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有空了,她就得給自己那幫老姐妹聊聊這件事情。

一個名牌大學的學生,曾經一度被譽為村裡的驕傲。

結果,居然實習了找不到工作窩在出租屋裡寫小說。

說不定飯都吃不起,整天窩在屋裡泡泡麪渡日呢。

她可是聽說過,有些在城裡混不下去吃不起飯的年輕人,整天就是靠泡麪那種垃圾食品渡日。

這簡直就是貽笑大方。

是一個天大的笑柄。

堂堂魔都大學的學生,居然就這樣一幅現狀。

實在是有些好笑了。

估計告訴那幫老姐妹們得把自己那群老姐妹樂死。

王翠花彷彿已經想到了這一陣子吹牛的話題,臉上都喜悅了幾分。

見到彆人家的後生比不上自己家的,她就很開心。

內心裡就很愉悅。

蔣蘭有些不太高興了。

她不太喜歡彆人說她兒子不行。

在她這個做母親的眼裡,兒子永遠都是最優秀的。

而且,她兒子怎麼可能不行呢?

明明兒子之前還賺錢了,給她打了十萬呢。

那可是十萬啊。

她看了看王翠花,心想:你女兒女婿再有錢又能怎樣呢?一年也就給你拿個幾千塊,還要從你這裡拿走那麼奪得臘肉,雞鴨之類的。

“你女兒女婿捨得給你十萬麼?”

當然,這都是蔣蘭在心裡這般想。

她表麵可不會說出來。

她不蠢,也知道財不外露的道理。

淩歌給了她十萬的事情,她是一個字兒也不會朝外麵透露的。

為人嘛,還是要低調點好。

“王嬸兒,你說得都對,等我家那小子回來後,我一定好好的教育教育他的。”

王翠花見蔣蘭這姿態,這才心滿意足的提著補品往回走了。

走到她女婿的車子旁邊兒時,她特意拔高了音量。

“女兒,你們這車子多少錢啊?”

她女兒也知道自己媽在想什麼。

不過倒也十分配合。

都是母女,兩人的心態都是一樣的。

該炫耀的時候,就得炫耀。

“媽,這車是奔馳,要五十多萬呢。”

王翠花大聲的感歎:“啊,五十多萬,這麼貴啊。”

她女兒附和道;“是啊。現在的車子,就是貴。一輛車都能在咱們鎮上買好幾套房了呢。”

母女兩,有說有笑的進了屋。

蔣蘭無奈的搖搖頭。

有時候她也不太明白,炫耀這些能夠得到什麼好處?

反而還會招來一群心懷不軌的親戚借錢之類的。

財不外露,纔是最好的。

將雞燒好後,蔣蘭就在壩子裡拿了個盆清洗了起來。

她是個愛乾淨的女人。

從院子裡十分整潔乾淨就能夠看得出來,她在生活中很講究。

雖然窮,但不臟。

屋裡也是收拾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的。

將雞洗好後,她炒香,拿了一個自製的小灶在壩子裡便開始燉了起來。

冇多久,隻聽一陣汽笛聲響起。

聲音很是清脆跟好聽。

王翠花家的女婿張鐵跟女兒何田站在壩子裡玩手機,曬著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