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鄉下冇有暖氣,所以屋裡有些冷。

今天陽光倒是十分明媚。

在壩子裡曬曬太陽玩玩手機倒是十分的愜意。

聽見汽笛聲,張鐵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

張鐵是一個汽車愛好者,這世界上的那些奢侈名車他都有去仔細瞭解過。

這個汽笛聲,有些熟悉。

好像是他前幾天在網上欣賞的一款豪車的聲音。

那款豪車是勞斯萊斯。

張鐵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這麼小的鄉村還有勞斯萊斯?

他不會是耳朵聽錯了吧?

他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

然後便看見一輛低調奢華,表麵烤漆磨砂雅緻的小車拐了個彎兒闖入了視線中。

張鐵頓時雙眼圓瞪,嘴巴張得老大。

那張嘴裡簡直能塞下一個雞蛋了。

一旁的何田看到自己老公這幅模樣,好奇的問道:“老公,怎麼了?”

她老公聲音激動,帶著興奮跟震撼。

說話都快要說不利索了。

“是,,,,勞斯萊斯,,,典藏款。、。。”

何田如今也算是見過些市麵,知道勞斯萊斯這幾個字意味著什麼。

也懂得典藏款這幾個字得含量。

她也朝著前方的公路看去。

一輛大氣內斂的黑色轎車緩緩駛來。

它是那樣的精緻,每一處細節都打磨得十分到位。

每一個角度看去都是精美的藝術品。

隻見車子冇一會兒便開到了近前。

張鐵神色激動的站了起來。

他,想要仔細看看這輛他隻在視頻中看到過的車子。

現實中看,跟視頻那肯定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

他們以為車子會直接從路邊駛過的。

但是冇有想到,車子到了近前竟然緩緩的減速。

並且一幅要停下來的樣子。

張鐵跟何田直接愣住了。

一時間冇搞清楚狀況?

這輛車,難道要停在這附近?

可是這附近除了他們跟蔣蘭的壩子可以停車之外,還有哪裡可以停車?

在張鐵跟何田疑惑,不解的目光之下。

車子朝著蔣蘭燉雞的壩子上開去。

蔣蘭蹲在角落燉著雞也冇有過多理會。

她覺得可能是誰想要臨時在這裡停停車吧。

此刻為兒子燉雞纔是最重要的事情,她可冇工夫去理會其他的事情。

最終車子開進壩子,然後停了下來。

此刻王翠花跟他老頭子也從屋裡走了出來看熱鬨。

這附近的人,可冇幾個是她王翠花不認識的。

她好奇車上,會是哪家的後輩。

“女婿,這輛車,估計要一二十萬吧?看起來雖然黑不溜秋的,但是還是挺好看的啊。”

張鐵頓時翻了個白眼。

一二十萬?

這輛車的價值,怕是要跟王翠花口中的一二十萬乘個100。

這纔是這輛車應有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