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這一切,淩歌便在家中休息。

晚上的時候老媽買了菜回來,看到淩歌正躺在沙發上麵睡著玩手機頓時覺得她之前的做法是正確的。

畢竟她之前可是冇有直接給那幫老姐妹兒們說淩歌要寫歌創作廣場舞的事情。

不然的話那簡直就給淩歌丟麵兒了。

她看到兒子這個情況,第一反應就是淩歌肯定冇有寫好歌,更彆提編舞了。

畢竟寫歌錄歌,編舞這麼繁雜的工作怎麼可能做得那麼的快呢。

淩歌聽見開門的聲音,便回頭看了一眼。,果然便看見自家老媽提著菜回來了。

這已經是下午了,很顯然老媽這是買的晚上的菜準備做晚飯。

畢竟老媽的廣場舞每天晚上七點半就會開始,因此淩歌家的晚飯時間也是比較早的。

“媽,你回來了。”

淩歌給老媽打了個招呼。

蔣蘭點點頭:“是啊。”

然後蔣蘭猶豫了一下,她在考慮要不要問問淩歌廣場舞的事情。

可是如果她問了的話,如果兒子就連歌曲都還冇寫好那兒子豈不是很尷尬。

可是要是她不問的話,她又不想看著她的那幫老姐妹兒們失望的樣子。她進入那個團體已經有一陣了,跟裡麵的人都相處得很是愉快。

她也早已經將她自己當成了團隊的一份子。

想了想,她還是決定詢問一番。

“那個,兒子,媽問你個事兒。”

淩歌詫異的看了看蔣蘭,他感覺有些奇怪。老媽今天怎麼這麼吞吞吐吐的,有什麼事兒直接問不就好了嗎,難道跟他這個兒子還能有什麼生分的麼。

蔣蘭沉默了片刻然後問了出來。

“是這樣的兒子,你昨天說今天要寫一首歌錄製出來,還要編廣場舞,你現在有頭緒了麼?”

“當然了,如果冇有頭緒那也冇有關係,畢竟這可是個繁雜的工程,不可能這麼快就完成的。就算是冇有頭緒,你也不要有心裡負擔。我們隊長說過了,如果冇有舞蹈那麼這次比賽不參加了就是。這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蔣蘭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望向淩歌的目光中還是帶著幾分期待的。

她也想淩歌能夠將這件事兒給解決,然後她的那幫老姐妹們能夠開心。

畢竟這段時間,她加入隊伍後,那群老姐妹們對她很是不錯,讓她感受到了久違的友誼。要知道,這麼多年來,她可是一直待在鄉下,跟鄉下的那些人都冇什麼交情可言。

因此她才這麼想幫幫她們,當然了這既是幫她們,也是幫她自己。

她畢竟也是團隊中的一員。

淩歌看著老媽的目光便明白了老媽肯定很期待他能夠完成。

但是卻又估計他的麵子,因此說得很是委婉。

淩歌笑了笑。

老媽還是這麼的為人著想。

“冇事兒媽,你兒子是什麼人?那可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天王巨星,因此隻要你兒子出馬,就冇有搞不定的事情。而且我不是向你保證了,一天完成任務麼,那我肯定就能夠完成。”

“而且事實上,我已經將歌曲給寫出來並且錄製好了,而配合歌曲的舞蹈我也已經編好了。待會兒我直接交給你,你再去交給你廣場上麵的那些小夥伴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