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歌曲的特點就是節奏明快,旋律簡單上口。

裡麵動次打次的節奏很強烈。

劉洋通過耳機聽到後都感覺有些呆滯。

做這一行的,自然對音樂是有頗高的鑒賞能力的。

可是這首歌的前奏一出來,他就覺得有些單一。不過旋律的節奏感倒是挺強的。

很快就聽見了淩歌的聲音。

【怎麼也飛不出,花花的世界】

【原來我是一隻,酒醉的蝴蝶】

【你的那一句誓約,來的輕描又淡寫】

劉洋聽到這幾句就微微皺眉。

淩歌的歌曲他都是聽過的,那些歌曲都是質量很高的歌曲。裡麵會用到各種樂器,各種節拍。

可是這首歌,質量有些一般。甚至是可以說有些土。旋律節拍也特彆的單一重複。

不過唯一的好處就是這樣的歌很容易演唱。聽一邊幾乎就會唱了,甚至都不需要刻意的去學。

他繼續聽著淩歌的演唱。

【卻要換我這一生,再也解不開的結

春去鏡前花,秋來水中月

原來我就是那一隻,酒醉的蝴蝶

花開花時節,月落月圓缺

原來我就是那一隻,酒醉的蝴蝶】

.........

“原來我就是一隻,酒醉的蝴蝶。”

劉洋聽著聽著就直接跟著淩歌一起演唱了起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隻是聽了一遍就直接會唱了。

情不自禁的演唱了幾句後劉洋才後知後覺的反應了過來。

他眼睛微微睜大。

這歌曲未免也太上頭了。他根本就冇想跟著唱,可是剛剛下意思的就跟著唱了起來。

那旋律簡直就是有些洗腦。

很快的淩歌演唱結束。

他也停止了錄製。可是歌曲的旋律還是在他腦子裡麵盤旋。就像是一直有隻蝴蝶在那裡飛來飛去似的。

很快的,淩歌將監聽耳機摘了下來放回了原位接著走了出來。

“劉老師,歌曲錄製怎樣了?”

劉洋回道:“嗯,已經錄製好了。不愧是天王級歌手,一句失誤都冇有,直接就一遍錄好了。”

淩歌的唱功真的是冇得說。

歌曲一遍錄好,一點兒瑕疵也冇有。

這簡直就是厲害得過分,雖然這首歌很簡單,但是從頭唱到尾都不用重唱,這唱功恐怕整個娛樂圈中也找不出來幾個。

隻是這歌曲,實在是跟淩歌之前的歌曲質量差得有些遠。

劉洋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

“淩天王,你這首歌不知道是要用來做什麼?”

“請恕我直言,這首歌的質量有些太一般了,甚至有些土氣。如果你釋出這樣一首歌可能會對你的聲譽有影響。當然了,這首歌不能否認,還是好聽的,並且還很上頭。”

淩歌無所謂的笑了笑。

“這首歌我並不會釋出到我自己的名下,而且,這首歌我是唱來給我媽跳廣場舞的。”

劉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