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柳月如的粉絲自然見不到李琪的粉絲這麼囂張。

“不就是得了個獎麼,有什麼了不起的。”

“就是,見你們這麼歡樂,不知道的還以為李琪封後了呢。”

“明年咱們月如可也要發專輯的,而且還有淩神親自打造,說不定封後的就是咱們家月如呢,你們高興得太早了。”

“就是,咱們家月如才複出一個多月,這可就獲得最受歡迎女歌手了,你們家李琪都在樂壇混多少年了。還好意思。”

“就是,明年咱們再看看,到底誰纔是最強的。”

“對,我們相信淩神的詞曲創作能力,他一定能創作出十分經典的歌曲。”

“忽然有種莫名的期待月如的新專輯了呢。”

.....

舞台上的李琪,直接講獲獎感言就講了足足五分鐘。

那在台上可謂是一個聲淚俱下的模樣。

彷彿能夠獲得這個獎,她付出了多麼大的努力,多麼的不容易似的。

等她下台後,又陸續頒發了幾個獎項。

這場頒獎典禮在主持人的告彆宣言下宣告了結束。

“各位來賓,螢幕前的觀眾朋友們,2022年南湖衛視音樂盛典到此結束,咱麼明年見。”

接著,舞台上撒下禮花。

今年的南湖衛視音樂盛典到此結束。

台下的歌手以及詞曲作者們都紛紛起身,陸續的離開。

淩歌跟林夕以及黃沾兩人互加了威信後道彆。

“老哥們,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有啥事了,直接威信聯絡。”

林夕跟黃沾點頭。

“好,威信聯絡。”

隨後幾人都離開會場。

淩歌來到了柳月如的身邊,跟柳月如一同離開。

淩歌將手中的獎盃衝著柳月如晃了晃。

好像在說,“看,我也有獎盃了。”

柳月如撅撅嘴,然後不甘示弱的將自己的獎盃也衝著淩歌舉了舉,隨後兩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兩人離開了大廳,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卻是在門口看到了一個男人。

穿著羽絨服,帶著大金項鍊,厚嘴唇,一臉尖酸相的男人。

這個男人屬於那種扔在人群中絲毫不起眼的角色。

可能他身上唯一吸引人的就是那名貴的羽絨服,以及那露在外麵的大金項鍊了。

柳月如眉頭微蹙。

這個男人她並不陌生,正是前經紀公司的少爺張天昊。

那個曾經想要潛規則她的公子哥。

隻是,張天昊怎麼在這裡?

而且看樣子似乎是在等人?

果然,張天昊也看到了柳月如跟淩歌兩人。

他頓時眸子一亮。

連忙來到了兩人麵前。

“月如,恭喜啊,聽說你獲得了最受歡迎女歌手獎。”

張天昊笑容燦爛,彷彿早已經忘記他曾經對柳月如做過的事情。

像是個老朋友似的在跟柳月如道謝。

“謝謝。”

柳月如不鹹不淡的說了聲。

對於柳月如的冷淡,張天昊彷彿根本就不在意。

他早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隻知道玩女人的公子哥了。

這幾年過去了,他已經是燦星的總經理。

當然了,他爸是董事長。

當管理者這些年來,他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了。

他是一個商人,商人最重視的便是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