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錢燁可是華夏詩詞人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是無數詩詞人心目中的偶像。

他拿個第一,簡直就是手到擒來。

冇有任何的難度。

他,有這個自信。

也有這個實力。

因此,他覺得他配得上第一的位置。

第一的位置也是非他莫屬。

後麵那些詩詞,他也看過幾首。

單單是第二名的那一首,都比他的詩要差了一個檔次。不過第二名也是他們華夏詩詞協會的一名成員寫的,第三名也是。

他們華夏詩詞協會的人,就已經將前三名都給包攬了。

而其他人,是在時太差了。

像是啟點網的幾個作者,還有很多民間的詩詞作者,跟他們華夏詩詞協會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的。

錢燁都覺得跟那些人同一個平台比試簡直就是對他們華夏詩詞協會成員的侮辱。

那些人哪裡配。

完全就是業餘得不能再業餘的水準。

因此這次跟啟點合作舉辦的詩詞大賽,根本就是為他們華夏詩詞協會的人提供一個展示平台,讓更多人知道他們華夏詩詞協會的水準而已。

除了他們華夏詩詞協會的成員們,其餘的詩詞作者都是來陪跑的而已。

都是綠葉來襯托他這朵紅花。

他,錢燁,就是這次詩詞大賽的冠軍。

當然這並不值得多驕傲,因為他太強,對手實在是太弱了。

他跟那些人,全然不在一個檔次。

贏了,也冇有什麼好值得炫耀的。

贏了,纔是正常的。

與此同時,正在辦公室中的冰冰則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她很生氣。

“你說什麼,這麼久了,咱們啟點冇有一首作品進入前二十?”

冰冰簡直難以想象。

她們啟點,怎麼這麼差?

啟點參賽的那些作者寫的詩詞,居然冇有一個進入總投票榜的前二十。

這簡直說出去都有些丟人。

前二十都進不了啊。

在她身邊的下屬此刻也是感受到了自家這位未來掌舵人的怒氣。

不過這名下屬倒是十分理解冰冰的心情。

因為啟點跟華夏詩詞協會聯合舉辦這場詩詞大賽,這是為了增加啟點的文學性。

因為一直以來,啟點就飽受人詬病。

那些傳統文學的,根本看不起網絡文學。

覺得網絡文學就是垃圾,而啟點作為網絡文學的龍頭老大,也是被那些傳統文學各種嘲諷。

這次跟華夏詩詞協會聯合舉辦這場詩詞大賽,就是為了讓人們心中覺得,啟點,也是有文學性的網站。

可是結果呢?

那麼多的參賽作者寫的詩詞,居然一個挺進前二十的都冇有。

這簡直不能用慘字來形容了。

簡直就是慘不忍睹啊。

這也太怪冰冰這麼生氣。

因為這樣一來,豈不是更加證明瞭,啟點是冇有文化素養的?

是冇法跟傳統文學相提並論的?

就是快餐文學?

他們兢兢業業的舉辦這場大賽,他們啟點纔是最主要的主辦方,是主戰場。

可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卻是被打擊成了這樣。

“前三名你查了是哪些人了麼?”

冰冰咬著牙冷聲問道。

小下屬連忙回答;“查清楚了,前三名,都是華夏詩詞協會的人。”

“啪”

冰冰再一次一巴掌排在了桌麵上。

要知道,這次大賽就是他們啟點跟華夏詩詞協會聯合舉辦的,結果,華夏詩詞協會的人呢包攬前三,甚至還有往後的一些名次。

而他們啟點的人,卻是一個前二十的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