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天賜眸光一寒。

“哼,如果說他不願意,那隻是因為給出的利益還不夠。”

“而且,他還是我的種,是我給了他生命。因此他拿一個腎出來也是合情合理的。”

“嗯。”劉豔眼珠子一轉,也是覺得理應如此。既然淩天賜給了淩歌這個小賤種生命,那麼讓他拿出來一個腎來也完全合理。

那麼低賤的賤種,用他的腎來救她兒子,這是那個賤種的榮幸纔是。

淩天賜決定先去找蔣蘭,跟蔣蘭商量這件事。

蔣蘭那個女人,當年都不願意將孩子打掉,一個人逃到鄉下去悄悄生娃這肯定是對他情根深種,想要有個跟他的孩子陪伴在身邊。

這樣的女人,他想讓她兒子拿個腎出來,想必也是會同意的吧。

畢竟能為他淩天賜做事,那個女人應該感到榮幸,感到高興。

“待會兒咱們先去酒店,然後我自己晚上去找蔣蘭談談這件事。”

劉豔皺眉。

聽到淩天賜要一個人去找蔣蘭她心裡是有些不願意的,畢竟也冇有哪個女人會願意為了讓自己老公跟彆的女人單獨見麵。

她抓住了淩天賜的手臂,一雙眼睛望著他。

“老公,我跟你一起去找她。”

淩天賜微微皺眉。這個女人這是不相信他?他好歹是輝煌的董事長,怎麼可能看得上那樣一個村婦?

開什麼玩笑。

“不用了,我是為了咱們兒子的腎的事去找她的,又不是去跟她約會。而且,她一個村婦,你難道還擔心我會看上她?”

劉豔對精明的眼珠子溜溜的一轉。

她覺得淩天賜說得也冇錯。那個叫做蔣蘭的當年就爭不過她,現在這麼多年過去了,那個女人一直在村裡帶娃,多半早就被風霜侵蝕得不成樣子了吧。

那樣的一個女人,能拿什麼來跟她比?

這些年,雖然她年紀也不小了,但是她有錢啊。

各種名貴的化妝品,奢侈品牌穿在身上,豈是蔣蘭那種村婦可以相提並論的。

她今年四十多歲可是看起來哪個不是說她才三十多。

農村人本就比城裡人顯老很多。這些年的風霜侵蝕,那個蔣蘭看起來恐怕得有五六十了。

淩天賜這樣有品味的一個人自然是不可能看得上蔣蘭那個村婦的。

一念至此。

劉豔放下了心。

“嗯,也是,那你去給她說讓她勸她兒子將腎捐出來救咱們兒子。咱們可以適當的給點錢給她作為補償。”

淩天賜麵色平靜的點頭。

“嗯,知道了。”

隨後兩人前往了已經訂好的酒店。

此刻魔都湯臣一品中。

淩歌閒來無事花了點聲望值買了幾個寶箱抽獎。

“係統,開啟黃金寶箱三個。”

【恭喜宿主,獲得大師級吹,蕭技能。】

【恭喜宿主,獲得謝謝惠顧一次。】

【恭喜宿主獲得返老還童麵膜一張。】

淩歌臉色頓時一黑。

吹,,蕭技能?

這個技能誰願意要誰要。

然後他看向那張麵膜的解說。

返老還童麵膜,敷完之後自然是不能返老還童,但是卻能夠直接撫平細微的皺紋,讓臉上的皮膚重新變得光滑水潤起來。

效果比打了羊胎素還好。

不過這玩意兒他貌似也不需要。

不過倒是可以給老媽使用。畢竟老媽的眼角可是有不少的皺紋。而且老媽的皮膚有些暗黃,不是太好。

有了這個麵膜,老媽說不定還能變成了中年美婦呢。

這次從係統中抽出來了一個實體獎勵,這是上次淩歌花費聲望值升級係統之後帶來的功能。

要知道,以前的係統並不能提供實體物質的獎勵跟商品。

但是自從他上次升級了係統之後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