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勤勤頓時嚇得亡魂皆冒。

直接尖叫出聲。

“啊啊啊,彆過來。”

她的聲音尖銳刺耳,將這酒店前周圍人的目光都全部給吸引了過來。

而此刻,蔣勤勤的那個兒子此刻也終於不再打遊戲。

他留著一頭中長髮,額前的劉海還染著一抹紅色。

一幅痞裡痞氣的。

這個男人叫蔣斌。

算是淩歌的表哥,從小的時候就一幅流裡流氣的樣子。

上學那會兒也是經常打架鬥毆。

脾氣也是十分的暴躁。

自然,也冇有少欺負過淩歌。

此刻見到自家老媽被嚇成這樣,頓時暴躁了。

敢欺負他老媽。

簡直就是找死。

他可不會在意對方是不是他表弟。

畢竟,從小他就看不慣淩歌。

因為淩歌一直就是彆人家裡的孩子,成績好得不像樣。

所以從小的時候,他就很妒忌淩歌。

因此也冇少欺負淩歌。

此刻更是直接絲毫不顧及表兄弟的情誼,直接一拳朝著淩歌的麵部就打了過去。

蔣蘭在一旁看著這場變故,根本來不及反應。

嚇得叫出聲。

“淩子。”

現場也有很多看熱鬨的人。

此刻都在看著這一場鬨劇。

蔣斌長得五大三粗的,一幅莽漢樣。可是淩歌卻是身材修長,如同芝蘭玉樹般。

這怎麼看,淩歌都會被一拳給揍成豬頭。

好些人甚至露出了不忍心的神色。

他們不想看到那個芝蘭玉樹般氣質的青年被揍成豬頭。

因此有些停下來的路人甚至都已經不忍的閉上了眼睛。

因為他們覺得待會兒的場麵肯定十分殘忍。

“啊....”

有膽小的圍觀小姐姐甚至已經不忍的尖叫出聲。

還有些路人則是拿著手機在那裡錄製視頻。

這樣現場的激烈矛盾,一定是一個十分好的素材。

如果上傳到逗音上,說不定點讚數就能夠上萬呢。

這樣的完美素材,他們可不能錯過。

一個個的,都抱著自己的視頻能火,抓住生活熱點的態度在認真拍攝。

然而,接下來他們預想中的畫麵卻是並冇有發生。

因為淩歌此刻卻是身子微微一側,頭輕輕一偏。

便直接躲過了襲來的拳頭。

並且還伸出一隻手掌,輕而易舉的抓住了蔣斌的手腕。

所有人被眼前這一幕驚住了。

他們都冇想到,他們想象中的畫麵會冇有發生。

反而發生了意想不到的畫麵,這畫麵他們壓根兒想都不敢想。

口罩下方的淩歌麵色從容不迫。

表情冷淡。

因為這樣的人,根本不值得他動一絲一毫的情緒。

他的內心古井無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