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什麼好死不死的要用自己的手機來登錄小號呢?

這簡直就是最大的把柄嘛。

不過隨即他又覺得,這也不能怪他自己。

畢竟,誰能想到,淩歌居然還有黑客朋友。

因此如果真要怪。

那隻能怪時運不濟。

幸運女神冇能站在他的這一邊。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

趙興原本頹然的心情忽然又有了幾分振奮。

他要自救,他可不能就這樣玩完了。

如今隻有一個辦法了,那就是找一個人來頂鍋。

而這個頂鍋的,最合適人選就隻有他的助理。

隻有說他的韋博是助理在打理的,這樣才能說得過去。

於是趙興連忙給他的助理打了一個電話。

他的助理很快便將電話給接通了。

“小王,伯母最近還好吧?”

小王沉默了片刻。

“還好。”

趙興繼續道:

“小王,你覺得我平時對你怎樣?”

趙興直接問道。

電話那頭的小王再次沉默。

趙興對她怎樣?

自然是很差。

因為趙興脾氣不好,因此小王在趙興這裡冇少受氣。

以前趙興發脾氣,甚至還打過小王一巴掌。

但是這些小王自然是不會說的。

因為她需要這份工作。

這份工作雖然受的委屈比較多,可是收入卻還算是可觀的。

她的媽媽疾病纏身,需要收入來維持。

“趙哥當然對我很好。”她說著違心的話。

“既然這樣,你幫趙哥做件事好嗎?”

趙興說到,語氣是從未有過的溫柔。

小王是個很聰慧的女孩子,知道趙興這麼說,一定是有啥不好的事。

“趙哥你說。”

趙興道:“我給你十萬塊,然後你釋出道歉聲明,說我的韋博平時是你在搭理,網上黑淩歌事情,也是你自作主張,我,毫不知情。”

“明白了麼?”

小王猶豫了片刻,然後同意了。

“好。”她輕輕說出一個好字。

裡麵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如果不是因為錢,她恐怕早就離開了。

十萬塊,她很需要。

拿了錢再走,這結果也不錯。

揹負罵名又如何,方正她也不是娛樂圈的人。

不久之後,燦星娛樂便釋出了聲明。

說趙興的韋博是其助理打理的,而之前的事件純屬其助理自作主張做的,跟趙興無關。

公司已經將助理開除,併發布了一封給淩歌的道歉信。

而之前的熱搜,也被燦星花錢撤了下去。

不得不說,燦星的應對做的很及時。

趙興的粉絲們頓時就樂了起來。

“太好了,我就知道哥哥不可能是那樣的人。”

“這一切都是那個助理搞得事,是她害的哥哥被誤會。”

“那樣的助理早點開除也好,簡直就是個麻煩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