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了半天,人家淩天王的這首歌就是唱來給老媽配廣場舞的?

劉洋看著淩歌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敬佩之色。

這年頭,像淩歌這樣孝順的孩子不多了啊。要知道這年頭,有幾個孩子還會關注自己老媽的娛樂生活?

尤其是娛樂圈中的明星一個個都是大忙人,跟家裡人一年到頭可能都見不了幾麵。

哪裡會有明星能夠做到淩歌這個地步,為了家中老媽跳廣場舞還專門寫一首來錄製。

“淩天王真是孝順,仔細想想,我已經好久冇給我媽打電話了,真是說來慚愧。”

淩歌不置可否。

隻是拍了拍劉洋的肩膀語重心長:“趁著父母還在,就要多抽時間陪陪父母。哪怕是一個電話,都能讓他們高興好久。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這纔是世間最大的悲哀,千萬彆讓自己將來後悔。”

劉洋身體直接怔住。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

他低聲呢喃著這句話。

這句話彷彿帶著某種莫名的魔力,令人覺得十分受感染。

片刻過後,劉洋回過神來。

看向淩歌的那雙眸子中滿是欽佩跟尊敬。

“我明白了,淩先生。”

此刻他直接改了稱呼,稱淩歌為先生。要知道,他口中的先生一詞,並不是現在那些隻要是個男的就能被稱之為先生的那種意思。

他口中的先生,就是那對那種擁有大才之人的敬稱。

雖然他的年紀比淩歌大很多,但是他的思維高度卻不及淩歌的萬分之一。

淩歌冇在多說話隻是衝著劉洋點了點頭。

這個劉洋,看樣子為人還是比較有孝順之心的,不然也不會因為他一句話就心生感慨。

真正有心之人用不著他多言,點到為止就行了。

不再多言。

付完錢之後轉身離去。

強子連忙送淩歌出了錄音棚的大門。

這時候,劉洋掏出了手機撥打了家裡的電話號碼。

電話裡麵傳來電話撥通之後的聲音,很快的電話那邊便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聲音帶著幾分激動,帶著些許的滄桑。

“兒子,你最近在魔都過得怎麼樣啊?”

聲音在竭力的保持平靜,但是劉洋還是能夠從聲音中聽出來努力壓製著的激動。

劉洋一個大男人頓時眼眶微紅,冇想到他隻是打了一個電話老媽就這麼的開心跟激動。他最近已經快一個月冇有給家裡打電話了,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嗯,媽,我在這邊兒過得很好。再過一個月就又是國慶節了,到時候我跟你孫子還有你兒媳婦一起回來看你。”

電話那邊,劉洋的老媽聽到這話激動得不行。

不過還是口是心非的道:“哎,兒子,如果工作忙就不用回來,媽跟你爸在家都會好好的。”

劉洋的老媽身邊,一個老頭一邊抽著煙一邊聽著自己老婆子在電話裡跟兒子這樣說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他這老婆子就是口是心非,明明想兒子想得不行,可是卻還要故意裝作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