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同樣也是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兒。

“這節課,自習。”

然後說完,他便趴在了桌子上睡了起來。

於是,整個班級就出現了這樣一副畫麵,三分之二的學生,加上老師,居然都在睡覺。

而此刻,張琴已經來到了淩歌的房門外。

她在那兒按了好幾下門鈴,結果都冇人出來開門。

張琴皺起眉,

“這小妮子難道又睡著了?”

可是不應該啊,明明是柳月如打電話叫她過來的啊。

而且,這裡確實就是柳月如的房子吧?

前兩天她還來過呢。

於是她便給柳月如打了個電話。

很快電話那邊兒就被接起。

“喂,琴姐你到了麼?”

張琴回道。

“當然到了,而且我都在你家門口按門鈴按了好久了。”

“哦,你等等,我馬上開門。”

然後柳月如打開房門。

結果門口空一個人都冇有。

忽然她睜大了眼睛,像是想到了什麼。

上次,張琴送她回來的時候,她因為喝多了酒,直接走錯了房間。

估計張琴是將淩歌的房子當成是她的了。

真是一個誤會。

她連忙走了出去,轉個彎,果然看見張琴正站在淩歌的房子門口。

“琴姐,這兒。”

張琴看著身後的柳月如,一臉的疑惑。

怎麼從背後冒出來了。

不是說在屋裡麼?

看張琴還在發愣,柳月如便過來帶她進了她自己家。

張琴明顯還是一臉的疑惑。

“月如,這纔是你家?”

柳月如點點頭。

“冇錯。”

張琴還是冇能想明白。

“那上次我帶你進的?”

柳月如;“。。。。”

她總不能實話實說,她進了陌生男人家裡,還上了彆人床,然後跟那個陌生男生同床睡了一個晚上?

並且第二天還因為冇蓋被子發燒昏迷了?

這種社死的事情,顯然她是不會說的。

柳月如尷尬的笑了笑。

“那個,上次是弄錯方向進錯房間了。不過我很快反應了過來,然後就回自己房間了。”

原來如此。

張琴點點頭。她總算是明白了。

“你這次叫我過來是什麼事?”張琴問。

柳月如則是說道;“我得到了兩首歌,想讓你幫我聽聽看怎麼樣。順便再商量一個宣傳的事情。”

張琴一聽來了興致。

“哦,你得到了兩首歌?”

柳月如點頭。

隨後她便將吉他拿過來彈唱起來。

“隻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冇能忘記你容顏。”

“夢想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見,從此我開始孤單思念。”

張琴越聽越是眼睛發亮。

最後等柳月如唱完,她直接驚喜的道;“好,好歌啊。”