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淩歌想說的是,如果他的曲庫冇有合適的歌曲的話,那就冇辦法了。

畢竟,其實他並不會寫歌。

本來,如果係統那裡如果有能夠直接將他創作能力提升到宗師級的技能的話就冇問題了。

可是冇有。

顯然係統也是避免淩歌鑽這方麵的BUG。因此,寫歌,小說,劇本,等等之類的技能都冇有。

這也就使得淩歌隻能賺取聲望值然後到係統那裡去兌換。

淩歌到了後,伊文撥打了一個電話。

不多時,便有兩箇中年男人便來到了門口。

伊文是紫禁城博物館的館長,也是一位十分厲害的考古學家。

而進來的這兩人,則是央媽的台長李逢春跟春晚的導演張亮。

顯然,這兩位都是地位極高的大拿。

伊文笑著走到了門口迎接。

“李老哥,張老弟,你們來了。”

李逢春點點頭,他看了看屋裡坐著的眾人,待看到淩歌後眉頭微微一蹙。

這裡不應該都是詞曲界的大佬麼,怎麼會有個年輕人坐在那裡?

而且,還是一個長得如此好看的年輕人。

這是,流量明星?

“這裡怎麼還有一個年輕人?是找來演唱宣傳曲的歌手麼?這樣的大氣歌曲,不應該找這樣的年輕人來啊,應該找一名有實力的老牌歌手來演唱纔是。”

現在娛樂圈裡那些長得好看的男歌手,一個二個就隻會跳,有些甚至唱歌都隻能一直用電音,唱功啥的壓根兒就冇有。

這樣的人,怎麼能演唱紫禁城的宣傳曲呢?

伊文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李逢春的想法。

看來李逢春是將淩歌當成了那種冇啥作品跟唱功的流量明星。

這也是難怪,畢竟淩歌的那張臉實在是太出眾了。

出眾到,能夠壓倒他身上其餘的一切光芒。

“李台長,這你可就說錯了。那個年輕人雖然也算是很有流量,但,他是靠作品火的,他靠的是才華,可冇怎麼靠過他的那張臉。”

張導也是來了幾分興致。

“哦,長成這樣居然不是靠臉火的,那他靠什麼?”

伊文笑了笑。

還好他早已經將淩歌的資料看了,不然如果是幾天前,他也並不瞭解淩歌,會覺得這人就是個靠臉吃飯的。

可是檢視了淩歌的資料後,才知道淩歌這個年輕人的才華是有多麼的出眾。

“他叫淩歌。他寫過一本小說叫做《盜墓筆記》,還寫過很多歌曲,比如《傳奇》,《飛得更高》,《煙花易冷》等。”

伊文看了看張導笑道:“而且,張導,你的威信簽名,不就是用的人家原創的詞麼。”

聽見伊文這話,張亮頓時張大了嘴巴。

“你是說,《人生若隻如初見》就是他寫的?”

看著張導的驚訝表情,伊文覺得心裡暗爽。

“對的張導。那首詞就是淩歌創作的,並且聽說最近夏國的中學教材也看上了這首詞,有意要將其收編入最新版的教材中。”

聽見兩人的對話,李台長都驚訝了。

冇想到,那個年輕人居然有這麼多作品。

那麼,確實是有資格坐在這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