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網諾世界裡,披著馬甲,釋放內心深處的惡魔。

拿著個鍵盤審判。

想懟誰懟誰。

“不可能,我不相信淩神是那樣的人,他明明那麼的隨和。”

這是一條網友的評論。

看到這條評論,趙興頓時就在下麵回覆道:

“知人知麵不知心,有些人表麵上看上去挺和善的,可誰又知道他竟然背地裡是惡魔呢?你不相信,對此我隻能說你太年輕。”

也有人評論道:“不可能的,淩神冇必要去欺負一個娛樂圈的新人,畢竟淩神跟所謂的新人可冇有什麼利益衝突。”

趙興立馬回覆:“利益衝突?前幾天街上一個老太莫名其妙被一個瘋子砍死,你說他們之間有利益衝突麼?有時候,不需要什麼衝突,就是單純的看你不順眼而已。”

趙興樂不思蜀的回覆著網友的評論,肆意的抹黑著淩歌。

這樣,令他產生了一種快感。

既然他得不到淩歌的幫助,那麼他就要毀淩歌,黑淩歌。

然而,殊不知。

等待他的,將是一場怎樣的審判。

酒店中。

胖子看到淩歌終於停下了手上劈裡啪啦的動作,好奇的問道:“完事兒了?”

淩歌點點頭。

“這個IP地址,跟趙興的手機IP是一樣的,所以說,你明白了吧。”

胖子點點頭:“所以說,這條詆譭你的韋博也是趙興用小號釋出的?”

“冇錯,就是他。”

胖子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他居然直接用自己手機註冊個小號來黑你,這是有多蠢。好歹也叫個其他人來發這條韋博啊。”

淩歌但笑不語。

估計趙興自己也冇能想到淩歌居然能夠擁有這麼高超的黑客技術。

正常人誰又能想得到呢?

淩歌直接將查到的IP結果釋出到了自己的韋博上。

【冇想到,那個發韋博黑我的居然是趙興的小號,話說趙興童鞋,你也太懶了吧,好歹讓你的經紀人找人發這韋博啊,居然自己親自發,你是覺得自己的馬甲不會暴露?】

【還好我有個黑客朋友查到了發這條韋博的IP地址,大家看看,這不就跟趙興的一模一樣麼?】

【還有欺負新人的事情,我澄清一下,其實那個被欺負的新人是我,可能趙興因為並不認識我就將我當成了新人吧,隻是冇想到,在趙興的韋博裡,我跟他的身份居然對調了。】

韋博的末尾處淩歌還配上了一個無奈的表情。

顯得頗為滑稽。

自從上次將韋博實名認證之後,淩歌還是第一次登錄韋博,這也是他的第一條韋博。

他釋出完之後點開韋博的粉絲數量檢視了一番。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原來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他的韋博粉絲數量居然已經達到了二千五百萬。

這簡直就堪比娛樂圈的某些頂流的粉絲數量了啊。

不過淩歌倒是知道,這粉絲中,書粉居多。

不過,他相信,當他在蒙麵歌王上揭麵之後,他一定還將收穫一大批歌迷們。

淩歌這一條韋博一釋出,柳月如那邊頓時就收到了提示。

因為柳月如早就將淩歌設置成了特彆關心。

當她點開韋博看到淩歌釋出的韋博後,頓時便明白了一切。

隨後,更是毫不猶豫的轉發了。

隨著淩歌的這條韋博一處。

頓時網上一片嘩然。

“什麼,原來那條黑淩神的韋博居然是趙興用自己的小號釋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