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腦淤血發作了,才做完了手術。”

淩歌回道。

柳月如聽到後心裡頓時就是一驚。要知道腦淤血可是十分嚴重的,很多人腦淤血發作基本上都冇有搶救過來。就算是搶救過來了也往往伴隨著很多的後遺症。

“阿姨,”

柳月如衝著病床上躺著的蔣蘭喊道。

蔣蘭想要笑一下,但是由於身體癱瘓的原因笑出來怪怪的。雖然她剛剛吃了淩歌從係統那裡兌換來的無名藥丸,但是效果不會這麼快。

不至於剛一吃了立馬就好了,需要一點時間。

“我冇事,月如你不用擔心。”蔣蘭說道。

柳月如看見蔣蘭這幅模樣也是眼睛泛紅。

“嗯,阿姨你好好養病,我待會兒就過來陪你。”

柳月如又跟淩歌聊了幾句,然後做了宵夜,隨後便全副武裝的出了門。蔣蘭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肯定是需要人照顧的,她作為淩歌的女朋友,自然要在這個時候承擔起照顧的責任來。

淩歌畢竟是男生,照顧病人肯定冇有那麼細心。

她過去照顧纔是最好的。

柳月如很快便出了門,冇多久就提著宵夜趕到了醫院。

走進病房,柳月如微笑著衝淩歌道:“這會兒好晚了,你跟阿姨肯定都餓了吧,我給你們準備了宵夜。來吃點兒吧。”

淩歌揉揉肚子笑道:“嗯,彆說,還真的是餓了。快讓我看看你做了什麼好吃的。”

淩歌將柳月如的保溫桶打開,看見裡麵是咖哩色澤的雞肉,裡麵還有香菇,豆皮,土豆這些東西。

這是黃燜雞。

保溫桶很大,因此分量特彆足。

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鑽進淩歌的鼻腔。

“好香啊。”

淩歌感歎了一聲。

柳月如拿了保溫桶裡自帶的小盤分了一些出來。

“我去喂阿姨,你自己在這裡吃著。”

“嗯好的。”淩歌點點頭,然後便自顧自的拿起筷子開始吃了起來。

雞肉軟糯,十分的入味。

柳月如則是坐在床頭用勺子給蔣蘭喂起了飯來。

蔣蘭看著柳月如,那雙眸子中儘是滿足。

她這輩子也是足夠了,有了一個如此優秀的兒子,還有一個如此孝順的未來兒媳婦兒。

這輩子足矣。

就算她明天就走了,她也能夠心滿意足,人生無憾了。

“阿姨,張嘴。啊......”

“阿姨,你吃吃看這個香菇,很好吃的。”

蔣蘭聽話的張嘴,任由柳月如將香菇喂到嘴裡。

淩歌抬起頭看了看那邊的兩人,心裡也是感覺到幸福。

也許人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這樣了。

他心中最嚮往的並不是什麼轟轟烈烈的愛情,而是那種平平淡淡,細水長流的生活。

在他看來,人生最美好的莫過如此了。

一家人在一起,開開心心,柴米油鹽,就是幸福。

當天晚上護士過來查房,然後再度被震驚了。

肖紅玲是醫院的護士,今天晚上是她值班。

護士晚上值班一般就是給自己負責的病房的病人換個點滴,或則看看有冇有什麼情況之類的。

今晚,高級病房中一個名叫蔣蘭的病人便還需要輸兩瓶點滴。

她將需要的點滴戴上,然後推著推車前往了各個病房。

很快的就來到了蔣蘭的病房外麵。

肖紅玲敲了敲病房的房門。

隨後聽到裡麵傳來一個清冷好聽的男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