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下方,

柳月如不禁莞爾一笑。

也就淩歌這麼不把獎項當一回事了,說獲獎感言還能挖苦卓凡一凡。

不過這卓凡倒是活該。

居然炮轟淩歌,說淩歌寫的歌不行。

也不看看自己寫的歌是個啥水平。

淩歌說完獲獎感言,然後便抱著那個獎盃下了舞台。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後,他開始研究起那個獎盃來。

一旁的林夕跟黃沾都在向他道喜。

“恭喜啊老弟,你這剛一混詞曲圈兒就獲獎了,彆人混了十多二十年都還不一定能獲獎呢。”

麵對兩人的恭喜,淩歌笑笑。

“謝謝老哥,不過也就還好吧。”

說完,他低頭將獎盃拿在手裡翻來覆去的反覆觀看。

好看的眉頭都微微擰在了一起。

伸出手指輕輕的敲擊了下獎盃。

發出一種沉悶的聲音。

淩歌的這一係列操作看得身旁的林夕黃沾兩人十分迷惑。

這小老弟這是在乾什麼?

咋還敲上了呢?

“老弟啊,你這是弄啥呢?”

黃沾實在是好奇,因此終於忍不住的問了出來。

“冇事,我就是看看這獎盃是用啥材質做的。這敲擊聲,以及這重量,感覺應該是塑料的吧。”

黃沾:“....”

表情都直接凝固住了。

這可是獎盃,是代表著的榮譽。

是什麼材質做的又有什麼關係呢。

黃沾這樣想著,便聽見淩歌繼續嘀咕。

“哎,賣廢品恐怕一塊錢都賣不到吧。”

黃沾跟林夕聽到淩歌的小聲嘀咕,二人直接風中淩亂。

合著你還想著將這獎盃拿去賣廢品啊。

淩歌倒是不知道兩人心中所想。

他隻是隨意的評價一下這獎盃而已。

畢竟,前世他可是從來冇有機會近距離觀看獎盃,因此自然也不瞭解這獎盃的材質。

淩歌比較好奇,是南湖衛視的獎盃是這樣的呢,還是所有的獎盃都是這種塑料做的。

於是便問了問林夕。

“林老哥,這所有音樂盛典的音樂獎的獎盃都是這種塑料的麼?”

林夕有些無語。

這小老弟還對獎盃的材質這麼念念不忘啊。

這可是榮譽,什麼材質的應該不重要的吧。

儘管心裡這樣想,不過他還是回答了淩歌的問題。

“這倒也不是,比如夏國最權威的夏國音樂勁歌金曲獎,那獎盃就是水晶做的。再比如,全世界最出名的格萊美獎,它的獎盃就是鍍金的,內裡是名貴金屬。”

淩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也許將來,可以將這各大音樂獎的獎盃都收集一個放家裡。到時候在弄個轉門放置獎盃的玻璃展示櫃。”

雖然這些獎盃的材料不太行,可是造型倒是冇得說。

很好看。

林夕:“....”

這小老弟居然想將這些獎盃弄來當藝術品,放展示櫃裡?

這是準備拿多少獎盃啊?

年輕人,果然誌向遠大。

頒獎還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