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與此同時。

李琪也在為她的新專輯準備了。

然而此刻他們卻有了一個巨大的阻礙。

那就是,柳月如。

要知道,為了捧出一個天後,燦星娛樂可謂是花費了不少的人力物力以及財力。

這麼多的準備,都是為了李琪的新專輯。

隻要公司裡出現一個天後,那麼公司能賺的錢,可謂是大把大把的。

一個天後,就相當於是一顆搖錢樹。

他們為了這棵搖錢樹,可謂是日夜澆灌。

眼看這顆搖錢樹就要開花結果了,可是被絆腳石擋住了路。

之前他們自然是冇有將柳月如看在眼裡。

可是,本來一帆風順的成後之路,卻又殺出來個淩歌。

一首《傳奇》直接令柳月如再度翻紅。

本來一首傳奇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畢竟,天後的位置,可不是僅僅靠一首紅歌就有機會衝擊的。

底蘊不夠,是不可能衝上去的。

但,淩歌這個傢夥就是個奇葩。

簡直就是萬中無一的奇葩。

因為這個傢夥明明就是一個寫網絡小說的,可是,這個傢夥卻是一次次的創造奇蹟。

一個寫網絡小說的傢夥,居然能一次次寫出堪比經典的作品。

因此,淩歌跟柳月如的這個組合終於被燦星看見了。

並且顯然已經成為了最大的絆腳石。

畢竟,萬一,淩歌給柳月如寫的歌,每首都是高品質的呢?

再加上,如今淩歌這麼火,柳月如人氣也不低。

這樣的一個組合,已經足已威脅到他們。

“你們說,萬一淩歌打造出一張高品質的專輯了怎麼辦?”

李琪終於急了。

之前她從來冇有正眼看過柳月如,因為她覺得柳月如不可能威脅到她成後。

可是,現在她慌了。

不再如同當初那樣的淡定。

一張美豔無比的臉上浮現出了焦急。

淩歌那個男人,太擅長於創造奇蹟了。

簡直就是奇蹟的製造機。

夏國風,戲腔跟流行的結合,以及搖滾。

那個男人彷彿是什麼都會一般。

因此,他們很有可能翻船。

張天昊坐在會議室的最高位上。

此刻也是一臉的陰沉。

那個該死的淩歌。

簡直就像是生來剋製他的似的。

他之前其實想要將淩歌招攬進燦星。

可是那個傢夥卻猶如一塊頑石似的,簡直就是油鹽不進。

還挺罵他咋不上天。

想到這些,他就鬱結。

“不用擔心,這個淩歌既然得不到,那麼就毀了他。”

“我之前就已經調查過這個淩歌了,他曾經追過一個叫李薇的女生。”

“隻要我們讓李薇站出來,裝扮成一個弱者。然後出來將淩歌的名聲搞臭,你說他寫的歌,還有人聽麼?”

張天昊說到這裡,陰鬱的臉上終於是浮現出來一抹笑意。

李琪眼眸一亮。

張天昊這個主意十分不錯啊。

隻要將淩歌的名聲搞臭,引髮網友的抵製。

看他還怎麼在樂壇混得下去。

不久之後。

一個身材有致的女人被帶著來到了燦星的大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