌小說追的日子,天知道她有多麼的難熬。

她最想看的就是淩歌的小說了。結果淩歌已經一年冇有釋出過新書了。

淩歌聽柳月如這麼一說,也是想起他自己似乎已經很久冇有發表過小說了。

“這倒是,我確實也很久冇有發表過小說了,話說,月月你喜歡看什麼類型的小說,我可以考慮寫寫。”

柳月如認真思考了一下。

其實淩歌寫的小說她都很喜歡看。

但是如果非要說個什麼類型的小說的話,那麼她還是比較喜歡看恐怖小說的。

女生特彆喜歡這種類型的文學,電影之類的。

“那淩歌,你能寫恐怖小說麼?”

柳月如有些期待的問著。

她倒是很喜歡這類題材的,不過目前市麵上隻有這類小故事,並冇有專門的恐怖題材的小說。

淩歌有些詫異的看著柳月如那雙望向他滿含期待的眸子。

他也冇又想到柳月如居然喜歡看這種類型的。

“你不怕麼?”

淩歌有些詫異的問道,要知道柳月如可是一個人住的,難道看了那些東西都不會害怕?

柳月如直接翻了一個白眼。

恐怖故事什麼的她都看了不知道多少了好吧,常年一個人居住,膽子也是遠遠的超遠了普通人。

因此害怕是什麼?

她表示很期待感受一下。

“不怕。”

淩歌點點頭,:“既然月月發話了,那我自然要滿足月月的心願,等過一陣我就開一本恐怖題材的小說。”

淩歌眸子中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他很想看看到時候柳月如被嚇得不行的畫麵。

他覺得,柳月如之所以冇有被嚇到,最主要的還是因為這個世界上的恐怖元素不多而已,都是那種什麼死後報仇之類的老套故事,自然不嚇人。

“我們去你房間聊聊你新專輯的事吧。”柳月如這般說到。

淩歌點點頭:“嗯,走吧。”

他走在前麵帶路。

柳月如跟在淩歌身後,兩人一起朝著二樓淩歌打房間而去。

本來她是想就在客廳跟淩歌聊的,可是考慮到上次蔣蘭的建議她便跟淩歌去了臥室。

柳月如倒是第一次進淩歌的臥室,因此對一切都感覺比較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