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時候,淩歌便戴上口罩然後前往錄音棚。

淩歌這次繼續前往的上次柳月如帶他去的那家錄音棚。那家錄音棚的錄音技術確實十分不錯。

淩歌帶上了u盤開車去了根華錄音棚。

淩歌進去後便是摘下了他自己的口罩露出那張俊美無雙的臉。

錄音棚的員工強子一看見淩歌這張臉頓時就將淩歌給認了出來。要知道淩歌的這張臉可是太好認了,畢竟這麼帥,看一眼便再也難以忘記。

畢竟這個世界上最不容易讓人記住的就是普通的大眾人物。

而能夠讓人一眼便記住,再也難以忘記的人要麼就是長得好看到了極點的,要麼就是醜到了極點的。

而淩歌毫無疑問是前者。

“喲,淩天王,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難道這是又有新歌要釋出了麼?”

強子臉上帶著尊敬的笑意迎了上來。

要知道,淩歌的身份地位早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上次來錄音棚的時候還隻是一個流量明星,可是現在人家可是天王巨星。

而且是那種流量超級高的天王巨星。

淩歌點點頭對強子的說法表示了認可。他這次來確實就是來錄製新歌的。

“你們老闆在麼?”

強者搖搖頭:“老闆還冇來,我打個電話給他讓他過來。”

他老闆本來就是一個富二代,自然是不可能整天守在一個小小的錄音棚裡麵。

事實上他老闆隻有等到有喜歡的歌,或者有熟人提前預約錄歌纔會過來。平時一般的歌手,或則臨時過來錄歌的都是另一位叫做劉洋的錄音師負責錄製。

淩歌搖搖頭:“冇事兒,不用叫他。對了,你們這裡還有其他的錄音師傅麼?”

他可是知道這錄音棚的老闆開這個隻是個愛好,因此自然是不可能整天待在這裡的。

所以平日裡一定還有其他人負責錄音。

果然便見到強子點頭了。

“冇錯,如果不是老闆的朋友過來錄歌,或者老闆喜歡的歌的話,平時都是劉老師負責錄製的。”

淩歌覺得他這次隻是錄製一首廣場舞曲而已,因此誰來錄製都一樣。

況且以他的唱功,錄音師對他來說都隻是一個工具人罷了。畢竟他又不需要調音,也不需要重新錄製。

隻要錄音師會開關設備就行了。

“那你讓劉老師來給我錄吧。”

強子連忙答應了。

“好的淩老師您稍等一會兒,我馬上去叫他,他現在正在裡麵的辦公室呢。”

淩歌點頭同意。

強子轉身離開,步伐很快。畢竟是淩歌的事情,他並不想耽擱。

不多時,強子便帶著一箇中年男人走了出來。

這箇中年男人見到淩歌後連忙恭敬的道:“淩天王。”

他從事這一行的,自然知道淩歌現在已經是天王級彆的歌手了。

淩歌笑了笑:“劉老師不用客氣,我的伴奏已經弄好了,不需要你們給我弄伴奏了,咱們現在直接開始錄歌就行了。”

劉洋點了點頭。

“好的。”

隨後兩人便直接走進了錄音室。

淩歌進去後站在了麥克風前麵深吸了一口氣。隨後他衝著玻璃牆外麵的劉洋做了個ok的手勢。為了錄製效果,歌手的錄音室裡麵是做得完全隔音的,裡麵說話外麵一點兒也聽不見。

隻能通過手勢表達意思。

劉洋瞬間明白。

然後將淩歌給他的伴奏播放開始錄製了。

淩歌在從係統那裡購買成功後就已經知道了這首歌的唱法。這樣一首廣場舞歌曲完全冇有絲毫的難度,甚至冇什麼技巧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