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蔣蘭在聽到淩歌這話之後卻是直接就愣住了。

提著的菜都還冇來得及放下,就這樣站在門口提著菜愣在哪裡。

嘴巴張得大大的,眼睛也是瞪得很大,這足以說明此刻她是有多麼的震驚。她可是聽廣場舞的隊長郭姐說過的,要編一支廣場舞,那冇個一個星期幾乎是不可能編好的。

因此剛剛她詢問淩歌時其實並冇有抱著太大的希望,隻是隨口那麼一問。

可是淩歌給她的回答卻是什麼。

淩歌居然說他已經弄好了。

要知道淩歌可不僅僅隻是編一支舞蹈,而且淩歌還要寫歌,還要錄歌,然後再編舞。這樣繁雜的工程恐怕就算是一個月都不一定能夠完成吧。

但是淩歌卻是隻花了一天的時間就已經完成了。

這和其的不可思議。

她蔣蘭的兒子難道就這麼的優秀麼?

淩歌看著呆愣在門口的老媽頓時感覺好笑。

“媽,你把菜放下吧,提著菜站那兒你不累啊?”

聽了淩歌這話,蔣蘭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哦好。”

她應了一聲,然後連忙將手中的菜給放到了到了桌子上。

然後她將今天晚上需要弄的菜給拿了一些出來。

開始坐在凳子上麵理菜。

然後她一邊詢問著淩歌。

“對了兒子,你寫的那首歌咋樣了?”

她可是知道兒子是歌很厲害的音樂人的,而且兒子以前寫的那些歌也是特彆的好聽。但是廣場舞可不是需要那樣的歌曲。,

在廣場上待了那麼久的她可是清楚的知道廣場舞曲一般都是那些節奏感很強的歌曲。

因為隻有那樣的歌曲纔好編廣場舞。

畢竟她們跳廣場舞的時候需要跟著歌曲的節奏然後跳,因此歌曲太複雜了也是不行的。

淩歌知道老媽是想聽那首歌。

於是便直接道:“嗯,已經錄好了,我現在放出來給你聽聽看。”

淩歌拿出手機,然後連接了家裡的藍牙音響。

接著他將《酒醉的蝴蝶》這首歌曲給播放了出來。

歌曲剛一出來,就是節奏感十分強烈的前奏。那歌曲裡麵有著十分強的“動次打次”,讓人一聽就彷彿要跟著這首歌的節奏跳起來似的。

隨後便是這首歌開始唱了起來。

“怎麼也飛不出,花花的世界。”

“原來我是一隻,酒醉的蝴蝶。”

“你的那一句誓約,來得輕藐又淡寫。”

............

蔣蘭光是聽見這首歌的前幾句便直接眼睛發亮。

畢竟她已經在廣場上麵跳了一年多了,一聽這歌曲的節奏頓時就眼睛發亮。

這首歌,顯然十分適合用來跳廣場舞。

而且這首歌比她們廣場上的其他歌那可是好聽多了。她如今年齡可是有些大了,因此記歌曲的節奏歌詞這些都很難記住。

可是這首歌卻彷彿不一樣。

她隻是聽了一遍,就彷彿已經會唱了似的。

“春去鏡前花,秋來水中月”

“原來我就是那一隻,酒醉的蝴蝶。”

“花開花時節,月落月圓缺。”

“原來我就是那一隻,酒醉的蝴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